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安槿也明白,让成年人当众承认孝心背后的算计,也的确是难为他们了。于是她让安灵和韩静茫招呼几个人坐在前厅等候,自己则拉着方才小声说话的男孩和女孩,走出了安灵宝鉴。
  男孩是李为信的儿子,名叫李聪,女孩是李梅兰的女儿,名叫贾梦悠。一出门,李聪就叹了口气,对安槿说:“我爸和我姑都太虚伪了。”
  安槿带两人坐到古玩城中央广场的长椅上,又听贾梦悠说:“姐姐,你真有办法能让姥爷变回来?”
  “办法是有的。”安槿说,“不过,你们得先告诉我,你们爸妈为什么要争着让老人住到自己家里。”
  “原因很简单。”李聪说道,“为了钱。”
  原来,李卫国的老家在紧邻梦城的一处乡村,一儿一女先后进入梦城发展,后来得到了梦城的本地户口。李卫国的妻子死得早,所以老家的户口本上,如今就只剩下李卫国一个人的名字。一直以来,李卫国独自守着老家的大院生活,李梅兰和李为信只是逢年过节才回去看他一眼。去年夏天李卫国生了重病,一对儿女相互推让很久,最后才由李为信出了点钱,接老人到梦城接受检查和治疗。等老人病情稍微好转,两人又赶紧把老人送回了乡下。
  “在医院里,都是我和小聪抽时间去照顾姥爷。”贾梦悠说,“看他们说得好听,其实我心里清楚,我把和我妈都巴不得姥爷早点去世,免得累赘。”
  “我爸也是。”李冲愤愤不平地说,“因为出钱给爷爷看病,跟我妈在家吵了好多次,跟我姑姑见面了也是吵。”

  就这样,因为舍不得花钱,李卫国的病情虽然得到控制,但错过治疗期,脑子越来越不清楚。尽管如此,他还是孤零零地一个人在老家生活。可是不久前,李为信突然把老人从老家接到了梦城。李聪后来才从父母的谈话中知道,原来老家的房子和地,被纳入了政府征地项目,也就是说,老家的地要变成钱了。
  不久,同样得知这一消息的李梅兰,趁李卫国独自在家的时候,悄悄把他接到了自己家中。李为信很生气,前去找姐姐理论,双方各执一词,一个说父亲应该跟儿子,一个说女儿照顾父亲比较贴心。最后争执不下,双方约定轮流照顾老人,每家照顾一个月。可是前几天,一个月的期限已过,李为信想去接走父亲,却遭到姐姐和姐夫的阻拦。原来,征地的事迫在眉睫,不出半个月就该有眉目了,深知此事的李梅兰夫妇自然不肯放李卫国走。李为信也不硬来,而是学着姐姐的做法,趁老人一个人在家时,敲开门,悄悄接走了他。于是,就有了后来出现一模一样两个李卫国的事。
  听完这些,安槿已是心中有数,拉着两个年轻人回到店里。前厅里,几位成年知道安槿回来,却因为羞愧等原因不动声色。安槿坐下,认真考虑了一会儿,说道:“事情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听我说,两位老人,都是你们的父亲。”
  “这是什么道理?”李梅兰一脸失望和不解。
  “这怎么能行?”李为信也十分肯定地说,“肯定有一个是假的,你们要是处理不了,我们就去找别人,总有人能把这件事查明白的。”
  “找别人也是徒劳。”安槿说,“丢人还丢得不够么?父母可是孩子的榜样啊,你们这样对待老人,就不怕孩子将来这样对你们?”
  听了这话,在场的成年人都默不作声。
  “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而是人为的。”安槿又说,“你们从前对老人的态度,现在对老人的争夺,有个人看在眼里,对你们失望透顶。所以他通过某种方式把老人变成两个,看你们是不是真的有孝心,也算是给你们一个警示和教训。”她说着起身,走到李梅兰和李为信身边,说,“按照这个思路和我的经验,这件事是能解决的。”
  “怎么解决?”几个成年人先后问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安槿像教育孩子一样语重心长地说,“拿出你们真正的孝心,让暗处的那个人看看。如果他满意了,自然会帮你们解决当前遇到的麻烦。”
  “这不是胡扯么。”李梅兰极度不满地看着安槿,“你看你,把自己说得跟个菩萨似的,我们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长,用得着听你教训?”
  安灵听了这话很是生气,刚要发作,却被安槿的眼神示意拦住。安灵见不得安槿受到数落,几经忍耐,最后说道:“你们既然信不过我姐姐,干脆就另寻高明吧。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好好琢磨琢磨我姐姐的话吧。”又对韩静茫说,“静茫,送客人离开,咱们不耽误工夫,还得回去休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