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三章 怪胎

  安灵穿好衣服打开门,看见一个浑身湿透的年轻女人。女人把搭在脸上的几缕湿发拨开,安槿和安灵这才看清楚,她居然是刚才在镇卫生院见到的那个女护士。
  “妹妹,你怎么来了?”安灵一边问,一边连忙把她请进房内。
  “两位大师,我知道你们是有真本事的人。”女护士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说,“其实,我家里发生了一些怪事,用了好多办法都解决不了。我想着,你们是有真本事的人,可能会知道怎么办,我……”她越说越激动,突然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眼泪夹杂着头发上的雨水,啪嗒啪嗒滴落下来,“我求求你们,救救我侄子吧!”
  安槿和安灵连忙把她扶起来,好生安抚,女护士的情绪才算逐渐稳定。她接过安灵递来的毛巾,一边擦了擦头发,一边又说:“刚才在医院,你们有正事,我也不方便开口。本来打算明天再来找你们的,可是想着家里的事,我越想越难受。实在是等不了了!”
  “妹妹,你别急。”安槿劝慰道,“坐下慢慢说,到底遇上了什么怪事。”
  “真是不好意思,你们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女护士说,“我叫江月,家是镇南青瓦村的。我侄子……我侄子得了怪病!”
  原来,江月有两个哥哥,大哥叫江天,二哥叫江阳。江天结婚近十年,却始终没有子嗣。大哥求医无果,继承香火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了老二江阳身上。两年前,江阳与临乡一名女子结婚,夫妻俩不负众望,很快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江远飞。江远飞的出生,给整个江家带来了喜庆和希望。孩子满月时,江月的父母和大哥还共同出了一笔钱,在村里举办了隆重的庆典。
  但这份喜庆并没有持续多久。渐渐地,全家人都发现,江远飞似乎不是个正常的孩子。孩子半岁时,皮肤逐渐变得松松垮垮,仿佛与骨肉并不匹配,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现在孩子已经一岁出头,皮肤的松弛程度已经严重到让人无法直视。这半年多来,江家人带江远飞四处求医,却没有任何医院能给出合理解释,任何治疗也都不起作用。江家人无奈之下,开始到处求神婆神汉,也用了不少旁门秘法,却还是无法解决江远飞的问题。
  如果只是皮肤松弛也就罢了,几天前,江月突然接到父母的电话,说是江远飞的身体出现了更可怕的变化。那是一个夜里,江阳和妻子哄了好久,江远飞依然不停啼哭。江阳看着越发畸形的儿子,一时难抑怒火,就用力拍了儿子一巴掌,这一拍,可把夫妻俩吓得够呛。只见儿子原本松垮的皮肤,突然开始变得干枯起来,就像没了生机的树皮。深邃的皱纹很快爬满江远飞全身,江阳抱起儿子,发现儿子全身滚烫。

  夫妻俩赶紧带孩子去了邻村的诊所,医生早就听说过江远飞的事,表示无能为力,最后在江阳夫妇的再三请求下,给江远飞打了一瓶生理盐水。说也奇怪,一瓶点滴打完,江远飞的皮肤又恢复了松弛,体温降了下来,精神也恢复了正常。夫妻俩这才松了口气,带儿子回到家,总算睡了个踏实觉。
  可是第二天中午,江远飞的皮肤再次干裂,体温也再次升高。江阳又带儿子去邻村打了一瓶生理盐水,儿子果然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在那以后,江远飞皮肤的变化越来越频繁,有时一天要打三次生理盐水才能恢复正常。江家人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让江月抓紧时间去县城去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找到有真本事的灵媒。
  江月也先后去了几次县城,问过一些卦师灵媒,却没有找到能处理问题的人。家里催得越来越紧,可再怎么催,江月也是无能为力。
  “大体就是这个情况。”讲到这里,江月又忍不住哽咽起来,说,“我知道你们是有真本事的,跟那些哄人的神汉神婆不一样!求你们了,一定要救救我侄子!那是我们全家唯一的香火啊!”
  听完江月的讲述,安槿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推测,只是不见到江远飞本人,任何推测也都只是推测罢了。想到这里,安槿就对江月说道:“我看这事不宜拖延,干脆现在就带我去看看那个孩子吧。”
  “啊!真的!?”江月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可是,可是,青瓦离镇子有三十多里远呢,晚上也没有公共汽车啊!”
  “这你别管了。”安槿拿出手机,“你现在赶紧联系家人,让他们做好准备,我觉得,先不说能不能帮上忙,但查出你侄儿怪变的原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安槿拨通了任云丙的电话,把江月家的事情如此一说,任云丙当即就派孙百俊开着所里的车,到旅馆接住三人,径直向镇南的青瓦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