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那,安大师。”整个屋子静默许久,才听到江忠业憋出一句话来,“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姥爷曾对我说过,合格的灵媒,应该是造福人间,维系各界太平的。”安槿说着,不免又想起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以及那个夜晚外公教给她的道理,“为了成为这样的灵媒,不仅要学救人的法术,更要学害人的法术。只有学了害人的法术,才能拯救被法术祸害的人。”她说着有些困倦,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继续说,“从婴儿身上抽取一魂,肯定是用来聚鬼的,这点不用怀疑。同时,这也是找到抽魂之人的关键所在。”
  “怎么讲?”江天问道。
  “仔细想想就能明白。”安灵示意安槿休息,接过话说,“生物的灵体,尤其是活物灵魂中的灵体,都是取出容易保存难。所以抽魂的人要想聚鬼成功,必须在短时间内集齐五股魂。所以,肯定还有另外四个被抽了魂的孩子。”
  “啊。”江忠业恍然大悟,“安大师,你的意思是,如果能找到这些孩子的家人,再查出来是谁和这五个孩子都发生过接触。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抽魂的人了!”说完却又沮丧起来,“这可难找了吧!这半年里,也没听说别人家出过这样的事啊!”
  “那怎么办?”袁小茹听到公公这句话,不免有些失望和激动,“再难也得找啊!”
  安灵坐下来,搂住袁小茹,示意她不要着急。
  “哎——”刘四梅突然一声惊叫,对老伴说,“忠业啊,这该不会是雾桥那个老道使的坏心眼吧!”
  听了这话,江忠业瞪大眼睛看着妻子,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原来,青瓦村往西约二十里,是一个叫雾桥的村子。村外有座古朴的道观,听说历史十分悠久。也不知是哪一辈开始的规矩,忘山镇的孩子满月时,都要由父母带去道观祈福。负责祈福的是一位须发俱白的老道士。
  江忠业夫妇是如此分析的:最近半年来,江远飞的事在青瓦一带闹得沸沸扬扬,却并没听说有别人家的孩子怪变的。所以,如果还有四个孩子也被抽了魂,其家庭一定不在青瓦村附近。江远飞一家和其他孩子的家庭,除了都去过雾桥道观外,怕是不会存在其他共同点和交集了。
  在场的众人,包括安槿和安灵,都觉得这种分析很有道理。虽然不能肯定是雾桥道士抽了孩子的魂,但眼下看来,这应该是最为合理的推测了。
  见安槿也赞同自己的分析,江忠业哪还等得下去,当即就要带着全家和两位安大师去雾桥的道观里看看。安槿也想早点把事情弄清楚,就答应跟江家人一起去。雨势虽然有些减弱,但依旧不小,孙百俊开来的车,除了安槿和安灵之外,也就能再坐下两人。仅剩的两个位置,江忠业自然要占一个的。随后又经过简短商议,他让袁小茹抱着江远飞上了车。
  路上,安槿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第五章 雾桥道观

  一条长江支流穿越忘山镇西南地区,南北流向,当地人称之为忘忧河,因宋代一位文人在河畔作诗,抒发忘忧行乐之情而得名。忘忧河在忘山镇境内的流域上,历来只有一座桥,如今沿用的这座石桥,传闻是明初建造,历经数百年仍踏实稳固。因忘忧河水势奇异,常有水汽如雾,覆盖石桥全身,所以这石桥,就被称作雾桥。雾桥是忘山镇通往西面的必经之路,所以附近逐渐形成了规模不小的集市与村落,就叫做雾桥村。
  雾桥村外,忘忧河西畔,有一片平缓的丘陵。丘陵高处有古林,林间有座道观。道观虽然历史悠久,到了当代却没有固定的名号。平日里,忘山镇的人只要提起道观二字,指的就一定是这座古观。
  汽车跨过雾桥,沿丘陵向上爬了一阵,在路的尽头停下。此时雨已基本停歇,一行人便又徒步走了几分钟山路,这才来到道观门前。
  因为一直没有被开发为旅游景点,道观并没有厚实的围墙包裹,而是保持原貌,展现出一幅迎接众生的姿态。在江忠业的带领下,一行人向道观深处走去。此时已是午夜两点,雨水方停,还能听见啪嗒啪嗒的水滴声。除了安槿与安灵之外,其余几人心里都不禁毛毛的,生怕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冲将出来。
  可世间的事情,往往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一行人正缓缓往里走着,突然听见一阵窸窣,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黑暗中,一个身影在人群附近飞速移动,那根本不像是人类该有的速度。须臾,怪影在人群侧前方停了下来,江忠业壮了壮胆子,定睛看去,感觉那怪影是个矮小的人类模样,身上的衣服五颜六色,像戏服一般,脑袋似乎要比正常人大上许多。江忠业咽了咽口水,沉住气,对着怪影的方向打开手电筒。这一看不要紧,他和儿媳,以及年轻的民警孙百俊,全都吓得大呼小叫,就连安槿和安灵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那个怪影,居然是个彩纸糊成的小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