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失去父亲,刚出月子的白丽珊倍受打击,变得有些疯疯癫癫,经常胡言乱语,其中不乏报复之类的话语。而此时,村中韩姓的几位当家人,也在悄悄密谋一起惨案。经历了投毒案之后,虽说凶手已经伏法,但在几位当家人看来,外来者依旧对村里有着极大的威胁。所以几经商议后,韩庄人决定彻底除掉隐患。在一个深夜,时任村会计的韩海连,以开会为由,将外来者尽数骗到村会议室,又用一场大火夺取了十五口人的生命,除了外来者,还有不知内情的时任村长,以及陪妻子同去的韩军平。至于韩小梅,则被知晓内情的韩军武借口提前抱走,保住了稚嫩的生命。
  “我当时还想救军平啊。”讲到这里,韩军武已是老泪纵横,“我叫他出去,他就是不出去。没办法了,我只能抱着小梅,站在外边,眼睁睁看着门被锁死,全村人围着那间老房,全村人啊!全村人一起,杀了那十几口人!”
  听到这里,安槿一行人已经震惊到快要窒息,想不到当年的韩庄,居然发生过如此惨绝人寰的悲剧,真是天灾易躲,人祸难防啊。

  “就在那个时候。”韩军武顿了顿,看了韩海连一眼,“跟韩海连说的一样,我弟媳妇丽珊,扒着窗户在火里喊,你们这群畜生,你们这群畜生,我一定会回来报仇,就算再过三十年,再过四十年,只要我的魂还在,就一定会回来报仇!”说着,韩军武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指着周围的人,“你们看看,这报复来了,报复来了!要我说,这是活该!”
  “活该你妈了个逼!”方才被韩海连打了一巴掌的女人哭着骂道,“都是你们这些老东西惹的祸!跟我们其他人有啥关系!我们都是无辜哩……”
  “你无辜啥无辜!”韩军武冷笑着说,“当年你还帮着大人往火里添柴火……”
  “别说啦!”那女人慌乱地推搡了韩军武一把,质问道,“我看哪,也不是啥鬼魂报复!这邪术就是你放哩!要不为啥全村人都中了咒,就你自己没事?”
  听了这话,安槿一行人才发现,韩军武浑身上下,只是受了许多皮肉伤,流了点血,倒是的确没有任何中蛊的痕迹。看来,他被其他村民殴打,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老先生。”安槿问韩军武,“这蛊真是你下的?”
  “就是他,肯定是他!”韩海连和其他人也都赶紧附和道。
  “我冤枉!”韩军武一脸无辜,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冤枉啊!我过得好好的,为啥要害自己村里人?”

  “都先静静。”此时,一直沉默的崔孟仁突然开口,指着韩小梅对安槿说,“姑娘,你看,这个女人浑身只有一只蛊虫,而且火光和其他人的也不太一样。”
  “蛊母?”安槿看了昏睡的韩小梅一眼,回头问崔孟仁,“您觉得那是蛊母么?”
  崔孟仁点点头,带安槿走到韩小梅身边,蒋越洋和两名刑警示意在场的其他人不要妄动。安槿看到,韩小梅胸口透出的火光,的确比其他人身上的火光明亮许多。正看着,其中的火光突然不安分地窜动起来,房间里的嗡鸣声瞬间变得异常剧烈,在场的人都不由地捂上了耳朵。在持续的嗡鸣中,韩海连、那个中年女人,以及方才殴打韩军武的几个中年人,身上开始不断钻出蟑螂。数以千计的蟑螂疯狂地跳跃舞动,最后全都冲向不知所措的韩军武。等浑身都被蟑螂覆盖,韩军武才痛苦地喊叫着,跑到院子里,只走了几步,便倒在地上,成为一堆挂着血肉的白骨。
  屋里,韩海连、那名中年女人,以及殴打韩军武的几个男人,因为浑身都被蟑螂钻开,已然死亡,不足为奇。奇怪的是,本来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吭声,浑身都布满蛊虫的几个孩子,身上居然都恢复了正常,原本的嗡鸣声也瞬间消失。再看屋外,数以千计的火蟑螂啃食完韩军武的血肉之后,居然也诡异地集体消失了。
  安槿一行六人,全都吃惊地看着这一切,说不出话来。就在此时,原本一直沉睡着的韩小梅突然坐了起来,眼睛闪着幽幽的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