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安大师。”江忠业听完这一席话,虽然未必全懂,却已然十分敬佩,“你跟那些哄骗人的神婆神汉不一样,这我们都看得出。不管远飞身上发生了什么,都请你如实地说,也用不着解释得太细,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就是了。”
  江家的成员们也纷纷附和江忠业的说法。
  “这样最好。”安槿定了定神,看了眼江远飞,说,“通过观察,我认为,远飞的情况,最适宜按五魂说的理论来解释。从五魂说的角度来看,这孩子灵魂中原本相互制约的五股力量,如今少了一股,导致整个系统都被破坏了。”
  “五魂就是五行,是金木水火土吧?”江忠业问道,“那安大师,你能看得出是少了哪一股么?是金啊,还是木啊,还是……”他停下来,看着安槿。
  “即便是我的眼睛,光看也是看不出来的。”安槿沉思片刻,说道,“不过,从孩子身体的变化来判断,应该是少了 ‘木魂’。”
  “就是魂里象征木的那股力量了?”江阳问道。
  “嗯。”安槿稍作解释,“五魂说,和中医的五行理论,有许多共通之处,比如对人体五行的分类。中医把人体内具有生长和疏导功能的器质与动力,归为木类。而五魂说里,则把灵魂中与生长和疏导相关的能量,称为木魂。你们看这孩子的体型,我猜,从出生至今,除了皮肤之外,这孩子的身形怕是一点都没长大吧?”
  要不是安槿这么一说,江家人还真没有注意到这点,就算注意到了,也未必会把这当成重点。

  “安大师。”江忠业哎呀了一声,说道,“我们以前还真是没把这个当回事,请来的那些神婆神汉,也没有特意指明这些的。不过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啊。”
  “那是自然。”安灵怕安槿太累,替她解释道,“按我姐姐提到的五魂说,木魂是影响生长与疏导的能量,失了木魂,孩子自然是长不大的。也就是说,孩子的皮肤松弛,并非因为皮肤生长过快,而是因为骨肉和脏器生长过缓,甚至完全没有生长。”
  “不错。”安槿进一步解释说,“按五魂说的理论,灵魂中的五魂相生相克,才能使生命健康成长。缺了木魂,其所压制的土魂就会格外旺盛,土魂旺盛,其所压制的水魂就会格外羸弱。水魂是主导滋润的力量,水魂过弱,正是这孩子皮肤变得干枯的原因。注射生理盐水能缓解干枯的症状,也是从外界摄入物质协助了水魂的道理。幸好发现还算及时,不然,水魂一直羸弱下去,其所压制的火魂就会逐渐旺盛,进而导致火魂压制的金魂衰弱。失了木魂,其余四魂两强两弱,灵魂系统会越来越紊乱。虽然这孩子的身体在短时间内能勉强支撑,但时间长了,必然性命不保。”
  “安大师。”一直没有开口的袁小茹听完这话,呼吸突然间变得十分沉重,她低着头,大颗的泪珠从眼里直接落到儿子的衣服上,很快打湿了一片。“安大师。”她猛地跪到地上,抬起头,哽咽着说,“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这种场面,安槿见了也忍不住想要掉泪。她和安灵把袁小茹扶起来,说道:“袁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救这孩子的。”
  “是谁?是谁!?”江忠业焦急地来回走动,不停地用手摩擦头皮,又转身对安槿问道,“安老师,你说说,远飞的木魂,会是懂这行的人取走的么?他取走我孙子的木魂,究竟是要干什么啊?”
  “与五行五魂相关的法术很多。”安槿看着窗外无尽的黑夜,突然想起几年前见到金吞兽的那个夜晚,又忍不住想起外公。过了好久,她才回过神,却一时乱了思绪。
  “我来说吧。”安灵拍拍安槿的肩膀,对满屋的江家人说,“我姐姐的话只说了一半。人类世界里,与五行五魂相关的法术很多,但多数和成年人有关。单独取走婴儿的木魂,应该只有一个目的。”她看了一眼安槿,得到肯定的眼神后,说道,“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聚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