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言归正传,因为人类的魂与魄相连相融,所以大多数灵魂受损,都是魂魄俱损。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人类会失去部分魂,而魄则完整存在,这种状态称为失魂。还有另一种极少见的情况,就是失去魄,魂却完好无损,这种状态就称为落魄。失魂与落魄,绝不可能自然发生,一定是人为刻意导致,其中又以落魄的情况居多。
  无论是失魂还是落魄,人类都会陷入疯癫、昏迷、失忆等状态,因而才出现了失魂落魄这样的词。
  安槿讲到这里,停下来整理语言。其余几人都静默着,只能听见窗外雨水敲打树梢的声音。
  “想不到……”卫鑫打破沉默,说了句,“想不到这么复杂啊。”又充满敬意地问,“安槿小姐,你竟然懂得这些,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年轻的女护士瞪大双眼看着安槿,流露出异样的神采。任云丙则微垂脑袋,狠狠搓了搓额头,长舒了一口气,经过几天的接触,他早就有所准备,所以听完安槿一席离奇又似乎合理的言论,并不十分惊讶。
  “成年人的魂与魄联系十分紧密,想取出其中一种,而不伤害另一种,只有一种方法,不是行家根本做不到。”安槿又看了一眼女人的身体,说,“但是,这个女人身体内的魄还在不断消散,已经快要散尽,魂却保存得十分完好,就算放在灵媒技术最为鼎盛的唐宋时期,也是极其罕见的。不过——”她说着,再次停顿下来。
  “不过,落魄的状态,是会逐渐恢复的吧?”安灵接过话说。
  “没错。”安槿点点头,撑开女人的眼皮,说,“正是因为成年人的魂与魄联系紧密,所以彼此之间也会相互影响,就像锁和钥匙。钥匙丢了,可以通过锁配出来,锁坏了,也可以通过钥匙重制。等魄散尽,灵魂的自我保护机制就会运用魂中的灵对魄重新构建。虽然这一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误差,但大体是能恢复的。”
  “也就是说,只有魄逐渐恢复了,她才会醒过来了?”卫鑫指着床上的神秘女人问,“这个过程需要多久呢?”
  “等她的魄散尽,再自然恢复,怎么也要十几二十年吧。”安槿说,“但若是施以手段,也许十天二十天。”
  “安女士,听你的意思,一定是早有主意了吧?”任云丙一脸期待地问。

  “办法,嗯,是有。”安槿犹豫着说,“不过有点麻烦,魄之所以会消散,是因为失去了依附的基础,这个基础灵体结构,叫做‘魄本’。魄本是魄中最早出现的部分,也是维系魄完整性的前提。每个人体内的魄本都大同小异,如果能取得一个魄本,融入女人灵魂里,不仅能阻止魄的进一步失散,还能在短时间内使已经失散的魄复原。”
  “魄本。”任云丙重复了一句,又说,“安女士,其实我也听不太明白,你就说怎么才能弄到这种东西吧,不为别的,就算为了解开小林村的谜,整个忘山镇也会帮你的。”
  “怕是没那么容易啊。”安槿踱了两步,叹了口气,说,“人死之后,灵魂会暂时依附于肉体之上,几个小时内就会出现落魄的情况。只有在才死的人落魄时,我才有把握取得完整的魄本。就是说这魄本,只能从正刚刚死去的人体内抽取。这是个细活,需要一定时间。你想想看,即便能找到才死的人,又有多少家属会同意我去取灵呢?”
  “这个,卫主任应该能帮得上忙吧?”任云丙看了一眼卫鑫。
  “啊。”卫鑫吸了一口气,十分为难地说,“我倒是想出这份力,不过……”
  “我也明白这种事不好办。”任云丙拍拍卫鑫的肩膀,说,“你也别为难,如果遇见合适的,比如找不到家属的死者和重伤者,一定要立即通知两位女士。这件事,我会和石院长打招呼的。就当是为了镇子,你也得好好想想办法!”
  卫鑫点点头,说:“既然任所长都这么说了,我就尽力而为吧。”又转身对安槿和安灵说,“只要不是违背医德医道的事,还有什么能帮忙的,请你们二位尽管开口。说实在的,小林村的怪事,已经影响了忘山镇的安定。我也希望你们能早日查明事情的真相。”
  之后,几个人互换了手机号。临走时,病房里的女护士似乎有话想对安槿说,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安槿虽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女护士不说,她自然也不便多问。任云丙将安槿和安灵送回旅店,自己返回派出所值班,临走时还特意叮嘱两人,无论遇上任何麻烦,随时都可以招呼他。安槿和安灵毫无睡意,又猜测起神秘女人的身份。聊到十二点左右,两人正准备入睡,门外却响起一阵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