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可是,秦紫蓝的母亲在秦紫蓝来到孤儿院之前已经死了,怎么会和孤儿院里的人有关系呢?安槿想不通,把画从新看了一遍,又发现了画中的玄机。在男人杀死女人的两幅画里,里面的女人是秦紫蓝的母亲,这点毋庸置疑。
  可是在那副拥抱的画里,和小女孩拥抱的女人,虽然头顶写着妈妈两个字,却好像和死去的女人不是同一个人。孩子对大人的印象应该是简单而固定的,可是死去的女人和拥抱孩子的女人,从穿着到发型,都完全没有一致的地方,这样的话,就只有一种解释。
  那并不是同一个女人。
  “这好像不是同一个人。”安槿把两幅画指给安灵和陈冰榕看,一面说出自己的看法。
  “的确不是。”陈冰榕同意她的说法。
  “这就奇怪了。”安灵想了想,指着男人杀死女人的画,说,“这一幅,一定是紫蓝看见我哥杀死我嫂子时的情景,里面的女人肯定是我嫂子。”又指着女人和小女孩拥抱的画,说,“可这一幅里,紫蓝为什么要在这个女人身边写上妈妈两个字呢?”
  “只有一种解释说得通。”安槿打量了一眼陈冰榕,对她说,“陈老师,这个身边写有妈妈两个字的女人,就是你。”

  陈冰榕瞪大了眼睛,一时不敢相信。可是等她按照安槿的意思再去看那幅画,就立刻发现安槿是正确的。因为画中作为背景的那座建筑上,两个人的背后,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三”字,陈冰榕再观察了一眼那座建筑,几乎本能地意识到,那正是福利院的三号宿舍楼。再看抱住小女孩的女人,无论从长相、穿着还是发型来看,应该都是陈冰榕本人。
  “可,可是……”她发现了这一点,因而更觉得奇怪,“紫蓝为什么要在我身边写上妈妈两个字呢?”
  “很简单。”安灵已经有些感动,说,“因为在她心里,你就是她的妈妈。”
  刚听到这话,陈冰榕就捂住嘴哭了起来。在和秦紫蓝相处的两年多时间里,虽然她也一度怀疑这个小女孩不正常,但一直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呵护她的。陈冰榕回想起秦紫蓝在世时看她的眼神,这才明显感觉到,那正是孩子看自己母亲的眼神啊。陈冰榕蹲在地上出声地哭着,安槿也湿润了眼睛。
  “傻孩子。”陈冰榕努力克制住情绪,擦干眼泪,抚摸着那幅拥抱的画,说着,“你这傻孩子,我也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女儿来看待的。整个三号楼的孩子,都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你跟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这样的话,后面的画也就解释的通了。”安槿拍拍陈冰榕的肩膀,指着那幅人最多的做游戏的画面,说,“你看,在这幅画里,有四个人都不怀好意地看着你。”她说着把那四个人指给陈冰榕看,陈冰榕点点头,安槿又说道,“而这四个人,就是后来诡异自杀的那四个。”
  陈冰榕一时愣住,看着那幅画描述的场景,又看看后面几幅自杀的场景,很快明白了安槿的意思。她脑海中又出现秦紫蓝坠楼前的画面,秦紫蓝哭着说“他要我害你!他要我害你!”,陈冰榕心中已经有了合理的解释,却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不会,不会……”她支支吾吾地说着。
  “陈老师。”安槿分析说,“这些画讲述的故事,就是说紫蓝把你当成了妈妈,有人对你心怀不轨,那些人就死了。”
  “不会的,不会是紫蓝,她那么小,怎么会杀人呢?”陈冰榕抓着头发,狠狠地摇头。
  “不是她做的。”安槿指着墙上那只蓝色的孔雀,说,“是‘他’做的,就是‘他要我害你’的那个‘他’做的。”她说着又仔细观察那只蓝色孔雀,总觉得自己在哪儿看见过相似的东西,却仍是没有头绪,于是说道,“虽然我不认识这只孔雀,但它似乎不是一般的动物,而是一只带有灵性的怪物。紫蓝的一切诡异行为,可能都是这只蓝色孔雀导致的。只要弄清楚这只蓝色孔雀究竟是何方神圣,那么发生在紫蓝身上的一切怪事,就一定能有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