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二天中午,我煮了点玉米说叫你们俩尝尝,结果你们俩已经走了。”秦盼芳对当时的情景印象很深,说,“当时我一看,里里外外的门都没有锁,我还想着你们是去附近哪儿了,就等了一会儿。就是那个时候,我把玉米放到井边,朝井里一看,哎呀,这国庆伯昨天晚上还在里面打水,第二天中午井就完全干啦!你也知道,从那以后,你们俩都没有再回来过。我帮你们看了两天门,怕是出了事,也不知道咋报警,就帮你们把门都锁了。”
  也许是好久没和人痛快地聊天了,秦盼芳很啰嗦,把几年前所见的细节全都描述了出来:“那井就是太怪了。就算是没有水了,自然流干了,你说才过了一天,井里也应该是湿漉漉的吧?怪就怪到这儿,我往井里看的时候,因为是大中午,太阳好得很,看得清楚,那井里一丁点水都没有,连井底下的土都成了干巴巴的沙,你说怪不怪?”
  当年,一大早就起床的安槿发现外公没了踪影,以为他是出门买东西了。可是在村里的街道上找了快一上午,她却仍然没有见到外公。当时安槿还小,而且才经历过变故,又慌又怕。她想起金吞,第一反应是外公被金吞害了。正巧走到村口,碰见路过郑村的公共汽车,她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害怕就上了车,独自回了梦城。当时她和外公都没有手机,家里的固定电话也欠费停用,所以一直无法相互联系。不久,安槿又回了一趟郑村,发现里里外外的门都紧锁着,便下意识地认为外公已经离开了家,不知去了何处。她也因此相信,外公并没有被金吞害死。
  可是现在听了秦盼芳的话,她才知道给家里上锁的并非外公自己,那么,外公会不会真的遭遇了不测呢?想到这里,她心中一阵忐忑。

  “槿妮?你咋了?”秦盼芳发现了安槿的心理变化,忙问。
  “哦,没,没。”安槿支吾两句,又抱着侥幸心理问了一句,“妗,这些年我姥爷就没再回来过么?”
  “没。”秦盼芳肯定地摇摇头,“反正我是长年留在咱村,一直也没再见过国庆伯。槿妮,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哦。”安槿回应说,“他就跟我说要出远门,以后也失去了联系。”
  “哎,你也真是苦命的孩子。”秦盼芳抬头看了看正午的太阳,拉起安槿的手,说,“走,中午我给你做点好吃的。”
  于是,秦盼芳拿出看家本领,弄出一桌好菜,还拿出自家酿的白酒,一定要安槿陪她喝。安槿毕竟在不少会所待过,酒量还是不错的。饭桌上,安槿又想起院子里那口老井,觉得奇怪,就问道:“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那口井的?”
  这时,秦盼芳几杯酒下肚,已经有了微微的醉意,话不仅多,也少了许多遮拦,说道:“槿妮啊,你知不知道,我为啥从来不去国庆伯家里拿东西?”
  “这还有什么原因啊?”安槿以为她醉了说胡话,笑道,“您什么都不缺,又不贪心,干嘛要拿别人家的东西?”
  秦盼芳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忍不住笑起来,说道:“槿妮,你太看得起你妗了。这天底下的人,试着问问自己,谁没个贪心?”
  “这话倒也是。”安槿附和说。
  “是吧?”秦盼芳嚼了一口菜,放下酒杯,十分神秘地说,“槿妮,我从来不打歪主意,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家那几间房里啊,没有什么真正的好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