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我刚才说了,好律师未必是好灵媒,你还差得远呢。”肖晴说,“用女人的体毛和香薰的红纸,能够让任何男人瞬间阳泄,这叫做引阳术。在古代,这种法术被很多女子用来防身的,碰巧,我就懂得这种法术。”
  “你们算计我!”梁升平明显乱了阵脚,却还是咄咄逼人,说,“用歪门邪道的方法得来的,算不了证据!”
  “可是,你的犯罪证据,已经残留在了徐娜小姐的内裤上。”肖晴坐到徐娜身边,拿出一样东西,那是一件被撕烂的女式内裤。肖晴把内裤放到徐娜双腿上,徐娜伸出一条腿,把内裤套到膝盖位置。肖晴又说道,“而且梁律师,刚才是谁说的,法庭上可不会相信什么奇门异术,歪门邪道,他们只看证据,而你强暴徐娜小姐这件事,证据确凿。”
  “梁升平,你完了。”徐娜擦擦眼泪,冷冷地说。
  “不,小娜,我错了,我错了!”梁升平一改之前淡定嚣张的态度,跪到地上,祈求道,“小娜,只要你不告发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哼。”徐娜捡起桌上的电视遥控器,一把砸到了梁升平头上,“只要能告发你,我做什么都行。”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肖雅把门打开。门外,是辛萌带着派出所里值班的民警到来。
  不久,梦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公开审理和宣判,法庭最后以性骚扰、强奸罪、情节严重,判处梁升平无期徒刑。在这起轰动梦城的庭审中,徐娜出庭作证,揭露了梁升平不为人知的一面,并呼吁社会关注职场女性的生存状况,她也因此成为梦城法律界第一位通过自身遭遇呼吁完善性骚扰相关法律的女性。之后,徐娜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专门接受职场性骚扰案件,凭着自己的专业强度和广泛的影响力,徐娜事务所也逐渐成为梦城律师界的知名品牌。
  不久,在辛萌的建议和帮助下,肖晴和肖雅投资开了一家小小的甜品店。作为报答,小店开业所需的所有证照,都是徐娜亲自帮两人办好的。开业当天,安槿、周嘉实、田峥师徒都来捧场,周嘉实还带了一些颇有实力的朋友,让他们对小店多加照顾,辛萌也带了许多朋友助阵。在这些人的帮助下,甜品店的生意自然是十分兴隆。

  甜品店开业当晚,周嘉实送安槿回家,路上又说起让安槿考驾照买车的事,安槿也觉着是该学会开车了,便同意让周嘉实帮她找个驾校。到楼下的时候,安槿正要下车,周嘉实却又叫住她,说:“哎,最重要的事差点给忘了。”
  “什么?”安槿又回到车里。
  “明天上午,在市第一儿童福利院有场慈善活动。”周嘉实拉住安槿的手,说,“我得代表家里的企业去出席,到时候会有不少合作伙伴和朋友。我想,你陪我一起去吧。”
  安槿明白,陪周嘉实参加这样的活动,就意味着周嘉实将要正式地把她介绍给圈子里的人和朋友们。尽管还有些顾虑自己的金吞之命,但安槿明白自己已经离不开周嘉实,便问道:“那我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稍微正式一点就行了。”
  “可是我不懂。”安槿抬头看着周嘉实,说,“还是你帮我挑吧。”
  第六十九章 窗后的小女孩

  安槿和周嘉实早早醒来,梳洗完毕,周嘉实给安槿挑好衣服,准备出发时,抚摸着安槿手上的百魂戒说:“我知道这枚戒指可能对你很重要,不过今天上午,就先摘下来吧。”
  安槿顺从地把戒指摘下,周嘉实又打量了安槿一番,说:“不过我觉得你手上还是得戴个饰品。”说着在安槿的饰品盒里翻了翻,居然取出那条金吞之眼,对安槿说,“戴这条手链吧,你在哪儿买的这个?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风格的手链,是什么牌子的?”
  “没什么牌子。”安槿把弄着金吞之眼,说,“这是我姥姥留下的,我上次回姥爷家的时候发现了它,你也觉得很漂亮吧?”
  “嗯。”周嘉实说,“从设计风格上说,有很浓重的古气,但又给人充满活力的感觉,简直和你一模一样,配你是再合适不过了。”
  安槿没有多说什么,顺从地把金吞之眼戴在左手手腕上。这些天来,她经常试着和这件魔器融洽相处,并且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只要心无杂念,把它戴在手上倒也无妨。
  路上,周嘉实和安槿说了一些这次慈善活动的情况。
  周嘉实出生后,周建业将当时拥有的三家商店和商场,同时更名为“嘉实百货”,并将经营模式从原始的分立经营改为了统一管理。如今,梦城已经有了近二十家“嘉实百货”,在梦城零售业占有分量不轻的地位。自从生意越做越大,信佛的周建业就逐渐发起参与了一些慈善活动。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由他本人发起,每年暑期来临之际,在市第一儿童福利院举行的助学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