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但郭沫香就没那么幸运了。在时饮体内,只有自己身上的火源才能驱走迷雾。所以,几天前,司马云姬看见郭沫香深陷迷雾却无能为力,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时饮一点点消化,最后成为一个毫无生气的老人。事实上,历朝历代99%被时饮吃进体内的人,都难逃厄运。他们在时饮内一天,生命便逝去一年,等到垂暮之际,成为无用的废料,便会被时饮排泄出去。安槿想起郭沫林所说的老妇人,想必便是被彻底消化后的郭沫香了。
  听完司马云姬的描述,安槿陷入一阵绝望:这时饮体内充满了雾气,即便有火源,又如何能从如此庞大的魔物体内逃离呢?司马云姬却不慌不忙,给两位现代人倒上一杯茶水,也算在这险境里苦中作乐。
  “姊姊勿忧,汝懂得奇术,要出去倒也不难。”司马云姬说着,喝上一口茶。安槿和李芸馨听完,立刻来了精神,向司马云姬求教逃离之法。
  原来这司马云姬果真是西晋人士,年轻的半生也颇为坎坷。其母是西晋开国之时,宫中一名侍女,名为唐女嫣,只因被开国帝司马炎临宠,坏了帝种,被皇后驱赶出了宫门。唐女嫣在一个道观生下司马云姬,母女二人也在道观过着隐居生活。司马云姬自幼跟着观里的道士们学习道法奇术,颇有所成。后来外族人攻占中原,便是历史上有名的“五胡乱华”,道观地处中原,自然也受到战争殃及。司马云姬十六岁那年,道观被乱军攻入,道士们惨遭屠杀,唐女嫣也被逼跳崖身亡。司马云姬被一鲜卑族大将掳去,之后,她几度自杀,却始终没能成功。
  司马云姬说,人类一旦受到煎熬,产生度日如年的感觉,时间便会从某种程度上无限延长,而这正是时饮最爱的食物。也正因此,鬼手眷顾的,历来都是自觉生不如死的女子。为了取得这些女子的时间,它有时甚至会想方设法阻止这些人寻死,司马云姬几次自杀未遂,正是因为时饮的阻拦。
  司马云姬被时饮吞食后,用奇术升起火焰,又找到一处房屋作为庇护。之后,她目睹许多女子被消化殆尽,总算明白了时饮与鬼手为何物。她始终没有放弃逃离的希望,终于用了一年时间,找到了时饮排泄废料的地方,如果能通过那个地方,就能彻底离开时饮。在这个过程中,她还结识过一个宋代女子。她帮女子成功逃离,不久之后,女子却再次被吞食进来,只不过已经成为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原来这时饮内部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相去甚远,留在时饮体内的人和妖,即便未被消化,离开后也会迅速变成在现实世界中应有的年龄。司马云姬自此意识到,自己若是离开时饮,怕是顷刻间便会化作枯骨,灰飞烟灭,自此便断了离开的念头。

  吾曾思虑再三,不可枉死。”司马云姬又对安槿说,“留在时饮之内,若是碰上有运的,便助她们离去,也算造下功德,不枉为人。”
  安槿和李芸馨听后,只是无限感叹,敬佩司马云姬的心境与品德。三人商议良久,总算制定好计划,司马云姬取来火把,带两人穿越大半个古城,来到一处污水边,污水从城内延伸至城外。水里满是尚未排出的人畜躯体,缓缓流动,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司马云姬所说的逃离之法,就是从这污水之中淌过。安槿和李芸馨见状,不由地心生寒意。
  但安槿到底在几年的时光里被磨练得分外坚强,她拉起摇摆不定的李芸馨,缓缓走进污水中。一股格外浓重的雾气顿时笼罩过来,原来这时饮在排泄之处也分泌出消化物,正是为了吸取肥料中可能残存的营养。安槿和李芸馨感觉身上的毛孔纷纷张开,时间正从体内飞速流逝,那被汲取的感觉令人恶心而绝望,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安槿忍着生不如死的煎熬,拉着浑身瘫软的李芸馨奋力前行。不知过了多久,司马云姬的喊声不再,两人浑身染血,总算离开污水河,进入一片茂密的丛林。
  丛林里虽然没了雾气,却又萦绕着另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氛。安槿和李芸馨手拉手快步前进,很快看见了不远处的一片光亮。就在此时,却从一旁的林间窜出几只奇特的野兽。这些野兽长着六条腿,身上披着坚硬的甲壳,嘴上长着一对巨大的颚钳,活脱脱就是几只放大了的虱子。几只大虱子流着唾液,张开巨口,做出允吸的姿态,安槿和李芸馨身上的毛孔再次张开,原来这怪兽和其所寄居的时饮一样,以吞食时饮漏掉的时间为生。安槿赶紧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看见密林里居然四散着许多愤灵。大概是被时饮吞食的人类带着极度压抑死去后,灵魂两两合并而成。愤灵发现火光,纷纷聚拢过来,安槿又点上几根烟,而后全部扔到几只怪兽周围,愤灵被火光吸引,冲将过去,碰到怪物的阻挡,便现出身形,与之纠缠在一起。安槿拉起看呆了的李芸馨,拼尽全力跑向不远处的光亮,终于离开了这片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