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陈冰榕整个身体都伏在镜面上,哭着点点头,等安灵想要阻止她,已经来不及了。镜子里的秦紫蓝得知自己已经死去,身体变得越来越虚无,很快就从镜子里彻底消失了。等陈冰榕发现镜子里没了声音,只看见镜子又恢复成普通的样子,映着她自己的镜像。
  “这么单纯的小灵魂,死后依然留在人类世界里,一定是因为有十分强烈的未了心愿。”安灵把安槿放好休息,走到陈冰榕身边,捡起地上的雀凝之灵,说,“她一定是害怕雀凝伤害你,才凭着这个信念留下来保护你,但是,雀凝也因此才能继续依附在她的灵魂中。她躲在镜子里的这段时间,一定很害怕你再进入这个房间,拉开镜子上的蓝布把。所以她才向我姐姐暗示,吸引我们来到这个房间,为的是彻底解决这一切。”
  “是我害了她……”陈冰榕低下头,“我不该告诉她她已经死了……”
  “不。”安灵把双手放在陈冰榕肩膀上,说,“这对她来说是个解脱,一个小女孩,在死后依然孤独地生活在阴暗冷清的房间里,这才是遭罪呢。而且这一切原本都与你无关,如果不是你用无微不至的照顾温暖了她的心,她可能就会任凭心中的雀凝夺走你和更多人的生命。陈老师,是你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更多人的生命。”
  陈冰榕看着房间里,她曾经为秦紫蓝精心布置的一切,仿佛还能看见那个小女孩四处走动的身影。

  这件事悄无声息地结束了,除了安槿、安灵和陈冰榕,没有任何人知道。秦紫蓝的单人宿舍依然贴着封条,福利院的人们也依然不敢接近,与秦紫蓝有关的故事也依然在悄悄流传。但是,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在安灵的帮助下,安槿很快恢复了精力。两人离开福利院,直接回到了安灵宝鉴,把雀凝之灵存进了店铺仓库中最安全的一个保险柜里。韩静茫一直在前厅忙碌,并没有看见仓库里发生的一切。安槿和安灵把保险柜锁好,又用一些物件做了掩饰,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韩静茫走到仓库门口,敲了敲门。
  “静茫啊。”安灵说了句,“你先收拾收拾,我们弄好了就走。”
  “灵姐,不是催你们走。”韩静茫在门外说道,“来客人了。”
  安槿和安灵都觉得奇怪,要知道鉴宝这种活,白天做要比晚上做好得多。通常情况下,天色全黑之后,是极少有人前来的,来的也是不太懂门道的人。这么晚前来,那么来者不是门外汉,就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由。安槿和安灵很快收拾好仓库,到了前厅,看见八九个人,有老有少,像是拖家带口。人群最前面,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老人,坐在店里的藤椅上。两位老人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眼睛干涸无力,应该足有八九十岁高龄了。安槿和安灵还以为两人是双胞胎,却看见人群里一个中年男人问:“请问哪位是安灵师傅?”
  “我就是。”安灵走上去问,“各位大半夜兴师动众的,这是怎么了?”
  中年男人定了定神,在身后众人急切的注视下,指着藤椅上的两位老人,说了句让安灵万分意外的话:
  “安老师,都说你是古玩城里鉴宝最有门道的,快帮我们看看,哪个才是我真正的父亲吧!”

  第七十五章 两个父亲

  听完中年男人的话,安灵瞧了瞧两位老人,从外观上看,还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便问道:“你是说,两位老人中有一位是你父亲?他们……是双胞胎么?”
  “不是。”人群中一个中年女人说,“我父亲有三个妹妹,可就是没有兄弟。”
  “你们确定——”安灵看见这阵势,一时无语,哭笑不得地说,“不是来跟我开玩笑的么?”
  “当然不是,我们没那么无聊。”之前的中年男人这才上前和安灵握了握手,介绍说,“我叫李为信,我父亲叫李卫国。我父亲是真的突然之间变成了两个,还请安老师帮忙鉴定一下,哪个才是真的。”
  “我叫李梅兰。”中年女人似乎是不甘示弱,连忙也上前和安灵握手,说,“我母亲去世得早,父亲把我们拉扯大,一辈子挺不容易,到了晚年竟然有人冒充,这太过分了!安老师,你一定得帮我们看看,到底哪个是真的。”
  “那你们二位——”安灵指着李为信和李梅兰,问,“你们是?”
  “他是我兄弟,我是他姐。”李梅兰抢先回答说。
  安灵点点头,很显然,姐弟俩关系不算好。安灵仔细观察了两位老人,却看不出差别。两位老人似乎都有点迷糊,看着对面坐着的一模一样的自己,并不显得吃惊和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