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到了“老田请卦”处,安槿正好又碰到上次求卦的那位老妇人。老妇人正对着田峥怒目而视,嘴里振振有词:
  “听了你的话,我和小斌都信心满满,还给局长送了大礼,可到底还是没给小斌机会!小田啊,我看你啊,也就是靠个嘴皮子吃饭,肚子里啥也没有。我再也不会相信这封建迷信了!”
  说完,又气冲冲地走出卦室,瞧了安槿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安槿进入卦室,田峥和周小易正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好在田峥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事,见安槿进来,立刻恢复了笑脸。
  “小槿来啦。”
  “田叔。”安槿问起刚才的事,“这掷钱就是算得不准啊。”
  “没有的事儿。”田峥哈哈大笑,“其实我这一卦是算到了点子上,可这老太太听不明白啊。这升卦的九二爻,是要人们保持自信,不做出格的事,踏踏实实干好工作,自然会得到升迁。可你知道这老太太干嘛了?”他靠近安槿,小声地说,“我听说给人家局长送了一万块钱,结果让拒绝了!最后科长的位置给了另一个老实本分的人。”田峥说着,得意地摇摇头,“我当初怎么告诫她的,别做出格的事!这世道不好,可毕竟也有那正直的人,你不能见谁都是世俗的那一套吧。要我说,这老太太就是自讨苦吃……”
  “行了田叔,知道你厉害。”安槿说着,把手上的几盒补品放在桌子上,“那我这世俗的一套,你收还是不收啊?”
  “这孩子孝敬长辈的,怎么能说世俗。”田峥笑呵呵地请安槿坐下,又问,“这周家的事,我算得可准?”
  “不能说是全准吧。”安槿回答道,“不过要不是您那一卦给我指明方向,结果估计就不一样了。”
  “嘿嘿,我就说吧。”田峥很是得意,正赶上饭点,便要请安槿和周小易一起吃晚饭,安槿欣然同意,只不过最后还是自己抢着结了帐。饭桌上,她向田峥请教起鬼手的事,问得田峥连连摇头,说自己帮不上忙。又劝她不要管这种闲事,毕竟鬼手过于神秘,别再沾惹到自己身上。饭后,安槿缓步走在街上,不知如何是好。田峥的话自然有道理,那些至邪的东西,自古都无人愿意招惹,也正因此,那些东西才越发神秘。可又一想,自己毕竟与肖雅相识一场,若是就此撒手,未免太不仗义。不如只管努力,若是真的毫无办法,也就只能怪那肖晴命薄了。

  回到家,肖雅刚吃过饭,正一脸茫然地和肖晴看着电视。见安槿回来,肖雅忙起身帮她关门,肖晴却显得十分麻木。安槿坐到她身边,看见这个原本美丽的女子目光呆滞。安槿本就心软,见她如此,就想用言语宽慰。肖晴自打来了安槿家中,总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平日里从不说话,安槿只得从肖雅口中了解她的基本情况。
  这肖雅和肖晴的父亲是堂兄弟,也是肖家到了那一代唯一的两个传人。肖晴比肖雅大四岁,两姐妹很小的时候,两位父亲就因为救几个落水的孩子牺牲,这对姐妹因此成了孤儿。可是两位父亲见义勇为的申请过程几经波折,农村的孤儿想进入城市的孤儿院也十分困难。亏得村里有几位善心人,东一家西一家地好歹把两姐妹养到十几岁。肖晴虽然是姐姐,却善良懦弱,总是需要肖雅的保护。肖雅十四岁那年,两人离开家乡来到梦城,带点痞气的肖雅很快跟一群混混熟了,跟着他们混了三年日子,而后到了一家会所做了公主,从此深陷其中。肖晴一边打工一边读书,加上村里人和肖雅偶尔的资助,总算完成学业。凭借自己的努力,她毕业后便成为一名中学教师,虽说至今都没有编制,但也是迟早的事,算是在这偌大的城市里稍微有了着落。
  肖晴当老师的第二年,也就是2005的夏天,肖晴和同学校的一位叫张子悠的男老师确立了恋爱关系。可是到了2006年,大概一个月前,张子悠却莫名其妙地提出了分手。肖晴根本弄不清楚状况,茫然后陷入了无边的悲伤和绝望。据肖雅说,这一个月来,堂姐都像丢了魂似的,班也不上了,饭也不怎么吃,整天对肖雅说“度日如年”“不如死了算了”之类的话。肖雅觉着这是女人失恋后的常态,也就只是安慰。几天前的一晚,她突然接到肖晴的电话,知道了鬼手之事,又想起安槿懂得鬼怪奇术,这才带肖晴前来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