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正走着,有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扛着锄头走过,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认出了安槿。
  “哎哟。”那人说道,“这不是云巧姐家的妞嘛?可有不少年没见了,越变越好看了。”
  安槿很快想起,这个男人名叫郑跃祥,算是她的表舅,便友好地打了招呼,说:“哦,跃祥舅吧?”
  “哎哟。”郑跃祥很开心,“你还记得我呢!好,好,闺女,好几年没回来了吧?国庆叔也是好几年没见人了,是去哪儿发财了?”
  “哦。”安槿随便编了一句,“我姥爷去外地忙了……”
  “是不是有人看中他的本事了?”还没等安槿解释,郑跃祥就猜测道,“我早都说了,就凭国庆叔的本事,去大城市里给大老板们看看风水啥的,肯定就不愁吃喝了。闺女,你这次回来是……”
  正说着,安槿的电话响起,郑跃祥就不再多问,扛着锄头离开了。安槿接了电话,是田峥打来的,得知安槿已经来到郑村,他和周小易在电话那边都踏实许多。一路上,又有几个人认出了安槿,安槿却无暇寒暄,径直来到村子最东头,敲开一扇门,开门的正是郑双民。
  “哦。”他上下打量一番,说道,“槿妮啊,哎哟哎哟,长大了,快进来吧。”
  郑双民的妻子名叫何俊芝,听见声音也从堂屋跑了出来,拉住安槿的手问长问短。安槿和两人随意聊了两句,很快扯到田峥和周小易的事情上。安槿这才知道,原来困住田峥和周小易的房间并不在郑双民家中,而是一个仓库里。郑双民的一儿一女都去了县城发展,老两口闲不住,就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郑村离镇上不远,各种货物都有人来送,送来的货物全部存在后院门外的仓库里。
  就在两三天前,郑双民进入仓库取货时,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开灯一看,仓库的墙上居然有张人脸。郑双民当时就吓得不轻,回去把事情告诉何俊芝,何俊芝却笑他上了年纪,老眼昏花。可是第二天,何俊芝居然也在仓库里看见了一张人脸,总算相信了老伴的话。两人都不敢再进入仓库,一合计,决定找个高人来看看。原来郑国庆在村里的时候,这种事是当仁不让的,可如今该找谁呢?思前想后,郑双民想起了田峥,田峥以前和郑国庆关系不错,郑国庆在村里处理几件怪事的时候他也出过力。郑双民觉得田峥肯定能解决这件事,就打听到他的电话,田峥安排好梦城的事,就带着周小易一起来到了郑村。

  昨天快中午时,田峥和周小易来到郑村。毕竟有过几面之缘,见面之后,郑双民给田峥准备了酒菜。酒桌上,田峥大致听了事情的经过,夸下海口说保证查个水落石出。酒足饭饱,田峥带周小易一起走进仓库。两人打开灯,在仓库里找了好久,也没发现郑双民夫妇说的人脸,正要离开,怪事却发生了。仓库的门不知何时被锁上,而且无论如何都打不开了。田峥在里面把情况告诉在外等候的郑双民,郑双民试着从外面用钥匙开门,也是无论如何都打不开。田峥意识到情况不妙,就让郑双民找个家伙把门撬开。郑双民不敢怠慢,叫来两个年轻人用铁棍撬门。可是,那铁门像是跟仓库长到了一起,任凭撬打推拉,就是纹丝不动。为了仓库的安全,这扇铁门是用很厚的钢板制作的,连衔接处的螺丝都是特意找镇上的车床厂定制的,用简单的工具也确实难以打开。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田峥和郑双民都知道这仓库里肯定有古怪,隔着门一商量,觉得无论如何也得先让田峥和周小易脱困。于是郑双民找来一个叫郑泰来的青年人,郑泰来一直在县城做打孔划玻璃的活计,这几天正好回村里处理家事,听说郑双民家的仓库困住了人,就带着一套家伙赶来。可是费了半天功夫,打孔机钻进墙里已经很深,却仍然没有要打透的样子。郑泰来就收起家伙,十分奇怪地对郑双民说:“双民叔,这不对呀。你这仓库盖的时候我还来帮忙了,用的是37墙啊。我现在都打进去半米多了,里面咋会还是砖头?”所谓三七墙,就是指厚度为37厘米的墙,梦城周边的农村地区,习惯以此作为建筑的承重墙。
  郑泰来所说不错,这让郑双民和几个看热闹的村民都犯了糊涂。有人就建议继续往里打一打,结果最长的钻头全部伸进墙里,足有七十多厘米深,墙壁依然没有打透。有人又建议换个地方试试,郑泰来便又在另外三处打了深孔,全都没有穿透墙壁。又有人建议用简易的破墙锤试试,于是村里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对着钻孔附近的墙壁一阵抡砸,活生生在墙上砸出一个半米多深的洞,可洞的最深处,依然是堆砌的红砖。
  “怪了,怪了。”忙活大半天的郑泰来连连摇头,指着大洞说,“这墙是我亲手帮忙砌的,全部都是一横一顺一层灰,标准的三七,咋会多出这么多层砖来?”又对郑双民说,“双民叔,我看这事太古怪,门又死活打不开,不会是撞了什么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