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讲完这些,信草肥硕的淡蓝色果实,居然自动合起了伤口,然后不断变小,最后完全消失。信草细弱的根茎也开始回缩,最后完全钻回了瓶中。安灵把瓶里的土倒出,又在土里找到那颗乌黑的信种。原来,这信种是可以重复使用的。
  过了许久,在安灵的抚慰下,安槿总算恢复平静。她把那条“阳鬼之眼”戴在左手手腕上,手链上的六颗乳黄色石头一起发出金色的光芒。安槿顿时感觉到,体内有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在向外涌动,却似乎不肯听从她的指挥。光芒越来越强,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一旁的安灵突然觉得自己体内的灵力和灵体想要挣脱身体,这感觉让她痛苦地倒在地上。安槿见了,想起外公方才的告诫,连忙把手链取下,安灵这才恢复正常,但感觉灵力流失了不少。两人也都因此理解了郑国庆所说“这条手链和金吞一样难以驾驭”的意义。
  到了这里,似乎一切都真相大白,可安槿心中仍有疑问。既然当初父母的死和夏家人无关,为什么夏远城一家要急匆匆地离开梦城,而且至今都杳无音讯?他们是遭遇了什么不测,还是与父母的死有着某种未知的联系?
  但线索已断,况且郑国庆已经说明夏家人和安槿的命运并无关联,安槿也就慢慢淡忘了这些疑虑。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这些疑虑并非多余,不过,那又是几年以后的故事了。
  安槿原本已经说服自己接受周嘉实,接受一段新的感情,却又突然间了解了自己复杂而特殊的身世,因而对这段感情有了新的顾虑。周嘉实是家中独子,如果自己真的和他继续发展,结婚生子是迟早的事。可是,安槿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像姥姥那样,为了爱情生下一个命运不被自己掌控的孩子。

  尽管察觉到了安槿的心理变化,但周嘉实还是像往常一样对她关怀备至。安槿已经对周嘉实有了很深的感情,要割舍也是十分困难。这个夜晚,安槿的心绪异常烦乱。安灵陪她一直聊到深夜,总算让她的情绪有所舒缓。到了后半夜,安灵又给安槿吃了些安神的草药,安槿总算能够入睡。安灵怕她再有情绪波动,陪了她整整一夜。不过安灵毕竟是积攒着千年灵力的狐妖,熬几个夜不休息,身体状况也不会受丝毫影响。
  第二天上午十点的时候,安槿的手机响起,为了让她好好休息,安灵接了电话,电话是肖晴打来的。
  “小槿,这会儿忙么?”
  “我不是小槿,我是小灵。”安灵轻声说,“姐姐她劳累了几日,这会儿还在休息。需要我叫醒她么?”
  此前,安灵和肖晴肖雅虽然接触不多,但因为安槿的关系,倒也对彼此有些了解。得知安槿最近遇到了身世上的变故,肖晴就告诉安灵不要打扰她休息,又说:“小灵,我这里遇上一些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决。”于是把自己遇到的问题简要相告。
  安灵听罢,很快明白了肖晴遇到的问题所在,那的确不是普通人类能够处理的。于是安灵叫醒同样在熟睡的周嘉实,叮嘱他照顾好安槿,自己则立刻赶往肖晴所说的地点去了。

  第六十二章 丈夫的变化

  前面说过,肖晴在陪付子檬值班期间,肖雅又帮她找到一个生意机会,还拿了对方一万块钱的订金。肖晴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所以在陪完付子檬的第二天,就立刻让肖雅带她去见了这次的委托人。
  委托人是个叫辛萌的女人,今年二十九岁,以前做过瑜伽教练,结婚后就辞去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辛萌的丈夫名叫薛瑞丰,今年四十一岁,在梦城似乎做着某项颇具规模的生意,至于究竟是什么生意,肖晴不好深问,辛萌也没有多说。
  早上八点,肖晴和肖雅来到见面地点,位于梦城最繁华商业街上的一家咖啡馆。地方是辛萌挑的,她在约见的电话中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一些信息,让肖晴知道这家咖啡馆其实正是她投资开设的。
  等肖晴和肖雅赶到时,辛萌已经在店里等候了,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男人,但不是她的丈夫。在辛萌的带领下,四个人来到咖啡馆二楼,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辛萌也不问肖晴和肖雅有没有吃饭,就让店员上了四份早餐,而后反锁了二楼入口处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