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事情还不算完。”辛萌接着说,“第四天,他又来了,这次我实在是受不了,就坚持拒绝了他。你们猜怎么着?他竟然跑到卫生间里自己解决了,就像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一样。然后,第五天、第六天……到了昨天晚上,已经是第十一天了,天天都要,我是当妻子的,这些事本来算是我的义务。可是我真的觉得很奇怪,然后就让克鑫帮我调查一下。关于调查的结果,就让克鑫自己跟你们说吧。”辛萌说着,对着二楼角落里叫了一声,“克鑫,你快来,给两位妹妹说说你见到的事。”
  于是,邱克鑫从厕所回到餐桌,说起自己跟踪薛瑞丰那两天见到的情景。
  第一天,接到辛萌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半。辛萌吃过晚饭,担心薛瑞丰晚上回家又做什么古怪的行为,思前想后,就决定让邱克鑫帮她调查一下,看薛瑞丰是不是嗑药了或者别的什么。她和薛瑞丰取得了联系,套出他所在的位置,然后告诉给了邱克鑫。邱克鑫赶到薛瑞丰所在的酒店餐厅里,点了两个菜,一直等到薛瑞丰和其他人吃完饭,又开车悄悄跟着薛瑞丰。可是很奇怪,薛瑞丰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径直回了家。第一天的跟踪就此结束,半夜,辛萌打电话给邱克鑫,说薛瑞丰还是很古怪,希望他第二天能查出薛瑞丰一整天的详细行踪。为了帮辛萌解开心结,邱克鑫直接把车停在了辛萌家附近,在车里睡了一夜。天微微亮的时候,他就醒来,用矿泉水洗了洗脸,盯住薛瑞丰的车库。

  第二天,邱克鑫一直跟着薛瑞丰,开车就开车跟,下车就走路跟,始终没有让薛瑞丰离开自己的视线,直到这天中午。中午,邱克鑫跟着薛瑞丰来到一家饭店的三楼,看见薛瑞丰和几个像是朋友的人握手碰面,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三楼人很少,只有几名服务员站在各个角落。邱克鑫找了个楼梯口附近的位置坐下,那个位置很理想,与薛瑞丰所在的桌子中间有一根柱子阻隔,同时,还能通过墙上的一面镜子看见薛瑞丰的一举一动。
  刚坐下,邱克鑫就接到辛萌的短信,说薛瑞丰打电话说不回家吃饭。邱克鑫就发短信告诉她,自己正跟着薛瑞丰在一家酒店。刚发完短信,邱克鑫一抬头,居然发现薛瑞丰和另外几个男人全都不见了。他赶紧起身寻找,发现连三楼的服务员都全没了踪影。他觉得不太对劲,在三楼找了个遍,连女厕所都翻看了一遍,居然没见到人。可是邱克鑫自己就坐在楼梯口附近,如果三楼的人离开,他不会完全感觉不到啊。况且,发个短信只是十来秒的事,那么短的时间里,三楼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全没影了呢?
  邱克鑫觉得十分蹊跷,就赶紧下到二楼,二楼十分热闹,和三楼完全不像是同一家饭店。邱克鑫连忙拉住一位经过的服务员,问他有没有看见三楼的人下来。那服务员一脸诧异,说不明白邱克鑫的意思,邱克鑫又问了一遍,那服务员只说了一句话,立马让邱克鑫浑身发毛,冷汗直流。

  “那服务员告诉我说,我们饭店一共只有两层啊。”邱克鑫说着,似乎还心有余悸,“我一听就傻了,再回头一看,刚才我跑下来的二楼和三楼间的楼梯位置,竟然是一堵墙!”
  “之后呢?”肖晴赶紧问,“你后来又见到薛先生了么?”
  “见到了。”邱克鑫说,“我当时完全没了主意,就回到车里,一直观察着饭店一楼入口。过了有十来分钟吧,我看见一个很熟悉的人从饭店里出来,我能肯定,那个人就是在饭店三楼跟薛哥一个桌子吃饭的人之一。过了一会儿,又出来一个,再过一会儿,薛哥就出来了。”邱克鑫很肯定地说道,“他们是一个接一个出来的。”
  “克鑫把这些告诉给了我。”辛萌很害怕,双手不停地相互搓揉,“我们都觉得我老公可能是中了什么邪魔外道的东西了,这才想起来找人帮忙。”说着,她又一脸期盼地看着肖晴,问,“妹妹,这里面的事,你知道么?”
  “嗯。”肖晴点点头,并没有问赵清燕,而是十分肯定地回答说,“邱先生遇见的事并不罕见,按照前人的说法,叫做闯鬼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