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嗯。”老道士并不慌张,捋捋胡子说道,“阁下虽然学识深厚,但毕竟年轻,有如此疑问,不难理解。请问阁下,那孩子的家人,是否也一起来了?”
  听了这话,安槿一边应着,一边轻声喊门外几人进屋。一进屋,老道士就死死盯着安灵,眉头皱起,说:“有异类之气啊!”
  “你这妖邪道人!”江忠业虽然害怕,但更多的还是气愤,所以一进屋就指着隐怀道人的鼻子,“你为什么要害我孙子!”说着伸出拳头,还好被孙百俊拉住,才算停歇下来。
  “隐怀道长。”安槿说,“先别管什么异类,异类未必有害人之心,倒是有些人类,比异类可怕许多呢。您还是先看看这孩子吧。”
  隐怀道人点点头,对袁小茹伸出手。江忠业一开始拦在儿媳身前,袁小茹也是犹豫再三。还是安槿开口授意,两人才算妥协,迟疑着把孩子递到了隐怀手里。隐怀接过孩子,只看一眼,就说:“确实是被人抽了木魂。”
  “不是你?!”江忠业皱着眉问。
  “先不说这个。”老道士把孩子放在三尊像前方的香案上,又捧起那只青色瓷碗,说,“救人要紧,之后再做解释。稍后会有些异象,请各位不必惊慌。”说着,将碗口稍稍倾斜,清亮地喊了一声,“童子请出!”话音刚落,碗口一阵冷风吹过,只见大殿墙角,原本死气沉沉的小纸人们,立刻像有了生命一样站起,其中一个刚刚起身,就欢快地冲出侧门,消失在外界的黑暗中。江忠业和袁小茹见了,吓得面色苍白,孙百俊也不由地摸了摸额头。这幅情景对寻常人来说,确实太过恐怖,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老道士却无暇理会,一伸手,将一个小纸人引到跟前。又从身上取出一根银针,在烛火上燎上一燎,应该是作消毒之用。随后,将银针插入纸人胸口,纸人身上一阵五色光芒闪过,再抽出银针时,针尖上居然出现一个绿色光点,随着银针的移动,一道细长且扭曲的绿色光线,被缓缓拖出纸人的身体。隐怀深吸一口气,迅捷而准确地将银针插入江远飞的肚脐上方,那道扭曲的绿色光线,就这样缓缓进入了江远飞的身体。做完这一切,老道士松了口气,把孩子交还给袁小茹,说道:“成了,又救了一个。”
  “救了?”江忠业看看孩子,又看看安槿,显然不相信老道士的话。
  安槿让袁小茹抱好孩子,点上烟抽了一口,再去看江远飞的灵魂,这孩子的灵魂中,果然又出现了五股力量。虽然仍是两魂过盛,但已经有了向平衡恢复的趋势。安槿刚灭了烟,江远飞就哇哇大哭起来,声音洪亮有力,原本软弱的四肢,也在母亲怀里乱抓乱踹,像是压抑了许久。江忠业和儿媳对视一眼,忍不住捏捏孩子的小脸,都是欣喜若狂,却忘了对隐怀道人言谢。
  “的确是好了。”安槿对江忠业肯定地点点头,又问隐怀道人,“道长,这是什么法术,竟然能这么简单地把木魂取出,融入到这孩子身体里。而且据我所见,这孩子的灵魂与新来的木魂彼此之间竟然没有丝毫的排斥。这木魂,难道就是这孩子被抽走的那股?”
  老道士微微摇头,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微笑着说:“阁下既然是此道中人,定然明白灵媒之术变化无穷的道理。天下如此之大,各地自有各地的擅长之处。”又将青瓷碗放下,对着众人说,“各位怀疑贫道害人,其实在情理之中,世俗的议论,贫道本是不愿记挂的。不过既然今日诸位深夜拜访,就赏面听听贫道所言吧。”
  看见孩子的变化,江忠业对老道士的态度有所变化,虽然仍有疑问,但已是心平气和,对隐怀说道:“那就听听道长的解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