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到了1975年冬天,葛颂国将半年来的心血汇成一篇极有价值的论文,却不敢发表。葛颂国当时还是个热血的青年人,因为看不惯文革给学校带来的乌烟瘴气,就在论文里夹杂了一些政治论调,以科学的语言旁敲侧击地讽刺时事。这篇论文一直放在他的抽屉里,后来却不翼而飞。再后来,江玉萍莫名其妙遭到批斗,罪名是“宣扬资产阶级思想,为右派无耻辩护”。葛颂国这才知道,自己的那篇论文,居然被以江玉萍的名义发表。江玉萍也因为这篇论文最终惨死。
  直到两年后,学校进行拨乱反正大会,葛颂国才了解到江玉萍发表那篇论文的真相。原来,同一办公室的一位老师无意间发现了葛颂国的论文,当时就扬言要揭发他。巧合的是,江玉萍正巧到办公室找葛颂国。那位发现论文的男老师并不清楚葛、江二人的关系,就把论文的事说给了江玉萍听。江玉萍当时十分冷静,说这论文是她写的,被葛颂国发现并拿走。为了让那位男老师相信,江玉萍当即就拿走论文,第二天就以自己的名义发表在一个生物学期刊上,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事。
  这些经过,都是葛颂国在拨乱反正大会上听当事的那位男老师亲口所说,而那个男老师,就是在学校做了几十年垃圾处理工作的陈木生。陈木生事后也进行了深刻反省,被学校开除后,他坚持要到学校进行垃圾处理的工作,希望以此赎罪。但直至今日,他,甚至江玉萍的亲妹妹江玉茹,都不知道江玉萍是为了救葛颂国才牺牲了自己。

  了解真相后,葛颂国既感到震惊,又懊悔不已。他经常坐在办公室里,回想着江玉萍敲门而入,问的那句:“您好,我找李热爱老师,请问他在么?”江玉萍当时的笑脸让他永生难忘,也正因此,他一直都保持着单身。
  “我记得很清楚。”葛颂国流干了泪,接着缓缓说道,“那是1980年的一天夜里,我一直在实验室待到十二点。离开实验室,我回到这儿,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小萍。突然,我听见一阵敲门声,就好像当年那样,小萍走了进来,问我,您好,我找李热爱老师,请问他在么。”讲到这里,葛颂国闭上眼,仿佛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是那感觉非常真实,非常清晰,小萍就站在我身边。我对她说,我就是李热爱。她对我笑啊,笑啊,一直那么开心地看着我,慢慢慢慢消失掉。第二天,我又故意加班到深夜,先打开那扇旧门,再回到办公室,结果真的又见到了小萍。我之前从来不相信什么鬼神,可是从那时起我信了,我坚信,我坚信小萍去世之后依然没有忘了我。我……”说到这儿,他的情绪又激动起来,“我多想再次见到她,永远见到她。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来这儿和她见面,这么几十年了,一天也没断过。”
  “所以——”江玉茹叹了口气,“您退休之后坚持要到一附中来看门……”
  “因为我要来见小萍,每天都要见到她。”葛颂国语气平和,却饱含深情。

  听完这个故事,付子檬和肖晴已经哭得一塌糊涂,葛颂国和江玉茹则默默不语。不久,肖晴想起方才的情景,问道:“葛老师,您刚才……”
  “小肖。”葛颂国抬起头,眼睛充满希望,“你说得对,我没有理由一直把小萍的灵魂栓在这儿,她应该重新回到生命的轮回中去。小肖,你告诉我,她会不会拥有新的生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虽然肖晴也不清楚阴阳轮回的机制,但十分肯定地告诉葛颂国:“会的,她现在应该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等待轮回。”
  葛颂国眼里闪着泪花,却带着笑容慢慢走出教务处。几天后,他被发现自杀在家中。江玉茹、付子檬和肖晴都明白,这么多年来,唯一支撑葛颂国活下去的,就是能每天见上江玉萍一面,这个支撑消失,生命自然也没有了意义。肖晴从来没想到,自己和付子檬无意中的言行,竟会改变一位执着的老人和一个同样执着的灵魂的命运。这到底是对是错呢?她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答案。但是,她眼前常常会浮现出一个生动的画面:年轻英俊的葛颂国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欢快地吹着口哨,江玉萍推门而入,穿着那件白色鸡心领毛衣,俏皮地问:
  “您好,我找李热爱老师,请问他在么?”
  阳光洒在两张笑脸上,画面就此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