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七章 饲灵

  回到梦城大概是凌晨四点半。按照安槿的建议,周嘉实和崔伊婷把周建丰叫到家中,周建龙也闻讯赶到。当着四人的面,安槿说出了李会兰与狐妖订契的事。故事听起来匪夷所思,可几位周家人都目睹了周建业的遭遇,不得不信。安槿请四个人认真回想,希望他们能注意到周家这几十年的异常,尤其是李会兰生前的异常。可当年的情况实在特殊:周建丰长年求学,周建龙在父母分居前才出生,崔伊婷与周建业尚未相识。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怕是只有周建业知道了。
  就在一筹莫展之时,安槿突然想起周建丰提起过的一件事。
  “周大伯,我记得您说过,当年为了治好李奶奶的病,周爷爷曾经请人来做过驱邪?”
  “没错。”周建丰答道,“不过我当时不在家,也是后来听说的,好像还挺隆重,只是没有什么效果。”
  “很隆重?”
  “啊。”周建丰回想着,“好像,好像……我听陈伯说,还埋了个净妖用的物件吧?”
  “请来的高人,您认识么?”
  “不认识。”周建丰摇摇头,突然眼前一亮,一拍大腿,“哎呀,陈伯应该认识啊!姑娘,找到这个高人,是不是就能帮老二脱离困境啊?”
  “不一定。”安槿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升起希望,“但至少能帮我们更多地了解当年发生过什么。”
  谈话至此,周嘉实睡了一会儿。安槿觉得非常困顿,可不知怎么的,一闭眼,就能看见李会兰那张可怕的脸,她只得睁着眼休息到天亮。天刚亮,周建丰就把凌晨提起过的那位陈伯请到了家中。此人名叫陈跃青,如今已经七十有余,是周世亚的战友。据他说,他和周世亚一同执行过极其危险的任务,出生入死,友谊非一般人可比。安槿问起当年驱邪之事,陈跃青毕竟年老,记忆力下降,只记得一些细节,至于全程和高人的姓名,一时却难以记起。
  “是个高人。”陈跃青这么回忆,“我也是经人介绍才认识的,那个时候会兰生病,世亚着急啊,我也跟着急。我们俩就商量,让高人作法试试,成不成,也算努力过。高人倒不像是市井之徒,知道情况后,还特意带了个净妖坛——一个挺大的坛子,其实就是个大缸——埋到了院子里。”
  “这坛子——这缸……”安槿觉得不妙,“如今还在这院子里么?”
  “怕是还在吧!”陈跃青在周建丰的搀扶下起身,走到门口,指着门外不远处,“哎——我记得就是在那儿吧,一个大缸,我带着五六个小伙子,从中午一直挖到半夜。至于埋的事儿,高人不让我们插手,听说得世亚亲手挪缸填土,才能灵验。嗨,现在想想,到底还是个诓人的……”
  他说到这儿,一旁的安槿已经充满疑虑:她读遍了外祖父留下的书籍资料,从未见过什么“净妖坛”的说法。何况当年的驱邪仪式并未取得预期效果,莫不是其中另有隐情?根据安槿的猜测,周家人立刻请来几名力工,用了整整三个小时,总算把埋在院子里的大缸挖了出来。缸密封得很严。力工又想办法把缸口撬开,缸里散发出浓重的腐臭味,在场的人都差点晕倒。
  安槿让其他人散开,自己用一条湿毛巾捂住鼻子,靠近缸口,看见缸中满是干枯的虫子尸体。但显然,那种臭味并非来自虫子,而是来自缸中的灵体。
  虫噬。
  当年那位高人带来的所谓“净妖坛”,居然就是一个虫噬的容器!而所谓的“驱邪”,竟然是哄骗周世亚把虫噬请回家中!那么,当年的这位高人究竟是谁?这一切显然是有计划而行,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安槿想着这些,表面依然镇定。她知道,若是如此破坏了虫噬的容器,虫噬便会得到彻底的自由,将不利于对它的祛除或是收服,便让力工们将缸口封好,又埋回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