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五十七章 坟墓里的光

  听了郑双民这番话,一直在仓库里焦急等待的田峥和周小易终于稳不住了,田峥大声喊着:“这叫什么事啊!偷了人家的东西给自己亲娘陪葬?”
  周小易也跟着喊:“真不知道这人咋想的,不行就得给他娘的坟扒了,不然我跟师傅困死到仓库里,他就是杀人凶手!”
  安槿走到门边劝慰说:“田叔,小易,你们别急,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们再耐心等一会儿,我得跟四姥爷过去看看。”
  仓库里的两人不再多说,眼下他们能依仗的也只有安槿了。安槿让郑双民带路,来到郑跃祥的家中。郑跃祥一家种了不少地,养着几头牛,条件还算宽裕。安槿和郑双民赶到时,一家人正在堂屋里等着。郑跃祥的妻子名叫陈水蓉,夫妻俩育有一女,取名郑雪。郑雪在县城读高二,前几天才刚刚放假回家。郑跃祥的母亲王爱梅去年因病去世,自从老伴去世,郑跃祥的父亲郑双喜就受了刺激,有些神志不清。
  一进门,郑双民就对一家四口说:“看看你们办的事,这下可咋弄吧!”
  “双民叔,你不能这么说。”郑跃祥一脸委屈,“还是你先去国庆伯家里拿了铜钱,我们才跟着去的。去年埋我妈的时候,我是把那石头搁到寿木(当地对棺材的婉称)里了,可是我之前问过你啊。你当时咋说的?你说搁里吧,搁里吧!活着的时候没有享福,老了还不让带个喜欢的东西了。你说双民叔,你是不是这么说的?”
  “哎。”郑双民并不否认,可要是当着安槿的面继续讨论这些,他脸上实在挂不住,就赶紧转移了话题说,“别说这些没有用的,还是跟槿妮一起商量商量咋办吧。我那仓库里还困着两个人哪!”
  “咋弄都中。”郑跃祥仰起脸,坚定地说,“就是绝对不能动坟!”

  “看你说的。”郑双民总要给安槿个希望,呵斥了一句,“那你说咋把那石头弄出来,叫它自己飞出来?”
  安槿却做了个手势,示意郑双民打住,想了想,问郑跃祥:“跃祥舅,你们都先别急,先告诉我那块石头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什么特征?”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郑跃祥的女儿郑雪先开了口,说:“安槿姐,那石头我见过,五颜六色,挺好看的,还是夜光的,夜里会亮呢。”
  “你这妮子,胡说。”陈水蓉对女儿说,“那石头是五颜六色不假,我以前成天伺候你奶奶,那石头一直就在她手边放着,我可从来没有见它发过光。”
  “就是,小雪。”郑跃祥也训斥女儿说,“这是说正事呢,拿不住的别乱说。”
  “会发光,会发光。”郑双喜一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听见几个人的讨论,自顾自地说了两句,“在爱梅嘴里发光,好看……”
  “我就说吧。”郑雪听郑双喜这么说,对父母坚持道,“我爷也看见了,就是去年我奶老的时候,你们俩都睡觉了,就我跟我爷守着寿木。就是那天晚上,那石头在我奶嘴里直发光。”
  多年以前,安槿经常随父母回郑村,那时候郑雪还小,很喜欢安槿,安槿也喜欢她。安槿很了解郑雪,这个小女孩谨慎稳重,绝对不会在当前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说谎。于是就问她:“小雪,你给我说说,那石头是怎么发光的?”
  “那石头本身是彩色的嘛。”郑雪想了想说,“发的光也是彩色的,而且只有晚上没灯火的时候才能看见。那天夜里,我奶的寿木在堂屋放着,我本来是守着蜡的,可是不小心睡着了。醒的时候蜡灭了,黑漆漆的,就看见我奶嘴里的石头发出彩色的光,,把她全身都映得亮堂堂的。”
  原来,按照风俗,当地死人从水晶棺进了木质棺材后,是一定要在家中放上一夜才能入土的。而这个夜晚也有许多讲究,比如不能开灯只能点蜡烛,还得让人睁眼守着,等天稍稍发亮,守夜的人就要请村里各家各户出力,将棺木封住,等到了选好的时辰抬入祖坟中下葬。
  听了郑雪的话,郑跃祥和陈水蓉都默默不语,却听见郑双喜又重复地说着:“亮堂堂,亮堂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