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那细鬼见了,似乎也知道安槿的厉害,愣了两秒便转身想要逃离。安槿握紧拳头,借着金吞的力量快步追了上去,隐怀又是手指地面,随安槿一同追去。眼看离细鬼越来越近,一旁却突然闪出一个身影,这身影四肢与脖颈不断伸长,编制出一张大网,挡住两人去路。
  安槿本想释放金吞之力,扯破这血肉之网,一看见阻挡者脖颈尽头的人脸,却顿时一惊,收回了所有力量。她再仔细观望那张人脸,心中满是疑惑。
  站在前方五米左右,拦住两人去路的,正是江远飞的亲生父亲,江阳。
  “你……你!?”安槿握着拳头,却有力无处使,看着江阳怪异的身体行为,一时无语。
  “细人!”隐怀盯着江阳,说出这么一个词。
  “细人?”听了这话,安槿更觉疑惑,“难道江远飞是……”
  “是我抽的木魂。”江阳把伸长的肢体缓缓收起,似乎耗损了许多精力,顿时摊到在地上,低着头说,“为了孩子,为了江家的血脉!”
  “年轻人。”隐怀的额头皱得深邃,显然也是难以理解,“你到底是受了细鬼的什么蛊惑!竟然破坏自己亲生孩子的灵魂!”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江阳依然说着常人难以理解的话,“自古以来的所有细人,不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吗?”
  “你是说……”隐怀大惊失色,“所有孩子的五魂丢失,都是他们的……父母所为?”
  “只有深爱孩子的父母,才会为了孩子牺牲一切……”江阳突然露出一种十分诡异的笑容,嘴里干巴巴地说,“你们这些凡人,永远不会明白我们对孩子的爱!永远不会!”说着,他十分迅捷地从怀里取出一支细小的玻璃管,管内有两股奇异的能量流动。江阳双手握住管的两端,看着安槿和隐怀,浑身颤抖,额头上流下大颗汗珠,脸色比死人还要苍白。也就是三四秒的功夫,他像是下定决心,流着泪,从喉咙里发出声音,“为了孩子,灵堂万岁!灵堂万岁!”说着,将玻璃管用力掰开,管内原本被阻隔的两股力量瞬间纠缠在一起,只不到一秒,就释放出一股强大而奇异的能量,这种能量,安槿并不陌生。
  逆元力。
  随着那股逆元力释放,江阳,以及他脚下的野草,像是被一张五行的大口吞噬,瞬间就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一颗残破的牙齿掉在地上。
  尽管有着太多疑惑,安槿却来不及多想,迅速赶回安灵身旁。安灵受了重创,十分虚弱。安槿扶着她,和隐怀一起回到青瓦村。对江家人,只说让细鬼逃掉,却绝口不提江阳之事。一来,整件事还有着太多谜团未解,二来,即便说了实情,江家人也一定是不会相信的。
  回到镇上的旅馆,安槿将百魂戒中原本属于安灵的灵体,又释放到安灵体内,经过几个小时的休养调理,安灵总算基本恢复。安槿这才有时间去思索昨夜的种种见闻。

  因为江阳消失前的行为与言语,原本看似简单的事件,突然变得无比复杂。安槿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江阳居然是古墓灵堂在西南地区的成员,更想不到,他居然会使用逆元力结束自己的生命。现在看来,隐怀所说的那个邪教,应该就是古墓灵堂,或者说是古墓灵堂的一个分支。那细鬼又是什么来头?江阳和所谓的“细人”们,究竟是受了什么蛊惑,才会甘愿抽取亲生孩子的五魂,又把这种行为说成对孩子的爱意呢?
  疑团太多,也太过纠结和复杂。不过,安槿总是隐隐觉得,在忘山镇出现的所有疑惑,相互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解答这些疑惑,将它们串联起来的关键,就是卫生院里昏迷着的那个神秘女人。看似平静祥和的忘山镇里,似乎潜藏着十分严重的危机。
  事情越来越紧迫,必须尽快想办法让神秘女人苏醒。这么想着,安槿拿起电话,思虑着是不是该催促一下卫鑫。犹豫间,卫鑫的电话却主动打来了。
  “安小姐。”卫鑫在电话里小声地说,“你们抓紧时间来院里吧,有个人快不行了。”