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四十九章 厉鬼蛊

  韩小梅坐起身,睁开眼,眼中闪着幽幽的绿光,胸前的火光依然在不安分地跳动着。安槿看着韩小梅眼中闪烁的绿光,微微点头,示意周围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她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透过韩小梅的眼睛,看见一个可怕的东西。
  一只厉鬼。
  完整的灵魂由许多种灵组成,前文也说过,灵分阴阳。而流落世间的大多鬼魂,都是阴阳兼具,相互制约,与生前无异,这样的完整鬼魂,自然也有着人类的理智与良知,对人类基本没有危害,比如前文出现过的清末文人刘有真。这不完整的灵魂,大多是存活不了太久的,分裂为不同的灵体,短时间内就会或融合幻化,或彻底消亡。而有这么一种灵魂,因为生前积累了太多怨恨,导致阳灵尽耗,阴灵凝聚,本身已失去人类时期的理智,却又因为恨意滞留在阴灵之中无法忘怀。这样的奇特灵魂,行家称之为阴鬼,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厉鬼。
  厉鬼生前积累的恨意十分深厚,所以寻常的灵媒,碰上这种东西是不能硬拼的,想让厉鬼消失,只有让它失了怨恨,而想让其失去怨恨,就只能满足它报复的心愿。但大多数时候,灵媒并非帮助厉鬼杀人报仇,而是将仇人的血与某种东西相溶,比如布偶,又比如禽畜,再当着厉鬼的面,烧毁布偶或是杀死禽畜,以达到让厉鬼满意的目的。大多数厉鬼都会受骗上当,灵媒们通过这种方法,也算是让活人免受了不少厉鬼的侵害。

  安槿看见,韩小梅身体里藏着的厉鬼,是个二十来岁年轻女子的阴魂。这阴魂属于谁?安槿第一时间想到了韩小梅的生母白丽珊。可问题是,如果她真的要报仇,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四十年之后,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女儿也牵连进来呢?正想着,却见那厉鬼自己了离开韩小梅的身体,消散在虚空之中。安槿十分清楚,这只厉鬼如此变化,一定是报了生前的仇,消了凝聚的怨恨。那么,它的仇人又会是谁?
  安槿把目光投向韩小梅。摆脱了厉鬼附身,看着自己胸口中的火光与蛊虫,韩小梅似乎并不吃惊,也并不害怕,甚至还对着众人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安槿便立刻明白,韩小梅一定知道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就在此时,周嘉实的电话突然响起,是医院的高敏打来的,说是不久前,烧杯里的火蟑螂又从两只变成了四只,刚才却又突然全部消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周嘉实回应了几句,刚准备挂电话,却突然想起还身在医院的何老军,就让高敏保持通话,调成外音模式。周嘉实自己也把电话调成外音模式,放在堂屋中央的桌子上,靠着一把茶壶立起,听筒对着韩小梅的方向。
  “都结束了。”韩小梅明白周嘉实的意思,对着电话说了一句,“老军,都结束了。”

  电话那头一直静默着,过了很久才传来何老军哽咽的声音:“你没事就好……”
  韩小梅叹了口气,不知从哪儿取出一只暗红色的陶罐,示意安槿接住。安槿不多问,接过陶罐站在韩小梅身边,看着她体内越来越明亮的火光,突然想起《中原咒解》里关于波两久的故事,心中一惊:“嫂子,你……”
  韩小梅却拉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安槿叹了口气。
  “你看见她了么?”韩小梅问安槿。
  “看见了。”安槿当然明白韩小梅的意思,而且也基本能确定方才那只厉鬼的身份,不过为了帮韩小梅引出接下来的话题,还是问了一句,“她是谁?”
  “我母亲。”韩小梅均匀呼吸着说,“我从未谋面的母亲。”
  “她为什么要在你身上下蛊。”这才是安槿真正想问的。
  “不是她。”韩小梅说,“是我,他们挖了我父母的坟,我才能下这个厉鬼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