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爸,为信刚才来接你了?”李梅兰当时这样问道。
  “来了,来了。”李卫国已经有些糊涂,当时如此回答说,“接走了,接走了。”
  李梅兰以为父亲是胡言乱语,也就没再管这件事。可是很快,她又接到李为信的一条短信,说已经把父亲接回家里,刚安顿好,请姐姐放心。李梅兰自然觉得奇怪,就给李为信打了电话,说咱爸还在我家呢,你小子在短信里说什么胡话。听了这话,电话那头的李为信也觉得奇怪,说我明明把咱爸接到我这儿来了,你说的才是胡话吧?两人自然都信不过对方,又不愿意带父亲到对方家中,正好到了晚饭时间,两家人一商量,就说干脆去饭店见面,看看谁在撒谎。到了饭店,刚一见面,两家人就彻底傻眼了,两个李卫国,一模一样。
  一开始,李梅兰和李为信都认定对方找了老头冒充父亲,可是经过和两位老人的对话,他们却越来越觉得两位老人都不像是冒充的。僵持许久,他们报了警,请求警方帮他们分辨两位老人的身份。经过指纹和血液分析等诸多检验对比,警方于今晚十点把结论告知了双方家庭,说两位老人的生理特征与指标完全一致。这下,两家人都坐不住了,觉得事情实在古怪,就四处打听,很快从古玩城的朋友那里听说安灵不是寻常人,这才带了两位父亲前来求教。

  听了这些,安槿不免想起一个故事,故事出自《民坊杂谈》。
  说是北宋初年,某地的县令审判过一起夺婴案。升堂后,大堂之上,是两对年轻夫妻和一个婴儿,两对夫妻都说婴儿是自己所生,争执不下,这才来求县老爷明断。当时,北宋刚刚统一全国,许多政策法规都还未入正轨,所以像怀孕和接生这样的事,是没有任何记录可查的。不过县令也不是碌碌之辈,四处查证,又分别审问两对夫妻和一并证人,很快就做出公断,把婴儿判给了其中一对夫妻。本以为另一对败诉的夫妻会哭天喊地,却没想到他们居然淡定地接受了这个结果,灰溜溜地离开了。县令和众人见状,都觉得此案断得公正,那对夫妻做贼心虚,便是最好的旁证。
  可是,县令很快就听说了一件怪事。说是败诉的那对夫妻,不知从哪儿又抱来一个婴儿。审案时,那女人并未有妊娠的迹象,所以孩子定然不是二人所生。县令觉得蹊跷,但没有证据不能贸然叫人来询问,何况,方圆百里之内,都未接到婴儿失窃的报案。县令想,大概是这对夫妻从哪儿领养的孩子吧,既然是自愿之事,也无需深究。

  一晃几年过去,有一天,县令正在街上行走,听见一群孩子在唱童谣,唱的是:陈家娃,赵家子,站一起,照镜子。这童谣如此奇怪,县令就停下问,你们唱的是什么意思啊?几个孩子就说,陈家的孩子和赵家的孩子,不光年龄一样,长得还一模一样呢。当时,两个孩子就在玩耍的几个孩童当中。县令一看,诶,还真是一模一样。这明明像是孪生兄弟,怎么会姓着不同的姓呢?县令也只是好奇,回去一细想,不对,当年夺婴案的两个当事男人,好像就是一个姓陈一个姓赵啊!
  县令越想越不对,就把两家人叫到县衙问话。两家人早就知道彼此的事,却一直没有声张。姓赵的一家,就是当年夺婴案获胜一方,姓陈的一家自然就是败诉的,也就是当年莫名其妙有了孩子的那对夫妇。经过仵作验血判断,两个孩子应该都是赵家的骨肉,可是赵家人却说,他们当年肯定是只生了一个孩子。
  事情到了这一步,县令觉得其中定有隐情,决定深入追查。就在开始调查的当晚,陈家两口又找到县令,跪下说明了事情的原因。原来,陈氏夫妻一心求子,奈何一直没有结果,两人求医无用,干脆就去附近山上求教一位道士。道士也是可怜两人,就教了他们一个法子,让他们找个刚出生的婴儿,抱到家中一日,然后如此如此,再将婴儿归还。等再回到家中,就会有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如果成功,二人就要尽快离开本地去别处谋生,万不可多留。二人起初不信,但还是抱着试试的态度照做,这才有了当年的夺婴案。两人之所以在败诉后不哭不闹,淡然离去,是因为,家中果真如那道士所言,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