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从那以后,韩小梅就经常梦见母亲,母亲浑身是火,歇斯底里地呐喊,求救,咒骂。时间长了,这样的梦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清晰。通过和梦里的母亲对话,韩小梅逐渐了解到了几十年前韩庄重大变故背后隐藏的真相。
  原来,白丽珊嫁给韩军平之后,有一次到韩军武家串门,得知韩军武家中蟑螂肆虐,就取了一种药粉给韩军武。她说这种药粉是家族秘制,并把用法告诉韩军武:只需撒些药粉在地上,用火点燃,附近的蟑螂就会被吸引而来,并被药粉迅速杀死。除尽屋内的蟑螂后,一定要记得用土把药粉埋住,否则药粉会吸引更多更远的蟑螂前来,若是如此,就会出现无法挽回的灾难。
  韩军武用了药粉,大呼神奇,就又找到白丽珊,希望她分享药粉的制作方法,以此在全乡内进行推广,当然,韩军武这么打算,自然是希望自己名利双收了。不过,当时的白丽珊已经接近临盆,无暇顾及此事,韩军武就绕过弟妹,直接找到了弟妹的父亲,白川泰。
  白川泰深知这种药粉的宝贵与危险性,自然不肯答应韩军武的请求。韩军武就偷取了这种药粉的原料,准备自行研究其成分。在研究过程中,他长时间将药粉暴露在外,吸引了几千只蟑螂聚在一起,居然幻化出一只带火的母蟑螂。
  原来,这种药粉既能除蟑螂,同时还有着炼蛊之用。若是长期暴露在外,就会吸取上千只蟑螂的精华,炼出一种被行家称为“火蟑”的蛊虫。这种蛊虫极难对付,一出现,便会给当地带来灾难。深谙此道的白川泰很快发现了火蟑的存在,并找到韩军武,教训了他,又将火蟑存入掺杂着特殊材料的陶罐之中。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偏偏韩军武是个疑心极重的人,自己偷窃之事败露,他担心白川泰会告发他偷窃罪,索性先下手为强,悄悄取了白家的一种毒草,制造了当年那起投毒案。当时,韩庄里的原住民和外来者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矛盾,投毒案后,村民们自然不约而同地认定白家人是凶手,白川泰知道百口莫辩,又不想拖累家人,便草草认罪,含冤而死。
  为了不影响女儿的正常生活,白川泰始终都没有把韩军武所做的一切告诉白丽珊,但白丽珊是个执拗的人,绝不相信父亲会给村里人投毒,思前想后,她怀疑到韩军武头上,并找到机会,用一种叫做“真言蛊”的蛊术,让韩军武自动说出了一系列真相。知道真相后,白丽珊把此事告知丈夫,丈夫和韩军武是亲兄弟,自然不肯相信。女儿刚刚出世,白丽珊也不希望再生事端,就强忍着愤怒与悲痛,准备将此事暂且瞒住。
  但韩军武自然不会这么想,为了保全自己,他居然利用原住民和外来者的矛盾,到处散布谣言,撺掇韩姓人制造大火,将外来者一十三口,尽数烧死。而这一切,若不是韩小梅听母亲的冤魂亲口诉说,永远都不会想到,更不会相信。

  好歹韩军武还有些人性,想办法救下了弟弟的唯一骨肉韩小梅,并悉心养育。只是,这一切都难以磨灭白丽珊心中的仇恨,这份仇恨,有杀父之仇,杀夫之仇,等等等等,复杂而深厚。正是因此,白丽珊的阴灵才一直盘踞在老宅里,但是,此时白丽珊的阴魂之中,还存着应有的理智、母爱与良知,并非纯粹的厉鬼,所以从未想过进行极端的报复。
  但韩小梅可不这么想。俗话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是杀父杀母的血海深仇。了解真相后,韩小梅产生了替父母和外公报仇的强烈念头。为了惩治当年的恶人,韩小梅开始学习蛊术,一学就是十年。她慢慢了解到,蛊咒中最为强大的,是以厉鬼恨意驱使的厉鬼蛊。但因为这种蛊咒对下蛊人也会造成伤害,所以白丽珊仅存的理智与母爱,一直在阻止韩小梅用这种蛊对付韩村的恶人。
  但韩小梅已经下定决心,为了下这种最厉害的蛊咒制订了详细计划。父母四十周年忌日那天,她在村中的水里悄悄下了一种普通的蛊,这种蛊,只会让村里人拉肚子而已。几天后,韩小梅再次回到韩庄,但并非像何老军说的那样,是因为接到一通电话。事实上,她根本没有接到任何电话,而是主动回到了村里。在外公白川泰废弃的家中,韩小梅挖出那只已经深埋了四十年的火蟑,并按厉鬼蛊的下咒方法,将火蟑吞入腹中。而后,她一直藏在村里等待,正如她所料,全村人都因为饮水拉出了许多白色虫子,韩海连等一帮人等坚信这是白丽珊的报复,一怒之下居然要挖韩军平夫妇的坟,这一举动,正中韩小梅的下怀。躲在暗处的韩小梅主动出现在父母的坟里,让村里人当着自己和母亲阴魂的面,挖开坟墓并且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