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带着这些疑问,安槿连忙打开另外一本笔记,并且一眼就认了出来,那豪迈中透着细腻的字体,正是出自外公郑国庆之手。
  一开始,这像是一本任务日志。
  “1959年8月8日,夜,接到任务:追捕逃脱的首阳。首阳程苏琰逃脱,可能潜逃至梦城或梦城周边地区,务必尽快查清其藏匿地点,并通知上级。目标危险性极大,切勿擅自行动。”
  “首阳……”安槿念着这个奇怪的词。如果这本任务日志真的是外公所写,那么外公似乎还有个隐藏很深的身份。安槿不由地想起外婆程苏琰的日记里提到的“国庆的确不是个普通的农民”,心中暗暗一惊。原来外公和外婆的相识,竟然是因为外公的一次任务。她继续往下翻看。
  “1959年9月4日,发现目标,目标化名苏明霞,出现于梦城市区,准备接近以确认身份。”
  “1961年2月5日,目标身份无法确认。”
  看到这里,安槿先是觉得奇怪,既然是任务日志,怎么会有长达一年半时间的空缺呢?而且发现目标已经过去一年半的时间,怎么可能还无法确定目标的身份呢?凭着女人的直觉,再联系之前看到的外婆程苏琰的日记,安槿很快就明白:在1959年9月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外公应该是在接触任务目标的过程中,逐渐对外婆产生了感情。想到这里,安槿继续往下翻看,果然,从下一段文字开始,任务日志就成了生活日记。
  “1961年3月,晴。老叶他们公然反抗,将所镇五鬼全数释放,灵堂千年来的努力毁于一旦,应已无暇顾及首阳的抓捕。我想,这可能是上天对我的暗示,我决定和苏琰结婚。老叶写信给我,让我明白灵堂长久以来的计划多么无知而可怕。六鬼聚首,灵力重回人类世界,真的是件好事么?读完信,我曾经坚守的信念动摇了。我决定听老叶的话,用此生剩余的时间保护苏琰,保护首阳。”
  看到这里,安槿快要无法呼吸。文中所说的灵堂,显然就是那个叫做“古墓灵堂”的组织。那么,“首阳”是什么意思?“老叶”又是谁呢?安槿一时也没有头绪,只好继续往下看。
  “1961年6月9日,晴。苏琰怀孕了。我知道她会因此担忧,害怕这个孩子将来背负起和她一样的命运,我只能尽力安慰她。”
  “1961年6月13日,晴。老叶给我回信,他们已经决定另立门户,对抗灵堂的余党。他在信中告诉我,六鬼虽然是灵堂收集的目标,却同时也拥有是灵堂最害怕的力量。想要对付灵堂,不能一味将六鬼隐藏,应当让它们传承下去,学会掌握自己的命运,主动站到灵堂的对立面。我明白老叶的意思,他希望我能照顾好苏琰,让这个孩子带着首阳的命运出生,将来成为对抗灵堂的强大力量。可这毕竟是我自己的孩子,我多希望他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对不起,孩子,为了灵媒世界的未来,你必须肩负起这种责任。”

  “1962年4月14日,阴。孩子出生了,是个和苏琰一样漂亮的女孩,苏琰一定要让我给孩子取名,我没苏琰那么有文化,取了‘云巧’二字,苏琰很喜欢。”
  “1962年4月17日,阴。云巧出生第四天,我收到老叶的来信,被释放的二阴主动回到灵堂,并帮助灵堂破坏了老叶他们的新组织,老叶和另外几人逃回梦城。他告诉我时局不利,让我先好好保护首阳,尽力不让它被灵堂的人发现。但他和我都知道,这没那么容易。如果不采取措施,灵堂的人迟早会找来的。”
  “1962年7月7日,晴。我已经觉察到了异样,灵堂的人正在接近我现在的生活,并且早就开始怀疑我的思想变化。我知道再瞒下去已经毫无意义,就向苏琰说出了我的真实身份和接近她的最初目的,她似乎并不吃惊。”
  “1962年9月25日,晴。我接到上级的任务指示,他们给我最后一个机会,让我交出首阳。我把事情告诉给苏琰,我们都知道无法与灵堂的势力抗衡,决心想个办法,将云巧隐藏保护起来。”
  “1962年10月2日,晴。苏琰……”写到这里,后面是混乱而间断的字体,已经无法辨认了。
  看完两本日记,安槿觉得心中一些长久的疑惑被解开,但更多的疑惑又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