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忘山镇的地理结构比较复杂,镇北是绵延的山脉,最高的地方,是小林村附近的三处山峰,海拔都在四千米以上。镇南则是广阔的平原,土地肥沃,交通便利。长江的一条支流穿镇西南而过,又经镇西北处的峡谷重新汇入长江。镇南的平原地区,自然比镇北的山区要富裕一些,道路也要好上许多。所以,虽说都是三十里路,抵达青瓦村所需的时间,却只是抵达小林村所需时间的五分之一。
  一路上,江月一直和家人保持着联系。听过江月对安槿本领的描述,江家人对安槿和安灵的到来十分重视,早早就聚集到了一起。到了青瓦村,车还没停稳,江月一家老小就已经在村口迎接了。
  “安大师!”一见面,江月的父母就几乎要给安槿跪下,“小月说你是真正的高人,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的孙子啊!我们江家,就这一根香火了!”
  “伯父伯母,你们别激动。”安槿示意安灵一起把两位老人扶起,又说,“这里不方便,进屋说吧。”
  孙百俊留在车里休息,其余一行人穿越半个村落,进入江家祖宅的旧瓦房里。一个女人正抱着孩子坐在掉了漆的黄木沙发上,想必正是江远飞和他的母亲。另一个女人并排而坐,时不时看孩子一眼,应该就是江月的大嫂。路上,江月已经把家里的情况向安槿做了基本介绍,安槿知道,江月的父亲叫江忠业,母亲叫刘四梅,大嫂叫邱莉,二嫂叫袁小茹。
  袁小茹看见父母进来,连忙起了身。江忠业也不和儿媳搭话,一把把孩子抱过来,递到安槿跟前。安槿扒开孩子的衣裤,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感觉一阵不适,等稍微适应之后,她观察了孩子的体型,更加肯定了此前的猜测。江远飞已经一岁,但看上去却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大小,这一点,江月在此前的描述中并未提及。但在安槿看来,这才是判断江远飞怪变的重中之重。
  安槿把孩子放到沙发上,孩子嘤嘤地哭着,发出的声音也根本不像一岁多的孩子。安槿点上一支烟,江家人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用意,却也不敢阻拦。

  “袁姐。”她抽了一口烟,对袁小茹说道,“你抱着孩子,尽量别让他乱动。”
  袁小茹认真地点点头,坐到沙发上,抱着儿子好生安抚,江远飞也十分配合,很快就安稳地睡了起来,脸上的皮肤随着呼吸,像干瘪的气球一样起伏鼓动。因为孩子太小,身上又出现如此怪异的变化,所以安槿不敢直接用百魂戒将他的灵魂拉离身体,只能抽了几口烟,蹲在孩子身边仔细观察。用这样方式观察和分析人类的灵魂,极度费眼费心。直到眼睛有些发酸,安槿才算是看明白了江远飞怪变的内在原因。
  灵魂中原本应该相互制约的五股力量,如今只剩四股,而且两强两弱,已经十分紊乱。
  “嗯。”安槿把烟按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熄灭,回头对当家的江忠业说,“伯父,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孩子应该是被人害了。”
  听了这话,江家人都觉得背脊一阵发凉,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大师。”孩子的父亲江阳忙问,“你就明说了吧!”
  “对!”江忠业眉头紧锁,带着溢于言表的怒气,说,“安大师,有话你就直说吧。我真想知道,是谁这么狠心,要害我们这苦命的孩子!”
  “是谁害的不好说。”安槿顿了顿,等江忠业不那么激动了,才又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孩子出现的怪异变化,按灵媒学的‘五魂说’,是因为魂魄里原本平衡的五魂被破坏了。”
  “五魂说?这是什么意思?”江忠业的大儿子江天不解地问。
  “大师。”江忠业显然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你还是说得再明白点吧!”
  “也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安槿想了想说,“人的灵魂,拥有复杂而独特的系统。魂魄相依,阴阳相制,五行相生相克。嗯——”她仰起脖子,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不管是魂魄,阴阳,还是五行相互间的制约,想让灵魂完整而健康,归根到底就是两个字:平衡。”她一时不知如何表达,微微摇头,又说,“这的确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我就先大致讲讲什么是‘五魂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