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尽管如此,郑跃祥和陈水蓉还是不太敢相信。陈水蓉就说:“妞,不是妗不信你啊,谁知道这是不是你自己使的办法呢。我们都知道你有本事……”
  “我明白。”安槿回答说,“舅,妗,你们这么想我也理解。要不这样吧,你们来问问题,问一些我不知道答案的,看看这香回答得对不对。”
  郑跃祥和妻子对视一眼,对安槿说:“就这么办。”
  于是,安槿再把灭掉的香点上,对着坟墓说:“三姥姥,下面让跃祥舅和我妗来问你,你就说是和不是。不是,就让香烧着,是,就让香灭掉。好吧?”
  “妈。”郑跃祥跪在坟前,问道,“你真的在里头么?”
  香瞬时熄灭了。
  “你个药材货。”陈水蓉把丈夫拉到一边,自己跪下点上香,说着,“问都不会问,还是叫我来吧。”药材货,在当地泛指没用的人。陈水蓉稍稍思索,问道,“妈,跃祥娶我的时候,二伯去了没有?”
  香依然静静燃烧着。二伯是指郑国庆,安槿后来才知道,当年郑跃祥和陈水蓉结婚时,外公郑国庆有事留在外地,没有出席两人的婚礼,这件小事,陈水蓉倒是一直记挂在心上。
  “妈。”陈水蓉的眼睛骨碌碌直转,好像生怕安槿使诈,深思熟虑后又问,“我再问你,当年结婚收的礼金,你给我和跃祥没有?”
  香依然静静燃烧着。安槿察觉到陈水蓉对自己有所戒备,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是无用,就把手中的一捆香放在地上,点上一支烟走开了。抽完第一支烟,她远远听见坟里传来争吵声。抽完第二支烟,准备点第三支的时候,她看见郑双民满脸愁容地走过来,说了句:“他们信了。”
  安槿不知道陈水蓉和郑跃祥,或者之后还有郑双喜和郑雪,他们究竟对着坟里问了些什么问题。但是不久之后,安槿就听说陈水蓉回家和郑跃祥大吵一架,回了娘家。又过了不久,两人离了婚,女儿郑雪跟了父亲一起生活。再往后,安槿就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了。她觉得拆散这个家庭的并不是她,而是郑双民家仓库里埋的那枚铜钱。想来郑跃祥当日犯迷糊,居然将偷窃而来的东西给母亲陪葬,会不会是“恶显”早就做好了安排呢?每每想到这里,安槿就觉得可怕。人类社会的无数个角落里,究竟藏着多少恶呢?也许每个地方都藏着恶吧,所以恶显这种东西才会招人厌恶和害怕。
  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陈水蓉刚刚离开,郑跃祥就找了帮手,打开母亲的坟墓,将里面的镇魂石交还给了安槿。后来他还打电话向安槿道谢,说是取出镇魂石后,母亲曾托梦给他,说总算不用再困在坟里忍受煎熬。安槿听了也颇为欣慰。
  拿到镇魂石,安槿和郑双民就赶到被诅咒的仓库,把事情告诉给仓库中的两人。周小易还没听完安槿交待,就随手一拧打开了仓库大门,重见天日后的师徒二人喜极而泣,差点给安槿跪下。郑双民自此对安槿也是十分佩服,就如同他曾经佩服郑国庆一样。
  之后,郑双民叫人挖开仓库地板,将那枚偷来的铜钱还给安槿,又带人修补了仓库,郑村自此再也没发生过怪事。
  田峥当天就带着周小易一同离开郑村,安槿却没有同行。一来,她要清点一下村民们还回来的东西,二来,她希望能在外公的老宅里找到与外公消失有关的线索,或者更多与自己这些年来遭遇有关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