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之后的事自然也在韩小梅的预料之内。目睹了尸骨被烧,白丽珊仅剩的理智与母爱也消失殆尽,彻底化作厉鬼,与韩小梅体内的火蟑结合,在村里中下了厉鬼蛊。厉鬼蛊会惩治厉鬼怨恨的一切对象,而最终目标,则是最为痛恨的那个人。
  真相来得太过汹涌,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过可怕和突然。一行人还来不及细想,就看见韩小梅胸口中的火光突然异常明亮,韩小梅身体上,居然燃烧起剧烈的火焰。蒋越洋和魏文光脱下衣服想要救火,却被韩小梅拼命阻挡。她冲到屋外,只是片刻的功夫,就被烈焰彻底吞噬。临终前,她似乎想要给丈夫打个电话,却没来得及。
  不到二十秒,她就和当年的父母一样,化为一堆白骨。正如安槿猜测的那样,白骨之中,一只浑身是火的母蟑螂嗡嗡着飞到半空。安槿打开韩小梅之前给她的陶罐,那只作为蛊母的蟑螂,居然顺从地飞入了陶罐之中,安槿连忙又把陶罐封住,至此,这个厉鬼蛊才算真正结束。
  村外,响起警车的警笛声,支援的警力赶到。

  后来,何老军得知真相,崩溃地再次昏迷,过了好几天才醒来,自此没了去向。安槿找时间又翻看了那本《中原咒解》,原来,上次因为看得匆忙,她居然没有注意到,波两久的故事还有后文。
  说是波两久死后过去十年,当地再次爆发蝗灾,而且一连十年,年年如此。许多人都自称在蝗群中看见了传说中的那只火蝗虫。《中原咒解》的作者在文末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说天意不可违抗,当年的波两久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一开始不肯以蛊术干预。后来耐不住布政使再三请求,做出有逆天意的行为,不仅折损了自己,也使当地百姓得到上天变本加厉的报复,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所以说人类啊,万万不可少了对自然界的敬畏之心。
  经历了韩庄的劫难,又再次品读这篇古文,安槿感触良多。当年,韩军武为了一己私欲,无意中制造出火蟑,四十年后,这只火蟑又作为蛊母让他得到惩戒,这不也正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么?感慨之余,安槿突然想起四十年前白丽珊借给韩军武除蟑螂的那种药粉,那药粉,与崔孟仁在医院里使用的会是同一种么?崔孟仁也是苗族,那么——想到这里,安槿赶紧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周嘉实,让周嘉实托蒋越洋查一查当年韩庄那几户外来人的资料。蒋越洋很快给了答复,说是因为年久,加上当年那些逃难至此的苗族人一直没有取得本地户口,所以资料并不详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那十几口人一共三户,来到本地都改了汉名,一户姓白,另外两户,都姓崔。

  等安槿再赶到医院,想要找到崔孟仁时,高敏告诉她说,老师已经彻底隐退,回家乡养老了,只是他的家乡到底在哪儿——高敏笑着摇摇头,说怕是只有老师自己才知道了。
  安槿愣在原地。她知道,韩庄发生过的事一定另有隐情,只是不找到崔孟仁,怕是永远也难以查清了。更何况——她自己后来也想通——事情到了这一步,真的还有查下去的必要么?
  时间回到韩小梅死去的当晚,回到梦城已是晚上九点,蒋越洋把周嘉实等人送到医院,周嘉实又开车送安槿回家。坐在车上,周嘉实却没有立即启动,安槿也并不催促。经历了韩庄的事,两人都有着深深的感慨。周嘉实静默一会儿,深吸一口气,轻轻拉住了安槿的手。那一瞬间,安槿却又想起夏远城,想起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鼻子一酸就哭了出来。周嘉实把她抱在怀里,她也并不挣脱,那一刻,她暗暗下了决心,决心接受周嘉实,开始一段全新的感情。
  回去的路上,安槿趴在车窗上,看着街道上车水马龙。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却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肖雅打来的。电话那头,肖雅用一种极其古怪的声音说:
  “槿姐,我跟我姐遇上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