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不是她这一说,付子檬和肖晴几乎快要忘了昨天的事。付子檬想起昨天来找李热爱的年轻女人,心中也是疑惑,便告诉江玉茹说:“昨天有个女孩来教务处,说是找李热爱老师。您都不知道,她穿得特别土,还特别奇怪,大夏天的,竟然穿一件白色的鸡心领毛衣……”
  啪的一声,江玉茹手中的笔掉到地上,江玉茹却没有要捡的意思。她深吸了一口气,用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付子檬,问:“子檬,这一点都不好笑,你可别乱说。”
  “我……”付子檬支吾着,看着江玉茹略带惊恐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对头,连忙肯定地说,“江校长,我没开玩笑,是真的,不信你问晴姐。”
  “是真的。”肖晴使劲点点头说,“她的确是来找李热爱的,二十出头,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鸡心领毛衣,毛衣上织着云朵花纹,我小时候见过的那种……”
  听到这里,江玉茹两腿似乎有些发软,扶着桌子坐到一把椅子上,表情里满是惊恐,肖晴甚至能清晰地听见她的喘气声。过了许久,她才缓缓地问:“你们说的那个女孩,不会是披散着及肩的头发,身上还带着一股药水味吧?”
  肖晴和付子檬稍稍回想,肯定地点了点头。
  江玉茹缓缓起身,走出教务处,肖晴和付子檬一时摸不清状况,也跟着走了出去。出门后,江玉茹径直走向附走廊尽头的黄漆破门,站在门边默默不语。
  “江校长。”付子檬和肖晴在她身后轻声问,“您怎么了?”

  “没什么。”江玉茹头也不回地说,“想起了一些事。”过了很久,她又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回头对两个年轻人说,“三十多年前,是1975年的冬天,这里发生过一起惨案。”
  1975年冬天,虽然文化大革命已快走到末路,但黎明之前总是最黑暗的时刻。梦城大学里气氛紧张,大多数学者教授都克制自己,尽量不做什么突破性的研究,希望可以平安度过这一时期。但即使如此,很多老师和教授还是被鸡蛋里挑骨头,背负上了各种骂名,甚至有些学生都难以幸免。江玉茹当年十七岁,在梦大读大一,她有个姐姐叫江玉萍,当时读大四,是个恬静文雅的女孩。蒋玉萍学的是生物科学,经常出入学校的生物试验室,所以身上常常有股化学药品的味道。
  当年,蒋玉萍发表了一篇论文,结果被认定在论文中“宣扬资产阶级思想,为右派无耻辩护”,因而遭到批斗。江玉茹至今都能清楚地记得,1975年冬天的一个清晨,姐姐江玉萍在梦大校园里遭到愤怒的人群追打,逃到一处教学楼侧门时,头部受伤死亡。当时,江玉茹就在人群里哭喊,却因为胆小怕事,眼睁睁地看着姐姐被殴打致死。
  当时,江玉萍的外衣被拔下,身上穿着的,就是一件白色鸡心领的毛衣。
  讲到这里,江玉茹已是满脸泪水。她轻轻地触摸那扇破旧的黄漆木门,当年,江玉萍就是在这里被活活打死的。第二年,全国拨乱反正,但当年的凶手已经无法追查。这两扇门,自此也被彻底锁上,至今都很少打开过。
  突然,两扇门一阵剧烈晃动,瞬间将江玉茹弹开。付子檬惊叫一声,捂着嘴向后退去,只见两扇门中伸出一只苍白的手,发出凄厉的尖叫。肖晴也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手中的阴伞却自发地飞到半空撑开,那只惨白的手瞬间消失,阴伞又落入肖晴手中。肖晴听见赵清燕的声音从伞中传来:“此处阴气极重,应是有阴魂盘踞,但吾观之,此阴魂并无伤人之意,却是只求自保。”
  “江校长。”肖晴喘着气问道,“如果这是您姐姐的冤魂,你会让我收了她么?”说着,肖晴将阴伞放到半空,阴伞闪烁着幽幽的紫光,江玉茹和付子檬见了,知道肖晴懂得此道,心里总算稍稍安稳。
  “收了,收了吧。”江玉茹的声音在发颤。
  肖晴用意念与赵清燕做了沟通,希望她将此处的阴魂收服,无奈赵清燕却说:“此阴魂乃是至阴命格,吾与阴伞虽有降魔只能,对此魂却是无能为力。”
  肖晴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葛颂国听见动静赶了过来。一进附走廊,他就看见漂浮在半空的阴伞,连忙喊了一句:“住手!”说着走到门边,把手放到锈迹斑斑的门锁上,说也奇怪,原本还在剧烈晃动的门突然停住,一切都安静下来。
  “葛老师?”三个女人见了这幅情景,又奇又恐地看着葛颂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