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两人只沉浸在得子的喜悦中,加上本地的生意日渐红火,于是不顾道士此前的告诫,依然住在本地没有离开。直到两个孩子长大,生的一模一样,陈氏夫妻才想起道士的告诫。县令听到童谣之时,夫妻俩已经做好了迁居的准备。
  县令一听这还得了,竟然有妖道用法术祸乱人伦纲常,便即刻带了衙役去山上寻那道士。道士得知事由,连连叹息,说自己只是出于好心,帮助一对苦命夫妻罢了。若是二人带孩子远走高飞,绝不会影响人伦纲常。只叹这世间之人,得到幸运却不知敬畏与感恩,实在是可怜又可笑。言罢,未等衙役抓捕,居然化作青烟消失了。
  后来,陈氏夫妻带孩子悄悄离去,赵氏夫妻却再也无法平静地生活,虽然陈家的孩子由妖术变来,可毕竟也是他们的亲骨肉啊。说到底,这种事情一旦败露,就会对人伦纲常造成无法弥补的祸害。可事已至此,县令也已无能为力,这件事逐渐流传开来,最后被《民坊杂谈》所收录。
  但至于当年道士究竟教了陈氏夫妻何种复制孩子的方法,书中却是不曾提及。

  不过,按照这个故事的道理,这种复制活人的法术,多半是事出有因。再看安灵宝鉴前厅中势不两立的贾、李二家,好像在争夺李卫国的赡养权。那么,出现两个李卫国,是否与他们的争夺有关呢?
  想到这里,安槿已经有了几分底气,便问争执不下的李梅兰和李为信两人,说:“你们对老人在谁家赡养争得寸步不让,我看一定是事出有因吧?你们到底是争着照顾老人,还是争着照顾老人带来的好处呢?”
  听了这话,李梅兰和李为信,以及他们身后的两大家子人,脸上都显露出复杂的表情。
  “照顾老人有什么好争的?”李梅兰故意不屑地说道,“我就是怕在他们家照顾不好,我爸现在这样,留在女儿家里才能得到最好的照顾不是么?”
  “可别说了。”李为信也是不屑,对姐姐说,“咱爸在你们家过的什么生活我会不知道?除了悠悠经常陪姥爷,你们夫妻俩跟老人说过几次话?”
  “你们俩呢?”听了这话,贾奉献站不住了,质问小舅子道,“以前咱爸在你们家住的时候,衣服一个多月都没有换,身上都长皮鲜了!还有脸说?”
  “不是,姐夫。”一直没开口的李为信的妻子也忍不住说,“你从哪儿听来的这话?咱爸告诉你的?他身上是有皮鲜,可这是老人家常有的情况,怎么能赖到我们俩身上呢?”

  “都别吵了!”刚才提议一家照顾一个的十七八岁的男孩喊道,“虚伪不虚伪,不就是为了钱么?我都看不下去了!要是真孝顺,就一家照顾一个啊!”
  他身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也叹了口气,小声说:“就是,真是虚伪得厉害,我都觉得丢人。”
  “大人说话你们别插嘴。”李梅兰和李为信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是这样。”安槿听了两个年轻的话,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于是说道,“我刚才说了,任何怪事都有应该的理由。你们既然希望弄明白出现两位老人的原因,最好就把与老人有关的事都告诉我和小灵,只有这样才能帮到你们。”她想了想,害怕两人不肯说实话带老人离开,就激了一句,“说实话,我已经基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们要是不肯说出争着赡养老人的原因,我也没办法帮老人恢复正常。”她想起田峥自夸时常说的话,又补了一句,“说实话,在梦城,能处理这种怪事的,除了我,你们找不到第二个人了。”说着,为了让几个人相信她的实例,她摩擦了左手上的百魂戒,戒指发出明亮的蓝光,覆盖在两位老人身上。
  这么做还真的起到了效果,李为信和李梅兰看着两位老人身上的蓝色光芒,吃惊地看着安槿,眼神逐渐从怀疑变成信任。但即便如此,两人还是继续东拉西扯,诉说对方的不是,就是不提争夺老人的真实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