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这次会面让安槿想起父母,十分难受。这世间的苦痛实在难以预料,有女儿失去双亲的,也有双亲失去女儿的,都是一样的悲痛。从李芸馨父母的表述来看,李芸馨的失踪应该是鬼手作祟。这从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安槿此前的猜测:李芸馨的失踪的确与某种魔物有关,从她床上的头发,基本可以确定这魔物就是鬼手。如此一来,这鬼手的出现,又是否会和那个叫张子悠的男人有关呢?为了更加确定这一猜测,安槿到肖晴的学校要来另一名被张子悠抛弃的女老师郭沫香的资料,并很快找到了郭沫香的家人。
  和安槿见面的是郭沫香的弟弟,名叫郭沫林,如今刚满二十岁,在一家汽修厂工作。他和姐姐虽生在农村,却是富裕家庭。父母如今在老家经营一家饭馆,生意很是不错。只是自从郭沫香出事后,全家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郭沫林告诉安槿,姐姐郭沫香已经失踪了三个月。原来,郭沫香高中毕业,考上梦城师范大学,毕业后留在梦城成为一名老师。两年来,她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甚至过年都不回家,只是偶尔和父母弟弟通过电话进行简单的联系。郭沫香从小独立要强,所以这样的做法家人也并不在意。只是后来父母突然联系不上女儿,就让郭沫林到姐姐的住处看看。郭沫林找到姐姐住处,才知姐姐已经搬走多时。郭沫林又赶到姐姐的学校,得知姐姐失恋后不久就辞了工作,至今仍无音讯。他把这些消息告诉父母,一家人这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为时已晚。
  这还不算,郭沫林介绍完基本情况,知道了安槿的身份和真实来意后,又悄悄向她说起另一件怪事。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他因为姐姐失踪,留在家乡陪伴父母。有天夜里,他突然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沫林,沫林……”声音苍老而沙哑,又带着一股子哀怨。郭沫林打开窗子,循声看去,只见窗外一个模糊的黑影正在地上缓缓挪动。他顿时想起一些鬼怪的说法,吓得关上窗子,捂住耳朵,可那声音还是不绝于耳。也不知过了多久,窗外总算没了动静,可郭沫林也一直没敢再开窗。第二天,人们在郭家附近发现一个老妇人的尸体。村里人议论纷纷,说这老妇人像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徒步走过附近的十几个村庄,最后停在了郭沫林所在的马郭寨。人们还说,这老妇人似乎有些疯癫,一路上都哭哭啼啼,等来到马郭寨,已经基本没了人样。
  郭沫林听着,十分好奇。他想起昨晚的事,莫不是这老妇人在叫他?这老妇人怎么会认识他呢?他就壮着胆子走近老妇人的尸体,拿根棍子拨动她的脑袋,朝她脸上一看。这一看不打紧,直把郭沫林吓得头皮发麻,两腿瘫软。那老妇人虽说已经满脸皱纹,可郭沫林的第一反应却是:她就是他那失踪数月的姐姐!
  郭沫林把自己的猜测告诉父母,父母亲自看了老妇人的长相,也觉得十分诡异。只是很快就有人认领了老妇人的尸首,郭沫林的父母这才松了口气,但郭沫林却始终无法释怀。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觉得她就是我姐。”郭沫林说到这儿,既难过,又带着骨子里的恐惧,“安姐,我知道我姐肯定是遇上了什么魔怔,我也不求你别的,只求能给我一个真相,让我知道我姐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哪怕能让我见一眼她的尸首呢!我就感激不尽了!”说罢,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让安槿看得揪心。
  两人谈话未毕,安槿就接到肖雅打来的电话。
  “槿姐,槿姐!”电话那头传来肖雅恐惧中带着忧虑的声音,“你快回来吧,我……”
  “怎么了小雅?是不是晴姐……”安槿看了一眼郭沫林,没有提起鬼手的事。
  “我姐,我姐她……被那手折磨得受不了了……”肖雅哆哆嗦嗦地说,“你从走后一直在不停地剪头发,可那头发剪了就长,根本剪不完啊!现在都满满一地了。我姐她……她快要崩溃了,还在不停地剪呢,我就怕,就怕她控制不住,伤着自己,槿姐,你快回来吧……”
  安槿连忙起身告辞。坐在出租车上,她又接到了安灵打来的电话,说是问到一些鬼手的事。安灵从一个熊精前辈那儿听说,妖界有过妖精从鬼手中逃脱的先例。据说,曾经有只妖被鬼手带走,后来又回到世上,虽说记载不详,但绝对可靠。末了,又叮嘱安槿,千万不可过分激怒鬼手,那样只会加快鬼手的伸出速度。至于其他对付鬼手的方法,还在努力探听中。
  安槿想起肖晴,她不停地剪头发,是否会逐渐激怒鬼手呢?想到此,她不停地催促司机加快速度。等赶回家,她看见地上厚厚的头发,还有肖晴发间伸出的几根枯黄手指。那只鬼手摆脱了平日里的死气,正张牙舞爪地紧紧抓住肖晴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