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外公郑国庆曾经是古墓灵堂的成员之一,为了帮古墓灵堂集齐所谓的“六鬼”,他寻找并接近了逃到梦城周边地区的“首阳”程苏琰。在和外婆程苏琰接触的过程中,他爱上了自己的任务目标,并且受到古墓灵堂的反叛者“老叶”等人的影响,决心保护心爱的女人。那么问题来了:1962年10月2日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外婆早年离世,连坟墓都只是个象征性的土坡,她究竟去了哪里?如果真的已经去世,她的尸骨又埋在何处呢?
  抛开这些,安槿又想到一些更深入的问题:外公当年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为什么临走前又将这两本日记和其他几件东西扔到井里?井里的水又为何一夜之间干涸了呢?安槿一边想一边走出堂屋,来到那口老井旁边。沧隐见了安槿,像只温顺的猫一样,将井中的水连同自己,化作一条细细的水流,重新回到了百魂戒之中。
  安槿把左手伸进井里,在百魂戒的光亮中,她看见原本还蓄满水的井里,已经彻底干涸。就连最底层的泥土,此刻也成了干巴巴的细沙。安槿突然想起秦盼芳白天说过的话:
  “那井里一丁点水都没有,连井底下的土都成了干巴巴的沙,你说怪不怪?”
  安槿猛地收回左手,用双手揉了揉眼,顿时明白了这口井当年一夜干涸的原因:当时这井水之中,应该就藏着一头沧隐!这么说的话,自己百魂戒中收服的这只沧隐,难道正是当年外公从井中带走的?难怪它见了这口井如此欢快。按照这个思路推断下去,外公日记里提到的那个“老叶”,应该就是前天深夜在溶洞里碰见的叶冲林!
  尽管只是猜测,安槿却越来越激动。如果这个猜测正确的话,难道前天晚上,叶冲林所做的一切,真正目的是让她收服那头沧隐?想到这里,安槿赶紧飞奔回堂屋,把两本笔记来回翻看抖动,希望能发现外公留给她的信件之类的东西,可是一无所获。这时,她注意到和两个笔记本一同放在小木箱中的那本古书,就顺手拿了起来。
  古书封皮是纯蓝的纸张,没有书名或者和作者信息。安槿打开书,惊讶地发现,书中没有一个字,每一页都是纯净的白纸。她翻来覆去地看,却仍旧没能看出端倪。就在完全没了头绪之时,手机突然响起,是安灵打来的。
  “姐姐。”安灵似乎有很重要的事,语气严肃而沉重,说,“你在哪儿?关于金吞和阳鬼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
  第六十章 金吞兽(二)

  正愁心中的疑惑无法解开,听安灵这么一说,安槿决定马上动身回到梦城。但此时已经没有公共汽车,她又不想干等一夜,只好给周嘉实打了电话。周嘉实刚刚忙完生意上的事,接了电话直接往郑村赶来。一上车,安槿闻到一股酒气,又是担心又是心疼地说:“怎么不说你喝了酒,早知道就不让你来了。”
  “没事。”周嘉实酒后说话依然沉稳,说,“什么都比不上你重要。”
  听了这话,安槿原本烦乱的情绪顿时平静了许多。回到梦城,因为怕周嘉实一个人开车回去有危险,安槿就让他一起上了楼。周嘉实似乎喝得不少,一上楼就倒在沙发上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安槿和安灵一起把他扶到安槿卧室的床上。
  安顿好周嘉实,安灵连忙拉安槿到自己的卧室,一进门就来了一句:“姐姐,金吞果真不是什么邪灵,之所以人类和妖类都怕它,是因为一个神秘组织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