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原来,蜀地的蛊术从战国时期传入中原,在之后的两千多年里,一直与中原地区的灵媒法术不断融合,不断发展。不知何时,就出现了一种以蛊虫为媒介,帮助厉鬼报仇的咒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叫做厉鬼蛊。
  厉鬼蛊是一种极难破解的蛊咒,但会因为厉鬼报复的结束而自动解除,这也是这种蛊咒的特性之一。厉鬼蛊还有一个特性,就是隐蔽性极强,通常会祸害许多人,最后才上到真正目标的身上。所以,韩军武一直没有中蛊,并非因为蛊是他所下,更不是因为他是无辜之人,而是因为,他才是这次厉鬼蛊要报复的最主要目标。
  十来岁的时候,韩小梅已经慢慢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她感念韩军武的养育之恩,依然管他叫爸爸。韩小梅一直很努力,希望可以出人头地,让韩军武跟着自己享享福。后来,她嫁给何老军,夫妻一起经营饭店,日子越来越好。不就,韩小梅就把韩军武接到梦城,希望他可以跟着她一起生活,何老军自然不会反对。

  原来,蜀地的蛊术从战国时期传入中原,在之后的两千多年里,一直与中原地区的灵媒法术不断融合,不断发展。不知何时,就出现了一种以蛊虫为媒介,帮助厉鬼报仇的咒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叫做厉鬼蛊。
  厉鬼蛊是一种极难破解的蛊咒,但会因为厉鬼报复的结束而自动解除,这也是这种蛊咒的特性之一。厉鬼蛊还有一个特性,就是隐蔽性极强,通常会祸害许多人,最后才上到真正目标的身上。所以,韩军武一直没有中蛊,并非因为蛊是他所下,更不是因为他是无辜之人,而是因为,他才是这次厉鬼蛊要报复的最主要目标。
  十来岁的时候,韩小梅已经慢慢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她感念韩军武的养育之恩,依然管他叫爸爸。韩小梅一直很努力,希望可以出人头地,让韩军武跟着自己享享福。后来,她嫁给何老军,夫妻一起经营饭店,日子越来越好。不就,韩小梅就把韩军武接到梦城,希望他可以跟着她一起生活,何老军自然不会反对。

  原来,蜀地的蛊术从战国时期传入中原,在之后的两千多年里,一直与中原地区的灵媒法术不断融合,不断发展。不知何时,就出现了一种以蛊虫为媒介,帮助厉鬼报仇的咒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叫做厉鬼蛊。
  厉鬼蛊是一种极难破解的蛊咒,但会因为厉鬼报复的结束而自动解除,这也是这种蛊咒的特性之一。厉鬼蛊还有一个特性,就是隐蔽性极强,通常会祸害许多人,最后才上到真正目标的身上。所以,韩军武一直没有中蛊,并非因为蛊是他所下,更不是因为他是无辜之人,而是因为,他才是这次厉鬼蛊要报复的最主要目标。
  十来岁的时候,韩小梅已经慢慢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她感念韩军武的养育之恩,依然管他叫爸爸。韩小梅一直很努力,希望可以出人头地,让韩军武跟着自己享享福。后来,她嫁给何老军,夫妻一起经营饭店,日子越来越好。不就,韩小梅就把韩军武接到梦城,希望他可以跟着她一起生活,何老军自然不会反对。

  韩军武来了没几天,就在一次晚饭后喝得大醉,韩小梅亲自伺候他洗脸洗脚,帮他盖好被子。就在刚刚处理妥当时,韩军武迷迷糊糊地说着酒话。正是这些话,彻底改变了韩小梅之后的生活。韩军武自言自语地说,军平、丽珊,我对不起你们俩,不过你们俩也别怨我,虽然是我害了你们,但好歹把小梅养活大了,也有了着落,以前的事就过去吧,你们可别来找我。
  从那以后,韩小梅就一心想要追查父母的真正死因,但显然没法开口问养父韩军武。没过多久,或许是感觉到了韩小梅的变化,韩军武就以住不惯城里为借口,回到了韩庄,韩小梅当然不会阻拦。从此,这对养父与养女之间的关系,就像突然间蒙上了一层雾,不止是外人看不明白,就连韩军武和韩小梅自己也不甚明白。
  心事重重的韩小梅从此经常回乡,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十年前,到了韩军平夫妇三十周年的忌日时,何老军正巧有事去了外地,韩小梅就独自返乡,并留在韩庄过了夜。她并没有住在自己长大的韩军武家中,而是回到了从未住过的老宅里。宅子的堂屋里,供奉着韩军平和白丽珊的灵位。深夜,韩小梅跪在父母的灵位前,希望父母保佑自己查出当年火灾的真相,就在当晚,韩小梅觉得有什么东西附到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