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啊?”安槿不明白她的意思,问,“这怎么说?”
  “因为亲眼见过——”秦盼芳顿了顿,眨眨眼说,“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晚上,我原先没有说囫囵,既然咱们娘俩现在这么亲,我也就给你说了吧。那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睡着,又起了好几次,最后一次起的时候,天都微微亮啦。”她揉揉眼睛,继续说,“我又听见你们家院子里,有井水的声音。我还奇怪呢,国庆伯昨天睡得那么晚,怎么起得这么早呢?咱两家之间的墙上有洞啊,我就透过洞看,你猜咋了?我亲眼看见,国庆伯把好多东西往井里扔,最后又扔进去一个小木箱。过一会儿,我再一看,国庆伯已经不见人了。所以第二天我才端了玉米去你们家看看,特别注意了那口井,但是井已经干巴巴的了。所以我才说啊,那口井里有秘密……”
  说到这儿,秦盼芳揉了揉通红的脸,指了指堂屋里侧的床。安槿连忙把她扶到床上,秦盼芳立刻沉沉睡去。安槿坐在堂屋中央的沙发上,回味着秦盼芳的话,想着想着,酒意慢慢升起,她往沙发上一躺,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安槿被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吵醒,一睁眼,正好看见一个黑影窜进来,径直上了堂屋里侧的床上。此时天色已晚,堂屋也没开灯,安槿并没有看清那人是谁,那人好像也没发现安槿就睡在沙发上。安槿以为是进了贼,警惕地坐起身,却听见那人在床边低声叫着:“盼芳,盼芳。”
  秦盼芳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谁啊?”
  “我。”那个男人悄声地说:“我是跃祥啊。”
  安槿听了这话,顿觉一阵恶心。她不愿多管闲事,连忙悄悄起身走出堂屋。又听见秦盼芳像是醒了,说了句:“你今天别来了,槿妮在这儿呢!”

  “哪有人?”郑跃祥说着打开堂屋的灯,此时,安槿已经走到院门口,等郑跃祥出门在院子里巡视,她已经离开院子,回到郑国庆家的大门前。
  安槿打开门,拿出手机照了照手表,已是晚上九点。做完这个举动,她又觉得好笑,笑自己为什么不直接看手机上的时间。走进院子,她第一眼就看见那口奇怪的井,又想起秦盼芳,继而又想起秦盼芳和郑跃祥的苟且之事。细细想来,秦盼芳常年孤零零地在村里生活,其实也挺可怜。
  想着这些,安槿缓缓走到井边,又想起秦盼芳说外公往井里扔东西的事,便壮了壮胆,把左手伸进黑乎乎的井里,让百魂戒发出明亮的蓝光。看来看去,这似乎只是一口普通的枯井罢了。
  刚要把手缩回来,安槿却突然发现,藏在百魂戒之中的沧隐,居然翻腾着,自顾自地冲进了这口枯井之中,好像十分欢快。枯井里立刻蓄起了水,从水中发出一阵白色的微光。
  第五十九章 井中的秘密

  沧隐在井中欢快地翻腾,像个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安槿趴在井边,很快发现了井中的变化。随着水的翻滚,井底的干沙成了稀泥,稀泥一层层地舒展开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埋在下面。沧隐不停地引导井水转动,直到井底的泥层完全散开。随着一阵清脆的碰撞声响起,井底的东西居然慢慢浮到了水面上。
  那是几件看似寻常的东西:一只精致的短小花瓶,紧挨着的是一个掉了漆的木质小锦盒,锦盒旁边漂浮着一条细细的银链,链子上穿着六颗乳黄色的石头,像是一条古朴的手链。漂浮在井中央的,是一个十分陈旧的小木箱,想来或许正是秦盼芳所说,郑国庆扔到井中的那个箱子。
  沧隐不断让水位上涨,将几件东西托到井口位置。安槿把花瓶和手链先取出,将花瓶放到地上,手链握在手里,又取出木质小锦盒。打开锦盒,里面只有一颗乌黑的小圆粒,闪着奇异的光泽。最后,安槿将井中央的小木箱取出,木箱很沉,有一个奇特的正方形锁孔。
  安槿取出老宅的那串老钥匙,那是几年前的那晚,外公郑国庆亲手交给她的。当时安槿就在钥匙串中发现一把不同寻常的钥匙,它的头部居然是正方形的,十分精美。不过当时郑国庆只是让外孙女将那串钥匙收好,并没有特意说明那把正方形钥匙的作用。安槿找到那把钥匙,迫不及待地插进小木箱的锁孔,果真打开了这个陈旧的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