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箱子里是两个老式的笔记本,还有一本古式封皮的书,接着百魂戒的微光,安槿大致看了看,两个笔记本里写满了字,但似乎并非出自同一人之手。外面不适合细看,安槿就把那些笔记放回木箱里,把木箱连同其他几件东西,一起带进了堂屋。那头沧隐并没有从井中离开的意思,依旧在水中欢快地游动。
  安槿打开灯,又把堂屋的门锁好,将小木箱里的两本笔记取出。打开其中一本,字体娟秀,显然是出自某位女性之手。
  “1961年6月9日,晴。尽管一再小心,我还是怀孕了,看着国庆的笑脸,我越发觉得对不住他。我不该怀孕,不,我根本不该结婚,是我太自私了么?”
  这段日记上有明显的泪痕。安槿看到“国庆”两个字,心中一惊:难道这篇日记,出自她从未谋面的外婆之手?带着这个疑问,她接着往下看。
  “1961年7月3日,雷阵雨转晴。国庆今天对我说:苏琰,我这辈子从来没想过,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民能娶上你这位美丽的城里姑娘。我忍不住哭了,哭得很难受。他以为我是委屈,又哄了我好久。可他不知道,我是在利用他。对不起,国庆,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将来会对你造成的伤害。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现在只求上天眷顾,让我生个男孩,千万不要是女儿!”
  这一段也是带着泪痕。安槿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问过母亲外婆的名字,母亲告诉她,外婆的名字很好听,叫程苏琰。安槿看着外婆的日记,越来越糊涂,外婆为什么会害怕怀孕?又为什么说自己是在利用外公呢?

  她接着往下看。
  “1961年10月23日,天色暗沉。我的心情越来越差,我不知道是妊娠反应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藏住,他们会不会发现我。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深。国庆,我现在越来越后悔了,我不该把你牵连进来,原谅我的自私。我是女人,也渴望爱情,渴望婚姻,渴望家庭,渴望和你白头到老。但我怕我真的做不到。”
  “1961年12月4日,雪下得很美。今天我问国庆:如果我不在了,你会怎么办?国庆说: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听了这句话,我突然有种感觉,我感觉我向国庆隐瞒的一切,我的身世,我的家族命运,我的担忧和我的一切目的,他似乎都知道。但是,他说不会让我出事,我信他。”
  “1962年3月13日,冷晴。已经九个月了,我也越来越不安。会是个男孩子么?我多么希望是个男孩!”
  “1962年3月14日,冷晴。我越来越觉得,国庆并不是一个没文化的农民。在我对他隐瞒了一些事情的同时,他也向我隐瞒了一些事。我知道人心险恶,但我还是爱着他不能自拔。这爱或许出自我对他的愧疚,或许,完全没有原因地出自我的内心。国庆,不管你是谁,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一直跟着你,哪怕你要把我卖了,我都毫无怨言。”

  “1962年5月10日,晴。孩子已经二十六天了,国庆今天才允许我下床走动,我这才能写下这篇迟来的记录。正如我担心的那样,是个女孩。我的孩子,是个漂亮的女孩,也是个苦命的女孩,她的出生挽救了我,她替我背负上了命运的不公。国庆给她取名云巧,多好的名字啊。”
  “1962年7月7日,晴。今天,国庆终于告诉我了他的真实身份。他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有一双不一般的眼睛,居然能看到我都看不见的东西。原来他早就知道我的特殊身世,他是那些人派来寻找我的。可是国庆今天告诉我,他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任务,只想和我好好地生活。可是他不知道,为了生存下去,我的家族经受了多少磨难和委屈!那些人不会轻易地放过我们,不会轻易地放过我们的孩子。我的云巧,妈妈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1962年10月2日,晴。那些人终于还是盯上了我,但他们没有发现云巧。我必须救救云巧,不能让她过我这样的生活。云巧,如果你能看到这些文字,请你相信,不是妈妈不要你,妈妈是为了救你!”
  日记到此结束,看到最后,安槿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同时也产生了更多疑问。外婆究竟在害怕什么?她写完最后一篇日记,又做了什么?她究竟是怎么离开人世的?她所谓的“救云巧”,又究竟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