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五十八章 井

  推开那扇熟悉又突觉陌生的大门,安槿走进外公家的院子。荒废多年,院子里已经长满杂草,还零星地立着几朵小花。院门附近是一口老式的水井,几年来,其他人家都陆续装上了自来水管,村里大概也就只剩下这一口老井了。
  因为只有郑云巧这一个独女,所以郑国庆用不着为后人准备结婚用的房子,院子里只有两间房,一间是坐北朝南的堂屋,一间是位于堂屋东南方、坐东朝西的东屋,从东屋的南墙上又延伸出来一个小房间作为厨房。郑云巧母亲早逝,年幼时和父亲一起住在东屋。女儿长大后,郑国庆就搬到了堂屋里侧的一个隔间里。郑云巧出嫁后,郑国庆依然住在这个隔间里,东屋也就闲置下来。
  安槿拿出此行特意带来的老宅钥匙,却发现东屋的门锁开着,正是村里人闯入房间搜寻宝贝的证据。东屋内空空如也,只有一张久无人居的老式木床,那还是郑国庆结婚时请村里的老木匠制作的。
  堂屋的门倒是紧锁着,私自闯入别人家的堂屋,在当地算是大不敬的行为,所以村里人再好奇贪婪,这些年也都不曾踏入过堂屋半步。安槿打开堂屋的门,仿佛还能看到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在屋里巡视了半天,安槿也没发现什么明显的线索,闲着没事,就决定把屋子打扫打扫。院子里的井早就没了水,安槿只好到邻居家去借水。邻居家的男主人名叫郑泰勇,与前几天帮郑双民钻孔的郑泰来是亲兄弟,他们的父亲算是安槿的五姥爷,名叫郑双良。
  郑泰勇和弟弟一样,都是常年在县城做活计,一儿一女在县城上初三,假期来得晚。所以当安槿敲开郑泰勇家的大门时,只有郑泰勇的妻子秦盼芳一人在家。安槿此前听郑双民说过,村里几乎家家都到郑国庆家里拿过东西,唯独秦盼芳没有,而且有好几次,有人想溜进郑国庆家里,都被秦盼芳看见并骂了回去。安槿也因此对这位表妗印象不错。
  秦盼芳孤独惯了,见了安槿格外高兴。得知安槿的来意,她不仅帮忙接了水,还一定要帮忙打扫,安槿也不好意思拒绝。两人把堂屋打扫完毕,顺便也打扫了东屋。最后,看见一片狼藉的院子,秦盼芳又回家拿了把小锄头,叫安槿歇着,自己满头大汗地除起了杂草。一边干活,秦盼芳一边说起郑国庆,还问郑国庆什么时候回来。安槿就随意编了个借口,表示自己外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说着说着,秦盼芳就提起了院子里的这口井。
  “这井可是奇得很。”秦盼芳歇息的空当说道,“我总觉得啊,国庆伯在里面有什么秘密。”
  “秘密?”安槿坐在堂屋的门槛上,托着下巴问,“井里有什么秘密?”
  “我要是知道啊,就不叫秘密了。”秦盼芳笑着说,“不过啊,我觉得这井可不简单。”
  “怎么不简单了?”安槿的好奇心被勾起,连忙追问道。
  “你都不知道吧?”秦盼芳神秘地说,“这井里的水可不是慢慢没有的,而是一夜之间就干了。”
  “啊?有这事?”安槿一边说着一边回想,她记得小时候,这口井里总是能打出水,而且水位还很高。那时候,父母和外公都叮嘱她不要接近井,怕她不小心掉进去。而几年前那个特殊的夜晚,因为心思全在父母的死和金吞身上,安槿也没注意井里是不是有水。第二天一早,她发现外公没了踪影,也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这口老井。可是很快,安槿又突然想起来,那个特殊的夜晚,外公曾经给她烧了一壶水喝,也就是说,当晚井里还是有水的。想到这里,安槿忙问道,“妗,你说井里的水一夜之间干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记得可清楚了。”秦盼芳回想着说,“那是04年的时候,你爸妈不是出事了么,国庆伯去省城照顾你,家里空了好几天。过两天的一个半夜,我听见这院子里打水的声音,怕是有贼,就问了一句。结果听见国庆伯的声音,说是带着你回来了。我看了看,真是国庆伯,就说这么晚了才回来。国庆伯应了几声,我也就回去继续睡了。”
  安槿点点头,秦盼芳说的那个晚上,应该就是她跟随外公回到郑村,第一次接触到灵媒法术的那个特殊夜晚。
  “然后呢?”安槿接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