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等再次醒来,已是在医院,天也亮了起来。安槿坐起身,看见周嘉实坐在一旁,正靠在床沿睡着。安槿轻轻咳嗽一声,周嘉实闻声醒来,见安槿无恙,脸上露出笑容。安槿回想起昨夜的事,李前进既死,周家的虫噬应当失去攻击性,便问道:
  “伯父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过来。”周嘉实情不自禁地握住安槿的手,“放心吧。”
  “啊,那就好——”安槿松了口气,又想起李会兰,“还有……还有……”
  “我见到了奶奶。”周嘉实说,“她虽然长得可怕,却是个慈祥的奶奶。她临走前,还对我说了一些话。”
  “什么话?”安槿问道,周嘉实只是笑,并不作答。安槿又想起那三尾狐妖,“昨晚那狐狸呢?”
  “那狐狸和蛇都死了,它们应该不是普通的野兽吧?”周嘉实握住安槿的手一直不松,“当地的村民把它们都埋到了深山里,它们不会再出来害人了。”
  安槿想起狐妖,想起李前进,不禁感慨万千。这妖虽有妖性,但毕竟不是人类,偶尔有害人之心,无非也是生存所需。倒是总有人类为了私欲,肆意滥杀生灵,甚至残害同类,与妖怪相比,才是真正凶恶。

  安槿下午就离开了医院,晚上,周嘉实邀她共进晚餐。餐上,周嘉实突然握住安槿的手,拿出一枚戒指,想要给她戴上。安槿完全没有料到周嘉实会有这样的行为,一甩手挣脱开,猛然站起身,显得不知所措。
  “周哥,你……”
  “小槿。”周嘉实示意她坐下,“你知道昨晚奶奶对我说了什么吗?”
  安槿不语,已经猜到了周嘉实接下来的话。
  “她说让我娶你。”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有包办婚姻啊?”安槿故作轻松地笑笑,想要化解尴尬气氛。
  “这也是我自己的意愿。”周嘉实又握住安槿的手,“小槿,我很清楚,再也找不到你这么好的女孩了。”
  “不,周哥——”安槿坚决地摇摇头,语气严肃起来,“我是个这样的女人,绝对不会和你这样的——这样的男人结婚。真的,我……”她说到这里,忍不住流下眼泪。她一边擦泪,一边起身想要离开。周嘉实起身拉住她,她甩开周嘉实的手,拼命跑出餐馆。一路狂奔中,她痛恨自己的身世,痛恨当初遇人不淑,痛恨自己步入风尘,甚至痛恨起父母的多管闲事,更是深深地痛恨夏远城一家丑恶的嘴脸。
  她跑进附近商场的超市,想要买包烟,正挑选着,却突然听见一种熟悉的语气。
  “吾收存多年之通宝,汝何言无用?”
  “对不起,小姐,这些古币可能挺值钱,但您真的不能拿它们来结账……”
  安槿迅速跑到附近的收银台,看见一个女人穿着破旧粗布衣服,正和收银员理论。她走近女人,用手转过女人的身体,不由地又惊又喜。那个女人长着李会兰年轻时的脸,那张当年狐妖借给李会兰的脸!她顾不得许多,连自己的账都未结,便拉着那女人迅速跑离了超市,直到住处附近才停下。一路上,女人都顺从地跟着她跑,停下后,她又认真地看着那女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三尾狐妖非但没死,反而终于幻化成了人形,来到这与之格格不入的人类世界。

  (虫噬的故事到此结束)

  第九章 鬼手

  话说那狐妖化作人形,到了人类世界。原来,李会兰见过孙子周嘉实之后,便找到靠仅有的一点灵力苦苦支撑的狐妖,用虫噬的灵力将其救起,又帮狐妖吸取了蛇精体内的灵,之后将自己的灵魂化作灵力,注入到狐妖体内,也算是履行了与狐妖的契约。狐妖因此恢复了三尾,化作人形,却与人类世界格格不入。好在她遇见安槿,安槿给她购置了常用衣物,又教她人类的礼仪与当代语言。而后,狐妖将自己所存的各朝各代的古币交给安槿,安槿托人通通变卖,得到一笔不小的现款。狐妖想要自己闯荡人类世界,便与安槿分了钱,独自离开。
  周嘉实仓促的求婚失败后,依旧与安槿保持联络。周家上下请安槿吃了一顿饭,又买了一套房子作为谢礼。安槿几经推却,最后还是接受,毕竟,她自己也想换个新环境。
  前文曾说到,几日前的一晚,安槿在家中迎来两位客人:肖雅与肖晴。两人惊慌失措地找到安槿,安槿在肖晴脑后的头发里摸到一个东西,一个连李会兰和虫噬都惧怕三分的东西。
  一只枯黄的手。
  确切地说,那并不是一只完整的手,它从肖晴的头发里伸出,目前只露出大概三分之一,也就是五根手指头。这手是何物呢?前文说过,世间妖魔鬼怪种类繁杂,大致可分为三类,但也只是大致而已。还有一些十分神秘,神秘到极少有过记载,甚至完全没有记载只是口头相传的,这么一些魔物,它们或在三类之中,或不属三类之内。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是连灵媒们也不甚了解的魔物,其中较为出名的一个,便是所谓“鬼手”。
  这鬼手之说,最早见于一本叫做《贾生奉召夜谈》的书,此书传为西汉某位太监偷著,一直在坊间流传,因而从未见诸正史。里面记录了贾谊被汉文帝召见,给汉文帝讲述民间奇闻的轶事。贾谊是当时极富盛名的学者,胸怀治世之经,汉文帝时常召见他,不问天下大事,却令他讲述民间异闻。李商隐曾以此事作诗“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用来讽刺时政,此题外话。据说,贾谊当时曾给汉文帝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说是西周末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失去诸侯信任。后来犬戎国真的大举入侵之时,诸侯不来救援,戍守都城的士兵也痛恨幽王昏庸,纷纷溃逃。幽王和太子伯服被杀,只剩下伯服之母褒姒被犬戎人俘获。褒姒是当时天下闻名的美女,犬戎人将她俘获之后,意欲献给国王,正史中关于褒姒的记载便到此为止。按说,褒姒乃西周王后,又身逢亡国之隙,目睹东西周更替,即便被俘,其下落也应有详实记载,为什么到此却断了呢?民间就说,褒姒被俘至犬戎国后,不知是自己有意,还是犬戎人作祟,头发里竟然长出一只枯黄的手。这手就藏在发间,若是撩起头发,便会消失不见,放下头发,便立刻再现。据说,褒姒曾为此剪发,不料头发一夜之间又长了二尺长。犬戎国王先后请了无数的能人异士前来帮忙,却无人懂得这鬼手之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年,那只手终于彻底伸出,在一个夜里紧紧抓住褒姒的脖子,从此,褒姒就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去了何处。
  贾谊讲的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自是无从考证,但可知鬼手之说,民间自古就有,绝非无稽之谈。
  之后的各朝各代,偶尔也会见到关于鬼手的记载。如民间就有传闻,说当年在马嵬坡,杨玉环并非自缢而死,而是被纠缠许久的鬼手拖入另一个世界。清代亦有传言,说是清世祖福临宠爱的董鄂妃,一直体弱多病,官方记载是因感染天花,民间却传说是深受鬼手侵扰。董鄂妃离去,原本就痴迷佛学的顺治皇帝对佛学更加笃信,这才一心想皈依佛门,为不知去向的董鄂妃超度。
  无论这些记载详简与否,亦或真实与否,鬼手之说都始终存于民间,而且一直保持着最原始的神秘色彩。根据郑国庆留下的笔记描述,引魔人对鬼手的认识只有简单三点:一是鬼手只会出现在年轻貌美的女子身上;二是这鬼手存乎虚实之间,任凭火燎水浸、奇术神符,皆奈何不了;这其三便是,自鬼手伸出之日起,短则一年,长则数年,鬼手终究会完全从虚空中伸出,将所依附之人拖离这个世界。
  安槿让肖晴和肖雅住在家中,连着观察了两日,却始终没有头绪。这鬼手毕竟是神秘的魔物,时而能触碰,时而又碰不着,似是幻象,却又实实在在地存在于肖晴发间,确是无从下手。这一日,安槿正一筹莫展,突然想起田峥。田峥精通易理,或许对这鬼手之事能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