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这几天,肖晴都静坐着不怎么说话,今晚却突然主动开口,说是下午睡着的时候,恍恍惚惚看到一些景象,也不知道是不是梦。
  据她描述,下午两点的时候,她看着电视,靠在沙发上睡去。不知是几点,朦胧中睁开眼,却看见周围异常的景象:东西还是原来的东西,只是运行速度都快了许多倍。电视的节目一个接一个,肖雅也是瞬间往返于各个地点,声音快到无法分辨,窗外的日夜迅速交替。总之,仿佛一切时间都被上百倍地加速。等她恍惚中醒来,发现一切又安好如初,那感受别提有多诡异了。
  安槿听完正思索着,肖晴突然喊她看电视。电视上,是梦城电视台播放的梦城城市景观,用的是延时摄影的手法。所谓延时摄影,是以较低的帧率拍下图像,然后用较快速度播放画面的摄影技术。目的是为了使景物缓慢变化的过程被压缩到一个较短的时间内,呈现出平时难以观察的景象。这种拍摄方式,常用来记录城市景观、植物行为或者星空变幻。
  “我那个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世界。”肖晴不停地这么说,看样子,这情景似乎足够真实,不然不至于让她如此印象深刻。
  “那你自己呢?”安槿随口问道,“你自己也跟着世界加快了速度么?”
  肖晴似乎不能确定。
  “小槿,今天……今天几号了?”她似乎突然觉得不对劲。
  “6号,8月6号,怎么了?”
  “6……6号……”肖晴听完,眼中满是恐惧和不解,“不是4号么,我下午睡之前还是,还是……4号……”
  8月4号,是两姐妹来到安槿家中的第二天。
  “晴姐,你……确定?”
  肖晴脸色惨白,十分肯定地点点头。“我特意看的,因为4号下午有‘梦见’(梦城电视台一档收视率很高的节目),我特意看了日期的……我……”
  安槿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不由地联想起一些传说,感觉难以置信。
  “可今天的确已经6号了呀,槿姐……”肖雅紧张地问道,“这跟那只……那个……会有什么关系么?”
  安槿完全摸不着头脑。要说起肖晴描述的情景和感受,倒也真有相似的前例。南朝祖冲之所编撰的《述异记》中,就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说是晋朝(也不知东晋西晋)时有个叫王质的樵夫,有天到一座名为石室的山上砍柴,偶遇几个孩子围在一块石头周围,一边下围棋一边唱歌。这王质平日里也是围棋爱好者,就把斧子放下,驻足观看。一个孩童见状,给他一个枣核一样的东西。他吃下去,竟然完全没了饥饿的感觉。不一会儿,孩童对他说该回家了。王质这才想起砍柴之事,起身去拿斧子,斧柄竟然已经完全腐烂。他回到家,发现家乡已经完全变了样。他向村中之人说起自己的事,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上百年。也就是因为这个典故,这石室山后来便被称作“烂柯山”,连围棋这一运动,也有了“烂柯”的别称。
  这样的故事民间还有不少,类似的概念也出现在一些文学作品中,比如《西游记》里那句“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就能视作从原理上对“烂柯”现象的解释。安槿也在外公留下的书籍和笔记中见过一些相似描述,当时只是觉得离奇。可今天听肖晴如此描绘,加之她十分肯定的态度,安槿也不得不相信了这样故事,这与肖晴身上的鬼手又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槿安抚了两姐妹,回到房间,找到一本外公留下的一本,名为《袁天罡志异》。这袁天罡是唐代著名的天文学家,精通星象学、周易与预测学,其著作颇多,最为出名的便是与李淳风同作的那部《推背图》。而《袁天罡志异》因为一些历史原因,未能通过官方渠道传于后世,只是在民间艰难传播,到了郑国庆这里,已是损失了大半内容的残本。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本千古奇书,里面记载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人和事。其中就有这样一个故事:
  说是隋末,两股地方势力交战,一方大败,军师和将军尽皆被俘。敌方将他们禁于两个囚室,逼问军情。二人都是忠义之士,自然不从。敌军便不准两人饮水进食,以此煎熬。那将军不出五日便脱水而死,只是那军师神态自若,竟一连撑了数月而无恙。敌军见他如此,以为神明,遂不敢妄动。后来两军再战,军师得救。原来这军师懂得奇门异术,饲养了一头名为“时饮”的怪物,这时饮以吞吐时间为生,善于操纵与时间相关的一切。这位军师回营后告诉主公,因为有时饮的力量,旁人眼中的数月,于他而言只是一盏茶的功夫,主公与众将听闻,尽皆佩服。
  这个故事,应该是与肖晴的感受最为相似的一个。
  故事中所说的时饮,也是十分神秘的魔物,虽说记载不详不多,可历朝历代的行家们却又都坚信这种魔物的存在。据说这怪物体型庞大,以吞食时间为生,但至于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又如何吞食时间,却从未有过记载。郑国庆曾在笔记中认为:这种怪物或许只是一种幻想,一种为了解释“烂柯”之类事例,无奈之下的一种寄托罢了。
  那么,肖晴的感受究竟该如何解释呢?安槿再次陷入思路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