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十一章 时饮

  话说安槿眼见鬼手紧紧钳住肖晴的脖子向后拖着,不知想要将肖晴带往何处。肖雅虽然平时霸道强横,此刻却吓得一动不动。安槿对鬼手的了解仅限于书中的皮毛记载,虽有救人之心,却又不知如何是好。鬼手缓缓收回,肖晴面色紫青,身子顺着鬼手一点点倾斜。安槿定了定神,鼓足勇气把手伸向肖晴的脖子,想帮她把鬼手掰开。肖雅见状,也顾不得害怕,上去帮忙。两人拼劲全力,总算把鬼手的食指掰开一条缝隙。安槿忙吧两根手指伸进去顶住,鬼手一用力,把她疼得几乎要掉眼泪。情急之下,肖雅从身边拿起一支钢笔,对着鬼手露出的手背猛戳。那鬼手被戳了几下,突然变得虚幻,肖雅没来得及反应,继续戳下去,却穿过鬼手的幻象,戳中肖晴的背部。血流了出来,肖雅连忙拿出纸巾帮忙止血。就在此时,那鬼手又变回实体,伸手想要再去抓肖晴的脖子。肖晴的脖子上也沾了些血,鬼手碰到血,竟然迅速缩开,又去抓肖雅的手臂,谁知也碰到血迹,同样是如闪电般迅速缩开。安槿看着鬼手这奇异的举动,还未及思索,就感觉手臂一阵疼痛。只见那鬼手狠狠地抓住她右手手臂,把她猛拉向一个方向。接下来,她感觉一阵眩晕,周围的世界急速旋转,响起一片嗡嗡声。鬼手的抓痛感逐渐消失,一股强大的吸力不知从何而来,将她吸进一个狭小的空间。
  这种奇特的感觉很快消失,安槿先是一阵恍惚,等意识清醒,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浓雾之中,可见度只有不到两米。她听见周围隐约传来一些喊叫声,从那些声音可知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十分空旷。她抬手想挥走眼前的雾气,却无意间看见自己的手臂,不禁吓了一跳。她的皮肤像被某种力量牵引着,正微微发抖,平日里根本看不到的毛孔此刻十分清晰地排列着,而且一张一翕,像鱼嘴一样,似乎在吞吐什么。紧接着,安槿能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在张合,这感觉极度恶心,令人崩溃,她忍不住打着寒颤干呕起来。这种行为让她身上的毛孔更加剧烈地运动起来。慌乱中,安槿随手一摸,发现身上还带着火和香烟,忙点上一支。火光竟迅速驱散了许多雾气,让她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
  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古城,喊叫声似乎是从城外传来,中间还夹杂着一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安槿站在一条宽阔的街市上,却见不到半个人影。她再抬起手臂,发现皮肤恢复了原样,顿时松了一口气,想起之前的情景,仍是后怕。
  突然,一只手拉住她,把她拽进街边的一间屋内。拉她手的是个女人,看起来跟她年岁差不多,戴着眼镜,文质彬彬,但脸上有着许多泪痕。她二话不说,拉着安槿走进一个没有窗子的房间,房间里还有另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打扮十分奇怪,身上穿戴像是魏晋时期的衣着。
  “这是哪儿?这是哪儿?”安槿想起之前的一切,不由地连连发问。
  “姐,你也是被鬼手抓进来的么?”戴眼镜的女人问。
  “是……”安槿回应着,仔细看了看问话的女人,不禁大吃一惊。这个女人,不正是此前所见的寻人启事上的李芸馨嘛!安槿顿时来了精神,连忙问道,“你叫李芸馨?”
  “你认识我?”
  “我见过你父母,也知道你的遭遇。你知道么,你们学校还有别的老师被鬼手……”
  “我知道,郭沫香。”李芸馨说着,发出一声叹息。
  “我叫安槿。”安槿对两个女子说,而后又简要说明了自己到此的原因。得知安槿是因为对付鬼手至此,李芸馨和那名古装女子都有了精神。
  “吾名司马云姬。”古装女子接过安槿的话说,“乃开国帝司马炎私生之女,吾母乃皇太子之侍婢,只因怀上帝种,被那杨艳皇后逐出宫门,流落道观。吾自幼随观中异士修习奇术,却也略知一二。”她看了一眼李芸馨,又问安槿,“姊姊可否懂得奇术?”
  “也是略知一二。”安槿答道。几年来,她一直学习外公留下的书籍和笔记,听多了奇闻异事,加上不久前还和一只狐妖做了朋友,随意眼下碰到自称来自魏晋时期的人士,虽说难以理解,倒也不至于过分惊奇。
  “如此甚好。”司马云姬又问,“汝可知此地何处?”
  “不知。”
  “那汝可知有魔名曰时饮?”
  “时饮?”安槿长叹一口气,“这个自然听过,那是传说中一种十分神秘的魔物,靠吞食时间为生。”
  “那汝——”女子嘴角一扬,问道,“如此,汝可知此地为何处?”
  “难道此地……”安槿听出司马云姬的言外之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此处正是时饮之中。”司马云姬解释说,“时饮虽为魔物,实非寻常。”
  很快,安槿就从司马云姬口中了解到所谓“时饮”究竟是何物。原来这时饮之所以少有记载,是因为其形态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它以一种特殊的生命形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又脱离这个世界独立存在。这魔物,其实是一个与现实世界相互独立,又始终相互联系的异度时空,同时还具有普通意义上的生命的许多特征,比如需要进食。所不同的是,普通生命需要食用有机物维持生存,而时饮赖以生存的食物,却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时间。而这种时间,也并非物理学或者哲学中对时间的描述,而是一种类似生命长度的概念。
  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生命历程,而时饮生存所依赖的,便是人类个体的时间。一旦它锁定目标,就会幻化出手掌,将目标拖拽至自己体内。因为时饮体内吞食了太多时间,所以其体内的时间流逝速度与外界相比十分缓慢。虽然它以正常的速度把鬼手伸向现实世界,可这一过程在现实世界中却显得格外漫长。
  人类或者妖精一旦被抓进时饮内部,时饮的消化系统就会开始汲取来者的时间。先前安槿看见的雾气,就相当于时饮的消化液。而她看见自己身上的毛孔一张一合,就是自己的时间被时饮吞食的过程。但这时饮与很多魔物一样,都害怕火。所以安槿打开打火机,雾气便顿时消失,但也只是暂时。司马云姬知道这一点,才让李芸馨赶紧把安槿拉进屋中躲避。李芸馨也是幸运,她在现实世界中发现剪头发无法对付鬼手,就找了一只打火机准备把鬼手点燃,可就在那时,鬼手将她拖入这个世界,她随手打开火机,这才保护自己没有被迅速消化,被司马云姬所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