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陈冰榕不可思议地看着安槿,问:“安女士,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是个灵媒。”安槿毫不掩饰,指着房间的窗户说,“今天中午,我看见这扇窗子开着,一个小女孩向我挥手,告诉我她叫秦紫蓝。我后来听说她半年前去世了,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很多故事。请原谅我陈老师,我们骗了冯院长,也骗了你。”
  “我也不是紫蓝的姑姑。”安灵也坦诚地说,“我只是听姐姐说了福利院里的怪事,来跟她一起查清究竟。陈老师,你也希望能查清楚紫蓝身上发生诸多怪事的原因吧?”
  陈冰榕使劲点头,说:“我早就该明白,平常人听了院里的故事,绝对不可能淡然地走进这个房间的。你们如果能查清楚这一切的真相,我也算对得起为了救我而死的紫蓝了。”说着竟然跪在地上,“求求你们,我看得出你们有真本事,不像上次来封门的什么‘高人’。你们一定要查清楚紫蓝身上发生的事,我不想让这孩子死得不明不白!”
  安槿连忙把她扶起来,又说:“封门的高人,用的方法倒是不错,但他低估了这个房间里藏匿的力量。陈老师,小灵,你们到门外等我,我要用我的方法做个检查。”
  安灵拉着陈冰榕走到门外,合上门,只留一条缝隙观察室内的情况。安槿在屋子里走了一圈,点上一支烟,抽了几口,却没发现秦紫蓝的灵魂或是灵体,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强烈的灵力来源。她把烟叼在嘴里,从包里取出金吞之眼,戴在左手手腕之上。
  一瞬间,她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力量的触碰,手腕上的金吞之眼似乎和她有着相似的感觉,六颗乳黄色石头发出耀眼的光亮。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安槿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那只蓝色孔雀的来头。想到这些,她用手捂住金吞之眼,又把烟熄灭,让门外的两人进来。
  “姐姐,发现什么了么?”安灵问。
  “连我的眼睛都能骗过,绝对不是寻常的东西。”安槿想了想,问陈冰榕道,“陈老师,紫蓝画的这条蓝色项链,你见过么?”
  “一开始,紫蓝都是戴在身上的。”陈冰榕回答说,“我平时也不怎么注意。紫蓝去世之后,整理遗物时,我也没有见到那条项链,还以为是有人在王汇民动手之前就已经把它偷走了呢。”
  “能不能给我描述一下这条项链的样子?”安槿又问。
  “很漂亮,真的很漂亮。”陈冰榕努力回想着说,“不过我也只看过几眼,记不太清楚了,只有一点,我印象很深,那条项链偶尔会闪光,是很明亮很漂亮那种。更多的,我也记不得了。”

  “嗯。”安槿点点头,回头又看了一眼墙上的画,说,“看起来,这条项链以前属于紫蓝的亲生母亲。”又转身对安灵说,“小灵,看来咱们有必要去一趟四院了。”
  “没那么简单。”陈冰榕说,“四院管理很严格,你们就这么空着手去,根本见不到特护病区的病人。”
  “还要带礼物?”安灵对人类世界的办事程序还不是很了解,如此问道。
  “需要什么证明?还是介绍信之类的?”安槿拽了拽安灵的手,问陈冰榕。
  陈冰榕低头考虑许久,像是下定了决心,说:“如果真的有必要去见紫蓝的父亲,我倒是有个办法。紫蓝去世后,按照人情和程序,是应该告知她父亲的。不过她父亲情况特殊,加上紫蓝死得太怪,这件事就一直拖着,院长也一直没有再提。如果能让院长开一封介绍信,再盖上福利院的公章,应该就能见到紫蓝的父亲了。安女士,院长对周总很敬重,如果由你去跟院长提这件事,我想他不会不答应的。而且——”她又对安灵说,“你依然作为紫蓝失散多年的姑姑,这样于情于理,院长都会开这封信的。”
  于是,安槿和安灵按照陈冰榕的计划,再次来到福利院院长办公室。冯源好像早有准备,一见面就问安灵:“秦女士,见到紫蓝的住处了吧?”
  安灵点点头,还拿出那副画着蓝色孔雀的图画,那是安槿特意请求陈冰榕之后带走的。安灵说:“我还拿了一件紫蓝的画,想先留个念想。等见完我哥哥,在说其他遗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