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确定位置后的第二天一早,任云丙就带着安槿三人向小林村进发。山路崎岖难行,直到上午十点半,车才缓缓靠近处于山坳里的小林村。开车的是个年轻的民警,名叫孙百俊。
  “前面就是小林村了。”孙百俊说着,把车拐进一条狭长的土道,指着前方的一个土岗,“过了这个土坡,一下去就能看见。”
  车艰难地爬上土坡,又猛然俯冲下去,尽管孙百俊死死地踩住刹车,车还是像激流中的小舟一样滑出去老远,最后撞在一块大石板上,这才停了下来。车内的五个人都有些发懵,尤其是来过小林村几次的孙百俊。他一边喘息着,一边揉着脑袋,说:“十来天前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啊。”说着,抬头往车外看了一眼,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车的正前方,原本小林村所在的位置,却不见任何建筑与人烟,只是一片低洼的土地,土地并不平整,零星散落着一些砖石梁木。那情景给孙百俊的第一感觉,就是整个小林村仿佛被一张大口吞食,咀嚼后又吐了出来,只剩下满地残渣。
  “不会是遇上地震了吧?”副驾驶座上的任云丙一边揉着被撞得有些昏沉的脑袋,一边打开车门喘气,看着诡异的小林村说,“不对,可从来没见过这样古怪的地震啊,才三十多里远,镇上会没感觉?”
  “我看也不像地震。”孙百俊说着,看了看后排的三个人,问,“你们没事吧?真是对不起啊,这路跟以前来的时候不一样了,以前这坡可不陡!”
  方才撞车时,周嘉实迅速护住安槿,自己的左臂则和司机座后方的座套狠狠摩擦,划开了一道细长的血口。安槿赶紧掏出纸巾,擦去他手臂上的血迹,可鲜血还是不断地从伤口中涌出。正不知如何是好,安灵突然侧过身来,双手紧紧按住周嘉实的伤口,只是一两秒的功夫,血就彻底止住了,虽说伤口还在,但瞬间就结出了疤。
  等确定周嘉实伤势无碍,安槿才和安灵一起下了车。虽说小林村的地址上一片狼藉,但村子四周环绕的山上,却一片茫茫的青绿,显示着古朴的生机。

  “所长,你看那山。”孙百俊指了指高处,说道,“要是村里有地震,山上不可能没动静。”
  “嗯。”任云丙点点头,“说得不错。”又皱着眉倒吸了一口凉气,“可这村子到底是怎么了呢?”
  听了两人的对话,安槿虽然表面镇定,心中却是极度不安。如果忘山镇那位数学老师计算不错,自己手中这盒引路沙的的石,应该就在这群山环绕的小林村中。叶冲林的信里说,引路沙能够指路,很可能是因为郑国庆找到了带有的石的某样东西。那么,外公如今是否仍旧和那样东西在一处呢?如果眼下小林村的样貌不是因为地震,又是因为什么?会不会和外公有关?和古墓灵堂有关?外公是否和小林村一起,遭遇了不测呢?
  这么想着,安槿捧着木盒的双手开始微微抖动,额头上冒起汗珠。她轻轻掰开木盒的金属扣,却因为害怕知道郑国庆遭遇不测,而迟迟不敢打开。
  “总而言之,是不是要先汇报给上级?”孙百俊向任云丙请示道。
  任云丙却示意他先不要着急,说:“还没弄清楚状况,你要怎么汇报?万一汇报出个什么差错,责任谁来担?”说着,又用极小的声音自言自语道,“还不如不来,权当不知道好了。”随即叹了口气,四下巡视了一圈,走到一个还算平缓的下坡处,说,“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进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孙百俊不无担忧。
  听到危险两个字,安槿终于下定决心,将手中的木盒缓缓打开。刚打开一个缝隙,引路沙就闪烁着耀眼的蓝光,如细流般迅速钻了出去,还没等安槿有所反应,整盒沙子已经全部飞出,像一条碧蓝的彩带,飘向小林村深处。安槿愣了一秒,而后扔掉木盒,踉跄地冲下土坡,追着引路沙跑去,其他几个人也迅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