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前面说过,祛除虫噬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即由请虫噬的人亲自带走虫噬。若是这请灵人已经去世,又该如何?这时便要用到第二种方法。
  这虫噬本存于器皿之中,多年不见天日,虽拥有强大的灵力,却被消磨得毫无斗志。想利用虫噬,就得有人用另一种好斗的灵体对虫噬进行刺激,只需要稍稍刺激,虫噬就会成为毁灭一切的强大武器。至于具体的刺激之法,书上也有记载。说到好斗而又不甚强大的灵体,没什么比人类的欲望更合适了。所以引魔的行家通常会用奇术将自身的某种欲望幻化为微弱的灵,以此刺激虫噬。虫噬会在这种欲望的驱使下产生恶意,如此才能用来害人。
  因此,这第二种方法便是追根溯源:找到刺激虫噬的引魔人,再以某种方式消灭这个人的欲望,便能不费吹灰之力,将虫噬变回完全无害的灵体。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找到当年那位“高人”,至少要知道那人是谁。
  周家人动用了所有力量,查找“高人”的情况与下落,可要凭空去寻找一个几十年前露过一次面的人,也并不容易。晚上十点,安槿呆在周建业床边,看着各种昆虫在周建业身上爬来爬去,周建业的生命力越来越弱,怕是撑不了太久。就在此时,周嘉实激动地跑上楼,一把把安槿抱在怀里。
  “想起来了,陈大爷想起来了!”他有些兴奋过度,不停地摇晃安槿的双肩。
  “周哥,你冷静点。”安槿望着他的双眼,“陈大爷想起什么了?是不是想起当年那位高人的名字了?”
  周嘉实用力地点点头,说出了一个让安槿无比惊愕的名字:“那个人叫李前进。”

  抵达大李亭的时候刚过午夜,车在山脚下停住,无法继续前进。安槿让周嘉实和崔伊婷躲在车里,把车门锁上,自己一人以最快速度跑到李前进的住所。住所开着门,安槿闯进去,却没有见到李前进。桌子上放着一盘蚕蛹,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安槿看看地面,似乎有些打斗的痕迹,李前进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事?她也顾不得许多,在屋里到处翻动,希望能找到与虫噬相关的线索。翻开床铺的时候,安槿看见一块白色的绸缎,上面似乎写着字。她拿起绸缎,在灯下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绸缎上是这么写的:
  蛇灵上君许信官长寿,信官当供奉虫噬古灵以报,一灵换延寿二十载,每二十载必当以虫噬古灵一只奉上。上君亦诺,每取古灵,便以灵力增延吾寿二十载。若背此约,听凭彼此处置。口说无凭,特书此契,幸勿丢失。信官李某与蛇灵上君。
  原来这李前进活得长久,是因为与山林中的蛇精签了契约。按照约定,李前进需要每二十年给蛇精献上一只虫噬,作为回报,蛇精要用自己的灵力为李前进延长二十年的寿命。虫噬这古灵极其稀有,李前进怎么敢许下这样的诺言呢?安槿联想起周家的事,心中一震,想起两个字。
  饲灵。
  饲灵是郑国庆的书中记载的一种行为。古时,因为有些灵体过于罕见,而又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一些灵媒就会通过某种方式让这种灵体进行繁衍,犹如饲养禽畜一般,故而称为饲灵。这灵体多是人类极端意念融合幻化而来,所以饲灵最好的饲料,自然就是人类本身。灵媒一般会将自己的某种欲望与灵体融合,驱使灵体富有攻击性,接着将灵体引入某个人群,使之不断在这个人群中传播。在这一过程中,就会不断产生新的类似灵体,再经过收集和筛选,就能达到获得更多此种灵体的目的。以虫噬为例,遭受这种灵体侵扰的人,会在万虫蚀体的痛苦中逐渐产生与虫噬生前相似的愤怒与痛恨,此人死后,这种愤恨便有极大可能成为新的虫噬。
  饲灵以牺牲人类族群为基础,所以各朝各代,大多数灵媒都对此反感和不屑。但总有个别人,不顾人伦纲常,偷偷进行饲灵的活动,现在看来,李前进即是如此。他为了按照承诺取得虫噬,居然以救人为由,引诱周世亚将虫噬引入周家,使整个周家成为他饲养虫噬的牧场。安槿想到这里,胸中便翻腾起无边的愤怒。
  可是一转念,她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当年李会兰和周世亚先后去世,听周家人的描述,这二人生前似乎并未遭受虫噬侵扰。既然在此之前,周世亚已经将虫噬引入家中,为什么虫噬一直没有发作,而是等到今天,才在周建业身上体现呢?
  在此细想也是无益。安槿回过神,想起奄奄一息的周建业,觉得还是尽快找到李前进要紧。她打开手电筒,发现屋外的地面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印子。她俯下身,闻到一股骚味,又用手抓了一把印子上的土,在手中搓了两下,土很潮湿。如果她的设想没错,山上那条蛇精应该来过,并且带走了李前进。她沿着印子向山上走去,看到印子周围时不时出现歪歪扭扭的人类手脚印,看来,李前进是在不太情愿的情况下被蛇精强行带走的。想到这儿,安槿不由地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