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这救人的方法,就是用引魂聚魂的物件,吸引并收集流落世间、无处可去的残破幼灵,滤掉邪气后拼凑完整,养在小纸人之上。要是遇见缺了某魂的婴儿,就从这些幼灵上取下适合的部分,注入到婴儿灵魂之中。虽说这样会从一定程度上改变婴儿的生长发育方向,但总比让他们缺魂而死强得多。
  隐怀道人认出了袁小茹,因而还能记起一年前江远飞来观里祈福时的情景。当时,江远飞满月时,灵魂是完好无缺的,所以失去木魂这事,应该发生在满月之后,与道观无关。
  听完这话,又想起自己此前的行为,江忠业不免有些尴尬,对隐怀道人连连道歉。隐怀并不计较,摆了摆手,说:“罢了,只因为救人的法术和害人法术颇为相似,历来都有不知内情的外人产生误解,倒是能够理解。当年与邪教的决定性斗争,也正是因为受了百姓误解,才会功亏一篑啊。说来说去,都只是因为法术太过神秘和复杂罢了。”
  听完这些,安槿站起身,仍然不能平静。虽然江远飞已经得救,江家人满心欢喜,但安槿觉得,这背后似乎另有很深的故事。以她的性格,不查个水落石出是绝不肯罢休的。

  第六章 细鬼

  “您所说的细鬼,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安槿想来想去,忍不住问道。
  江忠业听了,随口就说道:“细鬼的说法,忘山镇的人都知道一些,说是曾经在本地祸害了几百年之久,至今还不时有人说自己见过的。不过都只当是普通鬼怪,要不是安大师的分析,我怎么也想不到,远飞的怪病会是被抽了魂。要不是隐怀道长一席话,我更想不到这事还会和传说中细鬼有关呀。”
  “细鬼的说法,在忘山附近还是很普遍的吧。”孙百俊也插嘴说,“我小时候只要不听话,爸妈就会拿细鬼来吓我。都说细鬼长着人脸,但身体却跟人的手腕差不多粗细,所以才叫细鬼。说的人都说得真切,没准真有这种东西。”
  袁小茹一边哄孩子,一边也说了句:“我小时候也听爸妈说,细鬼喜欢吃小孩子的魂魄,隔段时间就要吃一些,不然就会饿死。远飞被抽走的魂,不会真是被细鬼吃了吧!”
  “传成这样——”安槿思虑后说道,“恐怕是确有其事吧?”说着,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隐怀道人。
  “嗯。”隐怀道人又是捋捋胡子,十分肯定地说,“细鬼的确是真实存在的,根据前辈们的记载,古时候,西南地区常有孩子被抽魂,确实是细鬼作怪。近些年,这种事少了许多,但偶尔还会发生。实不相瞒,贫道一生都在研究对付细鬼的办法。三十年前,还曾经和一只细鬼对峙过哪。”
  “啊!”在场几人听了这话,都忍不住惊叫一声。
  “诸位切莫惊慌。”老道士微微一笑,摇摇头说,“可惜呀可惜,当年用几股木魂引出了细鬼,却没能在斗法中占得上风。只一击,贫道魂魄就被抽走大半,当即不省人事。不过,这细鬼大概是不喜吞食老迈灵魂,又将贫道所失灵魂还到贫道身上,贫道才算捡回一条性命。等苏醒过来,细鬼早就不见了。”说到这里,不知是自嘲还是什么意思,哈哈大笑。
  “真有这种事!?”其他几位忘山本地人又是一声惊叫。
  “确有其事。”老道士微微顿首,回忆起当年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