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听了这话,郑双民又想起此前在仓库中看见的人脸,知道麻烦大了。他让妻子何俊芝招呼帮忙的人们吃了晚饭,自己则一直在仓库门前陪里面的田峥和周小易说话。
  到了这一步,田峥倒也不着急了。他知道,打不开的门和打不透的墙,肯定都是仓库里的某种邪物作祟,只是他虽然懂得一些灵媒知识,却难以应付当前的局面。他嘱咐郑双民回家吃饭,自己则和周小易在仓库内部找东西吃。田峥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给安槿打电话,要是打了,大半夜还让她一个年轻女人跑一趟,不方便不说,还不安全,而且,田峥此时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轻易地把门打开了呢。不过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最终决定向安槿求助。可是因为拖延,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正是安槿从梦尚中心坠落到遥远溶洞的时刻,手机自然是无法接通的。之后,田峥又给安槿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周小易也给安槿发了短信。可是,因为昨晚太过劳累,安槿并没有及时看到这些未接来电和短信,便一直拖到了第二天下午。
  “事情经过,大致就是这么回事。”郑双民这么一说,又带安槿来到院外的仓库处,说,“槿妮啊,你看看是咋回事吧。”说着朝仓库门里喊了一句,“老田啊,槿妮来了。”
  “哎呀,有救了!有救了!”仓库里传来田峥兴奋的声音,周小易也跟着喊了两声。
  “田叔。”安槿站在门口说道,“你们别着急,这事我觉着不算难,不过得先查清楚原因。你们在里边吃好喝好,给我点时间。”
  “看你说的,小槿。”田峥在里面喊,“田叔还信不过你?你别急,好好看看是怎么回事。”
  “槿姐,全指望你了。”周小易也跟了一句。
  安槿点上一支烟,抽了两口。围着仓库转了一圈,除了几个黑乎乎的钻孔和锤出的一个大洞,倒是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既然仓库外面没有,那问题很可能出在里面。想到这里,安槿扔掉烟,朝仓库的门里问道:“田叔,小易,你们俩在里边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怪东西。”
  “怪东西?”一旁的郑双民听了,一边回忆一边自言自语,“这除了货,也就一把椅子一张桌,也没有啥……”说到这儿,他突然愣住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安槿说,“槿妮,前段时间盖仓库的时候,我在下面埋了个东西,不会跟那有关吧……我都差点给忘啦……”
  安槿原本的意思,是让田峥和周小易看看仓库里有没有什么邪物,比如墙上的人脸或者别的什么,却听郑双民这么一说,忙问他是什么东西。
  “是个铜钱。”郑双民说,“我见上面写着镇宅之宝四个字,平地的时候,我就随手扔到下边了……”
  听了这话,安槿总算知道了问题的根源所在。要知道看似能用来镇宅的物件,却未必都有镇宅的作用。

  第五十六章 镇宅之宝

  在郑村,郑双民和郑国庆这一辈,一共有六个男人,郑国庆排行老二,而郑双民排行老四。所以安槿听完郑双民埋铜钱的说法,一琢磨,便问道:“四姥爷,你说的那枚铜钱什么样?”
  郑双民仔细想了想说:“别的也记不清了,就记得是青色,有这么大——”郑双民说着,用双手比划着,安槿大致判断,这铜钱的直径应该在五六厘米。又听郑双民接着描述说,“跟老时候那铜钱一样,中间一个大方孔,上下左右写着镇宅之宝四个字,别的倒也想不起来啥了。”
  “四姥爷。”安槿又问,“那你记不记得那四个字的顺序?就是镇宅之宝那四个字,每个字的位置都在哪儿?”
  “哎——”郑双民深吸一口气,努力回想,稍后语速缓慢地说道,“好像,是,镇字在上,宅字在……在右边,对在右边,下边是之,左边是宝。”说到这儿,他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哎呀,不对呀,一般铜钱上的字,什么光绪通宝,乾隆通宝,应该都是上下右左的顺序啊。”
  “四姥爷,别着急。”安槿示意郑双民先冷静下来,“您能百分之百确定上面的字是上右下左的顺序么?你再好好想想,这很重要。”
  “确定。”郑双民干脆地说,“我能确定,当时埋之前我还扫了一眼,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当时也没有感觉出来。就是你这一说啊,我记起来了。咋了槿妮?那铜钱是不是假的,埋下了假的反而坏了风水?”
  “不,不。”安槿摇摇头,“如果确实是上右下左的顺序,这东西倒是真的有灵性。如果是和寻常古钱一样的顺序,那才毫无用处的呢。”
  听了安槿接下来的话,郑双民才知道隔行如隔山,别看他从前和郑国庆关系不错,可这灵媒风水里的事,他还是连个门径都没窥到呢。
  从上古时代起,中华大地上的人们就在与自然界的抗争中,总结出许多敬畏与禁忌,并逐渐形成表达敬畏或者消除禁忌的风俗。这些风俗被后人继承和发展,便有了后来的所谓“堪舆”,也就是当代人们所说的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