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七十三章 雀凝

  听了秦书齐的话,安槿把那幅画放到自己面前,看着那只蓝色孔雀,这才想起自己究竟在哪儿见过这只怪物。
  收服沧隐后,在溶洞通往密室的阶梯两侧,刻画着六只元鬼的形象,其中之一,就是这只面部模糊,浑身被寒气缭绕的孔雀。
  “雀凝。”秦书齐似乎终于平静下来,而且对安槿产生了信任,或者说对金吞产生了信任,“哎——”他叹了口气,说,“五十年了,从我爷爷起,我们祖孙三代都是灵堂的要员,奉命追查雀凝的下落,直到几年前才有了结果。”
  原来,秦书齐的爷爷秦江源原本是古墓灵堂的普通一员,上世纪六十年代“灵堂分裂”之后,他就一跃成为寻找首阴雀凝的总负责人,他死后,儿子秦国朝继承了他的位置,而秦国朝后来也在找寻雀凝的过程中死去,古墓灵堂便又让秦书齐肩负起找寻雀凝的使命。在祖父和父亲两代努力的基础上,秦书齐终于抓住明显的线索,最终在三年前得到了雀凝石。
  前文说过,除了二阴鼠岁和首阳金吞之外,其他四只元鬼的传承都不是固定的。作为三阴鬼中最强大的一只,雀凝自然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机制。秦书齐坐在玻璃墙内,慢条斯理地把自己所知讲述给安槿和安灵。因为没有固定的继承者,所以大多数的时间里,雀凝和雀凝石都是一体的,这个雀凝石并非古墓灵堂所创造的魔器,而是一万年前伴随雀凝一起诞生的,只不过后来被古墓灵堂得到,又被加工到一条叫做“雀凝之灵”的项链里罢了。
  三年多以前,秦书齐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山村中,找到了这条“雀凝之灵”,并先把它带回了梦城。因为当时还不清楚雀凝的传承机制,所以他和妻子张静婷都没有意识到这条项链的危险性。在一次为妻子庆祝生日的时候,秦书齐一时兴起,把雀凝之灵戴到了妻子脖子上。之后,妻子身边的人一个个神秘死去,他觉得不对劲,很快就怀疑到那条雀凝之灵身上,便向古墓灵堂的前辈求教雀凝的相关知识与禁忌,然后才明白自己闯了大祸。
  原来,雀凝作为首阴,与首阳金吞的传承方式截然相反。金吞之所以能在母女间世代传承,是因为它总能让母亲牺牲自己,保护继承金吞的女儿。而雀凝大多数时间栖身于雀凝石里,一旦有人戴上雀凝之灵,它就会闯入这个人的体内,视他为自己的主人。它会不断挑拨主人心中的仇恨,最后用灵力除掉主人痛恨的人。但作为条件,在主人的恨意消失后,它会取走相应数量的主人深爱之人的生命。
  所以三年前,张静婷戴上雀凝之灵后,她平日里痛恨或讨厌的人一一死去,恨意逐渐平息,雀凝开始夺走她所爱之人的生命。先是她的母亲,然后是父亲,等到秦书齐察觉到,女儿将是下个目标时,为了保护女儿,他就当着女儿的面杀死了妻子,这也就是秦紫蓝在画中描绘的那一幕。
  秦书齐在女儿和妻子中间选择了女儿,杀死妻子后,他疯疯癫癫地跑去门外,好不容易冷静后回到家,却看见秦紫蓝把雀凝之灵戴在了身上!当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一头倒在了地上。之后,他就彻底乱了神智,眼前看到的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一片诡异的荒凉,他经常看见妻子和女儿躲在某个地方后面,可是等赶过去,人又消失不见。很快,他被鉴定为刑事责任能力完全丧失者,因此被送到四院进行治疗。
  最初,他被安排在三区,可是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而且懂得灵力,危险性很强,后来便被转移到了四区。但四区也容不下他,于是院方特意为他修建了特护区,他从此孤单地住在特护区里,一住就是三年多。期间,他想过逃跑,也尝试了几次。后来,为了防止他再度逃跑,院方请了梦城一位有名的佛家法师,用灵力将五区完全封住,彻底断了秦书齐逃走的念想。
  从此,秦书齐开始努力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虽然女儿和妻子的影子仍然不时出现在身边,但他渐渐地已经能够分清虚幻和现实。
  听完这些,安槿和安灵都是不住地点头。福利院里发生的一切,都因此有了合理的解释。秦紫蓝得到陈冰榕的悉心照顾,把她当成自己的妈妈,而后为了保护妈妈,在雀凝的挑拨下生起恨意,运用雀凝的灵力杀死了对陈冰榕有威胁的人。再接着,她知道雀凝要开始夺走她所爱之人的生命,为了不让自己深爱的妈妈陈冰榕受到伤害,她,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居然选择牺牲了自己。想到这里,安槿心中又是感动又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