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据说,这种藏着“恶显”的铜钱上,铸有镇宅之宝四个大字,为了使这种魔器与寻常风水所用的镇宅之宝有所区别,谢师兄弟二人特意将字的顺序从传统的上下右左,改为了上右下左。这种铜钱不止一枚,但至于此后流向何处,已是无人知晓。后世的人,也有声称见过这种魔器的,可知这种魔器并未消失,而是一直在世间流传。
  如果郑双民所言不虚,那么他埋入仓库地下的,应该就是这种藏着“恶显”的魔器。可是,寻常人家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安槿想到这里,心中已是明白了七八分。
  所以讲完这个故事,她一直在等待郑双民有所表示,可郑双民只是低下头,看着仓库上的大洞默默不语。等了片刻,安槿见他还是不肯开口,就考虑后说道:“四姥爷,你别嫌我说话难听,我想问问,你埋的铜钱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哎——”过了好久,郑双民长长地叹了口气,表情十分尴尬,说,“槿妮,这话说起来丢人,这铜钱是我从国庆哥家里拿的。”
  “嗯。”安槿点点头,尴尬地笑笑,心想你这明明是偷,却说成拿,嘴上却还是客气地说道,“四姥爷,这我算是明白了,你请了这枚魔器回家,恶显就发挥了它的作用。让你找到田叔,又困住他们,最终目的是引我前来,让我知道——”安槿顿了顿,委婉地说,“嗯,让我知道咱们村里发生的事。”
  “哎。”郑双民越发尴尬,说,“槿妮,四姥爷对不住你,对不住国庆哥。”
  “先不说这个了。”安槿继续分析道,“既然恶显是为了让我知道这些事,那么要想让它打开这间仓库,就得让这‘恶’得到惩罚或者补救。”又问,“四姥爷,恐怕从我姥爷家拿东西的,不止你一个吧?”
  “啊。”郑双民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哎,槿妮,你也知道,国庆哥离开之后,你也从不回来。这么多年了,村里人都想着国庆哥家里有宝贝,当然忍不住进去看看。看中了的,就随手拿了,心里觉着反正也是没有人管。”随即又变了口气,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说,“你别管了,槿妮,我现在就去挨家挨户叫他们把东西还回来。”

  “当然得还回来。”听他这么一说,安槿也不再客气,“如果不能尽数归还,恶显就不会解除这仓库上的咒。所以——”
  “你别管了,你别管了。”郑双民一拍胸脯,连连说道,“我现在就去。”说着像个害羞的孩子一样跑开了。
  安槿笑着摇摇头,走到仓库门前,说了句:“田叔,小易,你们都听见了吧?”
  “听见了。”周小易在门里边说,“槿姐,跟着你又涨见识了。”
  “哎呀呀。”田峥也连连感叹,“小槿,还是你懂得多,我这一把年纪,在你面前可是太惭愧了。”
  “哪有。”安槿笑道,“我也就是喜欢研究这些,又看了许多姥爷留的书。将来要是遇见什么处理不了的事,还得跟您请教呢。”
  “哈哈。”田峥就喜欢听夸奖的话,忙说,“好说,好说。在梦城的周易界啊,还真没人能比得上你田叔。”
  郑双民在村里还算有些威望,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村民们陆续把偷来的东西还回安槿手中。安槿一直在等待仓库上咒术的解除,可是门依然无法打开,墙壁上的大洞也仍旧显示着诡异的多层砖。安槿刚要怀疑自己此前的判断,却看见郑双民匆匆赶到仓库,老远就喊着“麻烦了,麻烦了。”到了安槿身边,他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槿妮,麻烦了。跃祥从国庆哥家里拿过一块石头,去年跃祥他妈老的时候,把那石头带到棺材里了。”
  老,在当地是老人去世的一种委婉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