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之后的几天里,她一直忐忑不安,可是几天后,法医给出的实践结果却令所有人都难以理解:根据尸体动作和僵硬程度,以及随后的胸腔解剖判断,王汇民是自己掐死了自己,这违背了当今医学的基本常识,即人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不可能使自己窒息而亡。但是,除此之外却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于是,人们再次把怪事归咎到秦紫蓝身上,认为秦紫蓝死后仍然在作怪。也是病急乱投医,院里不知从哪儿请来一位“高人”,高人只看了一眼,说有股十分邪恶的力量盘踞在这间单人宿舍,不是一般人可以解决的。他用自己祖传的符法将门封住,说是已经尽力。可是就在贴上封条的第二天,陈冰榕就发现,那两张据说是带有灵力的封条,已经从门缝位置断开了。可是王汇民死后,整个福利院就只有她自己能打开这扇门,她也从此对这个房间产生了极度恐惧,再也没踏进去半步。好在随后的半年里风平浪静,这个房间成为院里的禁地,除了陈冰榕之外,再也没有人敢靠近。
  讲完这些,陈冰榕已经把锁打开打开,把钥匙拔了出来。门开了一条细缝,陈冰榕却挡在门前,对安槿和安灵说:“两位,我不是故意吓你们,这个房间真的很邪门,你们想好,真的要进去么?出了什么事的话,已经不在我的责任能力之内了。”

  安槿和安灵虽然觉得这个房间里的故事很奇怪,却也并不害怕。两人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陈冰榕在门前犹豫再三,最后也跟了进去。
  房间里收拾得很整齐,不过因为久无人居,到处都落满了灰。作为福利院的宿舍来说,房间已经非常宽敞,足有十五六平米,房间内的布置,也能看出是费了心思的。一张可爱的木制单人床,淡蓝色的床单,粉色的枕头和被褥。床头是一个精致的小柜子,柜子旁边是一个乳白色的低矮衣架。离床不远,有一张小桌子,上面还放着几盒彩笔。看见彩笔,安槿和安灵才注意到,桌子背后的墙上贴着许多画,应该都是出自秦紫蓝之手。贴着画的墙壁对面,是房间唯一的窗户。安槿走到窗边,可以肯定,这就是她午饭前看见秦紫蓝招手的地方。
  “姐姐。”安灵轻声叫了一句,看见陈冰榕,赶紧又改口说,“槿姐,你来看看这些画。”

  安槿离开窗户走到内墙边,观察墙上的七八幅画。这些画的颜色很丰富,可以看出秦紫蓝对颜色运用很有自己的想法。第一幅画上,是一个小女孩和一个成年女性拥抱的画面,背景是一座楼房,成年女人头顶写着两个字,妈妈。第二幅画,是一条蓝色的项链,秦紫蓝用线条表示项链闪着光芒。第三幅画,是一只蓝色的孔雀,孔雀开着屏,可是屏上并不是彩色的斑点和花纹,而像是萦绕着雾气。更奇怪的是,孔雀的头部没有眼也没有鸟喙,而是一团模糊的蓝色,好像是故意涂抹成这样的。第四幅画,是小女孩戴着项链,脸上却一副悲伤的表情。剩下的几幅画,都是孩子和大人们玩耍做游戏的场景。
  看着这些画,安槿稍稍往后退了几步,突然觉得,这些画连在一起,似乎是在讲述一个故事。但是,这个故事并不完整。看着几幅画并不规律的贴法,以及这些画之间空缺处的痕迹,安槿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并用眼神示意给安灵看。安灵也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问站在一旁的陈冰榕说:“陈老师,这些画,是不是少了几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