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啊,不,不。”汤杰超一直盯着秦书齐的脚,问道,“对了,秦老师,我怎么没看见邓院长呢?”
  “哦,5002啊,在那儿呢。”秦书齐指着不远处一棵树,那棵树后,有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浑身赤裸地坐在地上,嘴里嚼着一朵兰花。秦书齐又对汤杰超说道,“汤院长,要不你也来吧?”
  “不了不了。”汤杰超说着,用询问的目光看了安槿一眼,安槿对他用力地点点头。汤杰超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下定决心,慢慢走出了院子。
  大门关上后,秦书齐把身体贴到面前厚实的有机玻璃上,身体居然缓缓与玻璃融合,最后完全从玻璃后面穿出,站到了安槿面前。一瞬间,满眼翠绿的草地,地上生活着的小动物和花草,全都消失不见。安槿环顾一周,只看见就未打扫的水泥地面,以及荒凉大院中央落满灰尘的玻璃房。
  “你们是什么人?”秦书齐谨慎地问道,“是灵堂的人?还是叶派的人?”
  安槿很清楚,他所说的叶派,就是跟随叶冲林脱离古墓灵堂的一派。他的话也让安槿明白,他和古墓灵堂的关系密切,说不定就是古墓灵堂的成员之一。她进而联想起秦紫蓝母亲的死,想起那条蓝色项链,想起秦紫蓝和那只蓝色孔雀,想起自己对蓝色孔雀的猜测。再看秦书齐戒备而充满期盼的脸,安槿又明白了许多。

  “先说说你的立场。”安槿说着,抬起左手。
  “金吞之眼?”秦书齐摇摇头,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安槿集中注意力,感受并引导身体中暗藏的灵力,金吞之眼很快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一些金色的厚重灵力,从上方被吸入金吞之眼的六颗石头里,安槿抬头才看见,整个院子被一层金色的灵力包围着,应该是院方请了行家,将院子封锁的缘故。想到这里,她赶紧用右手捂住手链,同时压抑体内的力量。紧接着,空中的金色缓缓消失,不过那股灵力依旧牢牢包裹着整个五区。
  “你们是灵堂派来救我的?”秦书齐一阵欣喜,说,“灵堂没忘了我,灵堂没忘了我?”
  “灵堂没忘了你。”安槿顺水推舟,说,“先说说你这几年的经历。”
  “不,你们不是灵堂的人。”秦书齐眯着眼睛,十分警觉,“金吞历来都是灵堂的敌人,你们是叶派的!”他说着,又摇摇头,“不,不对,叶派早就不复存在了。你们是谁?你们是谁?你们是来杀我的?你们……”他说着捂住脑袋,一屁股坐到地上。安槿和安灵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个秦书齐的精神的确不太正常。

  “别管我们是谁。”安槿说,“你知道我身上藏着金吞就行,我有能力救你出去,但你必须跟我们配合,先回答我的问题。”
  “不。”秦书齐猛然起身,用力挤进玻璃房内,隔着玻璃疯疯癫癫地说,“不,我不出去!灵堂不会放过我的!叶冲林也不会放过我!你也不会放过我!雀凝不会放过我!”
  “雀凝?”安槿问,“谁是雀凝?”
  “雀凝石,雀凝石!”秦书齐趴在玻璃墙内部,惊恐地指着安槿手中的画,说,“雀凝,雀凝!紫蓝,紫蓝!我的紫蓝!你为什么要戴那条项链,你为什么!”
  “秦书齐。”安槿凑到玻璃墙跟前,轻声说,“有我在,你用不着害怕,你看,我是金吞,我是金吞啊。不管谁要害你,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都会保护你的。相信我,我会保护你,我也有这个能力。”
  “你会保护我……”秦书齐跪在玻璃房里,气喘吁吁,低头片刻,流下眼泪,一面说着,“静婷,紫蓝,你们都在哪儿……为什么要戴雀凝石。”说着,他又突然收住眼泪,露出严肃的面容,问安槿,“只要你能保护我,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只要是我知道的!”
  “那你先告诉我。”安槿害怕刺激到秦书齐,所以用很柔和的声音问,“什么是雀凝,什么是雀凝石。”
  秦书齐颤抖着手,示意安槿把那副蓝色孔雀的画打开,安槿打开后,他又舔了舔嘴唇,指着那只蓝色孔雀,说:
  “这就是雀凝,首阴雀凝,死亡的象征,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