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葛颂国转过身来,浑身颤抖,满脸通红,似乎十分激动。过了许久,他才扶起倒地的江玉茹,对三个女人说:“你们走吧,别再招惹她了。”
  “她是谁?她是谁?她是谁?”江玉茹激动地连连发问。
  “葛老师。”肖晴收起阴伞,说,“您是不是知道什么?我最近学了些灵媒法术,知道一点:如果阴魂在一个地方盘踞了太久,迟早会化为厉鬼,到时就再也难以回到世间的阴阳循环。这里的阴魂是至阴的命格,所以我拿它也毫无办法。如果您能……”
  “别说了。”葛颂国阴沉着脸,满头汗珠,“你们晚上到学校来,我告诉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说罢,将三人带出教学楼。
  三个女人见他如此镇定,也不再追问,到了晚上果真齐齐出现在学校门口。葛颂国似乎早有准备,开了侧门让三人进去,并带他们直接进入教务处。他让三人站在教务处内侧的柜子附近,叮嘱他们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发出声响。然后自己又离开教务处,走到附走廊尽头,打开了那扇破旧木门。等了一会儿,他又回到教务处,让门开着,自己坐到离门不远的一把椅子上,对屋里的三个女人点头示意,四个人一起静静等待。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走廊上响起微微的脚步声。
  “哒、哒、哒……”

  几秒之后,教务处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她披散着及肩的头发,穿着一件白色鸡心领毛衣,一条青布裤子,一双棉布鞋。付子檬和肖晴都捂住嘴,免得叫出声来,这个女人,正是昨天下午出现在教务处,又离奇失踪的那个女人。两人再看一旁的江玉茹,江玉茹也用双手把嘴捂得严严实实,可还是忍不住发出微微的哽咽声。
  她在难以自抑地哭泣。
  进来的年轻女人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三个女人,而是径直地走到葛颂国身边,问道:“您好,我找李热爱老师,请问他在么?”
  “我……”葛颂国似乎也要忍不住流泪,可还是努力控制住情绪,笑着回答说:“我,我就是李热爱。”
  女人听了,露出笑容,那笑容发自内心,十分灿烂。葛颂国见到那副笑容,原本想要流下的泪水也终于止住。他站起身,和那女人对视着笑着,那女人的身影居然逐渐变得虚无,已经快要消失。
  “等等。”葛颂国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对快要消失的女人说,“小萍,你该走了,我也该忘了,我不能这么自私,想要一直把你留在身边。你应该离开了,去经历新的生命,答应我……”
  女人听了,身体从虚无回到现实,却并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在教务处四个人的注视下,她的整个身体都闪烁着绿色的光亮,须臾便与光亮一同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葛颂国强忍着情绪,可还是没能忍住,捂着脸放声哭了起来,而江玉茹更是早已哭成泪人。江玉茹走到葛颂国身边,紧紧抱住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

  不知过了多久,葛颂国和江玉茹都恢复了平静,两人对视着,似乎有太多话要说,付子檬和肖晴在一旁站着,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终于,葛颂国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三十一年半了……”
  “葛老师。”江玉茹哽咽着问,“你一直都知道她在这儿,是不是?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我太自私了。”葛颂国又叹息一声,说起三十多年前的故事。
  葛颂国毕业于梦城大学生物技术专业,毕业后在梦大生物系任教,经常出入于生物实验室。1975年的秋天,实验室里来了一名实习生,名叫江玉萍。江玉萍恬静可爱,很快吸引了葛颂国的注意,他慢慢发现,这个女孩对科学有着天生的敏感,是个生物学的天才。当时梦大的生物系办公室,就是如今一附中的教务处。有一次,葛颂国刚刚用李热爱的笔名发表了一篇论文,第二天,江玉萍就敲开办公室的门,一进门就笑嘻嘻地问:“您好,我找李热爱老师,请问他在么?”葛颂国被这个心照不宣的玩笑逗乐,笑嘻嘻地和自己的学生聊起论文,又聊到生物科学,最后聊到生活。不久之后,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但在当时保守的年代,一直都是地下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