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请诸位不要见怪,也不必惊慌。”老道士请几个人在三尊侧面坐下,却并不收回依附在纸上的小鬼幼灵,又说,“白日里,常有出入的信客,故而这些小家伙们只能呆在聚魂碗里。直到过了午夜,贫道才敢把它们放出来嬉戏玩耍,不然早晚憋坏了它们。”
  “我早就听说西南一带有能够吸引并收纳灵魂的器具,今天也算长见识了。”安槿看着几个相互打闹的小纸人,又问道,“道长,您为什么会养着这许多小鬼呢?”又指着江远飞,再问,“这孩子缺少木魂,如果不是您抽的,又是谁在捣鬼呢?”
  “阁下莫急。”隐怀道人仰起脖子说,“这诸多疑问,请容贫道缓缓道来。”说着给几人倒上茶水,“西南一地,婴儿五魂被抽取的事,曾经肆虐非常。这种事,与顽附于本地的一种邪教有关。只是到了近代,抽魂之事日减,其中详细,才会不为常人所知。而本观的先辈们以及贫道自身,之所以在本观坚守一生,正是为了对付邪教残党,守护一方安宁啊!”
  隐怀又说,根据传承至今的观史记载,这座无名古观,建立于五代十国时期。任何道观与寺院,总要有些传奇般的建立原因,所以关于无名古观的建立,观史是这么记载的:
  说是五代十国初期,有位叫柳同的中原道士来到后蜀寻访道友,听说此地常有婴儿五魂丢失。当时,后蜀境内,灵媒学发展较为落后,人们对此无能为力,柳同就四处施法救人。后来,他发现自身的力量太过微弱,就开始招收弟子,弟子们学有所成的,再招收更多的弟子,传到第三代的时候,这一派已然十分兴盛,当地丢失五魂的婴儿数量也逐渐减少,几乎绝迹。柳同把弟子们派到各处,教他们将法术传承后世,免得百姓再受邪魔侵扰。

  之后的一段时期里,弟子们都谨遵祖训,在西南各地建观扎根,传播道法与道术,并积极查探婴儿五魂丢失的原因。后来,这一派的领袖发现,当地孩子丢失五魂的现象,其实是一个隐藏很深的邪教在捣鬼。这个邪教信奉一种叫做“细鬼”的怪物,教徒们就隐藏在寻常百姓中间,自称“细人”。细人会不时地想办法帮细鬼抽取婴儿五魂,供细鬼维持力量。至于教徒们为什么会甘愿帮助这细鬼残害同类,却始终没有查明。
  虽然还未查明邪教害人的原因,当时的道观领袖为了永绝后患,发起了一场针对细人的清除行动。细人一直渗透在寻常百姓中,又拉拢勾结地方官员,势力根深蒂固。道士们低估了这一点,因而虽然从一定程度上打击了这个邪教,却并没有将其彻底消灭。邪教残党又不断挑拨百姓与道士们的关系,致使以护佑百姓为己任的柳同道派逐渐没落,几乎消失殆尽。仅存的继承者们流散各地,靠个人力量守护一方百姓,此后一直没能再现当年的兴盛。
  这些仅存的继承者中,有个叫陈隐的,流落到了当时还属于县级行政单位的忘山镇境内。巧的是,当时忘山县令的孙子,正巧被人抽了五魂中的一魂,陈隐就略施道术,救了县令的孙子,又帮县令清查并剿灭了此地的邪教组织。县令感念其恩德,就按他的意思,在城外忘忧河西岸,建立了这座道观。为了防止更多孩子被邪教祸害,县令颁布了一道铁律:县境之内所有新生婴儿,满月时都要到陈隐的道观里接受检查。这条法律,慢慢就演变成为当地的风俗。陈隐也不断招收弟子,将救人之术传承下来,一直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