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陈冰榕很害怕,可旁边就是三号宿舍,她怕吵醒孩子们,影响不好,所以没敢大声喊叫,只是低声对孙长鸣发出警告。但孙长鸣似乎铁了心,一直在撕扯她的衣服,陈冰榕一着急,在地上捡了块石头,砸到了孙长鸣的头上。
  孙长鸣一个踉跄,抱住一棵树站住脚步,竟然恼羞成怒,把陈冰榕按在地上,捡起刚才那块石头就砸了下去。陈冰榕眼睁睁看着他手里的石头向自己头部砸来,一闭眼,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她猛然睁开眼,发现孙长鸣高举着石头,手却像僵硬了一样静止在半空,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阻隔。
  孙长鸣自己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看看陈冰榕,又看看自己的手,突然像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匍匐着向后退着。顺着他的目光,陈冰榕看见二楼的一扇窗子后面,站着一个小小的人影。那扇窗,属于秦紫蓝的单人宿舍。陈冰榕只看了一眼,窗子后的秦紫蓝就连忙从窗前离开了。再看孙长鸣,早就像见了鬼似的跑出老远。
  陈冰榕觉得奇怪,等恢复了平静,就到二楼,轻轻打开秦紫蓝的房门看了看,秦紫蓝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熟睡着。陈冰榕当时还没多想,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第二天一早,她就听说,孙长鸣昨晚死在了体育器材室里,他在工具箱里拿了一把锤子,一锤一锤地敲烂了自己的额头。

  陈冰榕当时就浑身冰凉,立刻又想起在秦紫蓝宿舍的窗子上看见的小身影,又迅速联想起厨师跳楼和小女孩投河的事,直觉告诉她,这三起事件之间一定有着什么联系,而将它们联系起来的,就是秦紫蓝。
  陈冰榕又气又怕,但还是鼓足勇气,找到秦紫蓝,问她知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可是秦紫蓝一脸无辜,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陈冰榕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但从此,她就对这个孩子留了个戒心。
  不过,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院里没有再发生过怪事,大家也就逐渐忘记了三起自杀事件的诡异。半年前,陈冰榕提议,为了让秦紫蓝能够健康成长,应该让她搬回集体宿舍,院里同意了这个提议。
  一散会,陈冰榕就跑着回到三号宿舍,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秦紫蓝。可是刚打开门,她却发现秦紫蓝在十分委屈地哭泣,忙问是怎么回事。秦紫蓝哽咽着,眼里满是恐惧,一边咬着嘴唇一边说:“他要我害你,他要我害你!”说着,头也不回地跑到门外,陈冰榕追出去,一直追着她上了宿舍的天台。她这才发现,秦紫蓝上来的目的,可是为时已晚。秦紫蓝头也不回地冲到天台边缘,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他要我害你……他要我害你……”安灵重复着这句话,一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安槿亦是如此。

  “这就是紫蓝去世的过程。”陈冰榕说着,用手抹了抹眼泪,说,“我不知道这孩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到底是带着怎样的心情选择跳楼呢?可是之后,我不仅没有找到她坠楼的原因,还发现,与她有关的怪事,还在继续发生。”
  陈冰榕说着拿出一把钥匙,一边打开单人宿舍的门,一边回忆起这宿舍里后来发生过的事。
  那是秦紫蓝坠亡后的第二个星期,陈冰榕已经多次到她生前的房间里,想找到她跳楼的原因。那天晚上,她安顿好三号宿舍的孩子们,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准备去那个单人宿舍里寻找线索。可是,刚走到三楼和二楼的楼梯连接处,她就看见一个人从外面进入了三号宿舍,便躲在连接处偷偷观察。那是个男人,他走到二楼,径直向走廊尽头走去。陈冰榕悄悄走下二楼,看见那个男人消失在秦紫蓝的单人宿舍门前。她悄悄走过去,透过门缝,看见宿舍里似乎有手电筒的光亮,还传出窸窣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